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180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电话响了三下,被接了起来。
  “怎么了?”接通后,传来老唐很有质感的声音。梁健没有跟他客套,直接问:“你在海滨市那边有关系吗?”
  老唐没回答,而是问:“你想干什么?”
  梁健说:“我想抓一个人,是这一次凉州市塌楼事故的主要负责人。他六点多的飞机飞香港。他不能走!不然,我没办法跟那些家属交代。”
  电话那头,老唐正在一辆suv的副驾驶上,驾驶座上坐着一位有些年纪的中年人,面相刚毅,一眼就能看出那股浓郁的军人气质。
  老唐看了一眼时间,转头问这司机:“老三他是不是在海滨那边的第二军区?”

  司机点头,回答:“是的。调到那两年了。怎么,你没跟他联系过?”
  老唐耸了下肩膀,没回答。然后跟梁健说:“待会你把那个人的照片发过来,还有航班的具体信息。”
  “我这边也有人过去了,应该快到机场了。这样,我让他跟你联系。”梁健急忙说。老唐却说:“我的电话没几个人打得进来,这样吧,你把他电话给我,我会联系他的。”
  梁健虽然有些奇怪老唐那句‘我的电话没几个人打的进来’,但这个时候并不是好奇这些的时候,就将这些好奇抛到了一边,挂了电话后,立马将褚良的电话发给了老唐。然后又给褚良去了一个电话,简要说明了一下情况。
  这一切结束后,梁健站在那里,心里不由得生出些忐忑。忐忑是因为他期望能抓住贺健翔。但,他也必须设想最坏的后果,做好准备。

  如果,抓不住贺健翔,他要怎么做?家属这边,他必须要给出一个交代。现在,省纪委对凉州班子的调查也被拖延了,贺健翔随时都可能从他手边溜走。政府和建筑商,这两大主要责任人,都不能承担起这个责任,那么谁来承担?
  此时,梁健还不知道,姜局长已经开始从家里出发,妻子和老母亲站在门口,看着他挥手告别,面有忧戚之色。
  而宁州市的省委大院中,省委一号的车子在华剑军别墅前停下,走下来的,却不止华剑军一个人。
  门开了,韩冰从里面迎出来,笑容满面。
  !!
  酒店房间里,梁健坐在沙发上,电视机开着。他的目光停留在电视机屏幕上,可明显有些心不在焉。时不时地,他就低头看一眼手机上的时间。
  时间一点点接近六点二十六分。六点二十六这个时间,是贺健翔飞往香港的航班时间。梁健很想让自己淡定下来,临危不乱,是每一个合格的领导者所必须具有的能力。但梁健,实在做不到泰山崩于前而心不乱的境界。他还需修炼。

  终于,手机上显示的时间调到了六点二十六。梁健立即拿起手机,给褚良打了过去。之所以不打给老唐,是因为老唐并不可能亲自去海滨机场抓人,只能是拜托别人去的。如此一来,他的消息肯定没有在现场的褚良来得快。
  褚良的电话接的很快。刚接通,就传来褚良的声音:“梁哥,正想给你打电话呢!”
  他的声音显得比较轻松,梁健的心情也跟着轻松起来。褚良说:“梁哥,那些人什么来头,太牛气了!你是不知道,刚才他们机场这边的……”
  “先别说这些,人拦住了吗?”梁健打断了褚良兴奋的声音,问。虽然,他已经从褚良的反应中猜出了结果,可还是想求证一下。
  褚良回答:“拦住了。现在就在后面坐着,往宁州赶呢!”褚良的话,让梁健的心落了下来。他说:“别去宁州,直接来凉州市。对了,你再给姚松打个电话,让他带几个人一起到凉州来。我这边有点事,需要你们帮忙。”
  “好的。”褚良挂了电话后,梁健先给夏初荣打了个电话,汇报了一声。夏初荣没问他,具体是为了什么事。挂电话前,梁健问他:“纪委那边,一直没有动静吗?”
  夏初荣说:“没有。今天,北京有个领导下来的,算是微服私访吧,华剑军去接的飞机,直接去了省委大院,连张省长都没见一面。”
  北京的领导,起码也是部级。可,这个领导下来之后,直接去了华剑军的家里,这其中的意味,梁健就算是脑袋再笨,也能体味出来。何况,梁健一点也不笨。
  梁健沉默了片刻后,问:“你觉得他是为了凉州这件事来的?”
  夏初荣说:“也不是没这个可能。凉州这次的事情,不小,甚至可以说很大。你想想,七十多条人命,除了那些天灾,什么时候**有这么大的伤亡了?就算是上次西部的暴乱,也只是死了四十多个人。据我所知,这一次上面关注这件事情的人,挺多的!”

  梁健皱眉,“难道这件事,他们想就和稀泥和过去?”
  “除了那些和这件事有关系的人,谁也不想再这件事上和稀泥,无论是出于什么目的。但现在的问题是,上面已经有人