《市里的大红人》
第244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宋朝阳说:“这个梁永秋,我知道,最早就是从青阳出去的,说不定,王斌的父亲王用友曾是他的领导,对他有提拔之恩。否则的话,不会一早给我打来这个电话。”李睿吃惊地说:“怎么,梁副部长亲自给王斌说情?”宋朝阳笑了笑,道:“他还说,绝对不是帮有些人说情,可实际上,不就是说情?这个老梁啊,有点意思。”李睿叹道:“这个王用友的能量好大呀,咱们这边刚刚两规他儿子,他竟然就能立时找来省委组织部的高官帮儿子说情。”宋朝阳说:“王用友当年官至市委副书记、市人大主任,也是很提拔过一批人的。那些人知恩图报,此时自然会有人过来说情。”

  话音刚落,办公桌上那部红色电话忽然响起来。这部红色电话可是了不得,表面上就是部普通电话,实际上,这部电话可是内线电话,是由省信息保密处联合保卫处、国安等多个部门专门设立的,专用于省市领导内部沟通所用,其保密级别可是寻常人永远想不到的。这部电话一旦响起来,就代表彼端有一位省领导在等待。
  宋朝阳哪敢耽搁,急忙走过去接听,没说两句已经叫出:“孙书记……”
  李睿知道省领导里面至少有四个书记,省的书记名叫黄新年,姓黄,可以刨除出去,其他三位,专职副书记、纪检委书记与政法委书记却不知道都是姓甚名谁,也就无法从“孙书记”这个简单的称呼里面分辨出对方是哪位书记。
  宋朝阳跟梁永秋打电话的时候,还能敷衍下对方,跟这位孙书记对话的时候,则只能用“是”“好”“嗯”来回答。
  电话很快就打完了,宋朝阳却是一脸凝重。

  李睿问道:“老板,这位孙书记是何方神圣?”宋朝阳转过脸来道:“省委副书记。”李睿吃了一惊,道:“不会也是给王斌求情来的吧?”宋朝阳皱眉道:“这个王用友的能量之大,令人不可想象。”李睿大吃一惊,叫道:“不可能吧?怎么可能?他连省委副书记都能支使得动?”宋朝阳指了指他,道:“孙书记也是从青阳出去的。”李睿啼笑皆非,道:“怎么从青阳出去这么多省领导?王用友这个老东西照顾的人还真是多啊。”宋朝阳说:“严格意义上讲,梁永秋并不算是省领导,但他掌管省委组织部的大小事务,不是省领导更胜省领导。”

  李睿冷哼道:“上一次,王用友指使张阜新三人去省委大院门口贴大字报,事后,老板您大人大量,只是让纪委与老干部局的同志对他进行了一番教育。想不到这个老东西,竟然不思悔改,仗着自己在省里有人,到处煽风点火,告您的黑状,唯恐青阳不乱。怎么会有这种老干部呢?这也配称得上是老干部吗?我看普通群众的觉悟都比他高。”宋朝阳听了只是苦笑。李睿说:“老板,这件事您打算怎么办?”宋朝阳沉吟片刻,道:“梁永秋的话可以不听,但是孙副书记那里不能不给面子,我以后还需要他的支持呢。”李睿说:“难道要放掉王斌不成?”

  宋朝阳说:“也没别的办法了。不过,放过他是放过他,必须给以惩戒,让他们父子知道我宋朝阳也不是那么好打发的。”
  李睿心想,老板放过王斌一马,对他自己毫无损伤,反而在梁永秋与孙书记那里得了两个人情,这笔买卖也不算是吃亏,只是,堂堂市委书记,在处理一个副处级的小干部上面,竟然自己拿不了主意,不能不说是一种悲哀,而党纪国法在这件事里面更是成了儿戏。
  于是,王斌的两规很快结束了,他事后得到撤职、留党察看的严重处分。
  王斌被处理后,关维伟凭借自己身为青阳市本地王子党以及广阔的人脉关系,再加上本来就高居市交警支队政委一职,在市政府常务会议上被任命为新的市公丨安丨局交通丨警丨察支队支队长。从此以后,市交警队就姓关而不再姓王了。
  王斌被重拿轻放以后,与他违法乱纪有关的当事人员有的被严惩,有的被放过。董婕妤的哥哥董金立就在被放过之列。他与王斌合股的那个警用器材设备销售公司,也被保全下来,仅仅需要交纳一定的罚金。王斌不得已从中撤股,从此以后这个公司就属于董金立自己了。

  董金立非常高兴,请妹妹董婕妤约李睿周末一起吃饭,不过李睿却不能答应,因为周六这天他要参加关爱留守儿童的志愿者活动。
  李睿带了张慧,还有秘书一处另外一个同事许建强,与市里结了对子的其它六个单位的志愿者,一起赶赴关爱留守儿童的实践基地、武隆县土地乡中心小学。总共七个单位,还有市共青团的志愿活动主办方代表,以及市电视台随行的采访记者,一共是九辆车,气势倒也不小,浩浩荡荡开往武隆县。
  武隆县位于青阳市正东,出城五十公里即到。李睿他们的车队八点钟准时从青阳出发,九点左右赶到武隆县政府大院内,在县委宣传部门、县政府办公室还有县教育局领导的带领下,车队稍做停留之后,再次出发,赶往土地乡。土地乡位于武隆县县城西南,距离县城三十多里路,道路都是柏油路面,倒也好走,就是路太窄,双向一共两车道,进城的车辆很多,也有不少农用车,因此李睿他们车队的车速一直上不去。

  李睿作为秘书一处的代处长,当然不能由他来开车。许建强没有驾照,因此司机的工作就落到张慧头上。小丫头也很乐意开车,一路上边开边聊,叽叽喳喳的很是兴奋。可是往土地乡开的这段路上,随着堵车的频繁发生,小丫头不耐烦了,嘴里叨叨咕咕,不是埋怨就是咒骂。李睿在后排座上听得好笑不已,也不搭言。
  好容易开到目的地土地乡中心小学,张慧都要气疯了,该下车了不下车,坐在驾驶位上,将左腿蜷缩在座位上,又把左脚上的高跟鞋取下来,掰着纤瘦白嫩的左足给李睿看,眼泪汪汪的说道:“处长,你瞧,我老是踩离合,把脚都给磨破了。”李睿定睛瞧去,可不是,她那白嫩的脚底板肌肤由于一路上频繁与离合踏板摩擦,已经变得红彤不堪,但也仅此而已,绝对没有磨出水泡或者受到更严重的磨损伤,知道她在趁机撒娇,也不点破,笑道:“小张辛苦了,回程路上我开吧。下回啊,咱们不开手动挡出来了,要开就开自动波。”张慧委屈的说:“可这回我已经磨出水泡来了,处长,你得帮我讨个公道。”

  李睿哭笑不得,忍住笑,问道:“怎么帮你讨公道?我是骂这辆破车几句,还是踢它几脚?”张慧哼哼唧唧的说:“你得给我揉揉。”李睿再也忍不住,跟许建强对视一眼,呵呵笑出来,道:“好,我给你揉。”张慧大喜,嗔道:“那我可记下了,过会儿不忙了你得给我揉揉,怎么也算体恤女同志吧。”许建强听了就笑,以为两人在开玩笑,也没往心里去。
  其实换成任何一个人,也不会以为张慧跟李睿是在说真的。毕竟,哪怕现代社会的性开放已经达到一个相当恐怖的地步了,却还没开放到女人的脚可以随便被男人碰的程度。在中国历史上任何一个朝代包括现代中,女人的脚都是女人私隐部位的一部分,不能说随随便便就给男人碰,脚的私隐度甚至比手、脸更高。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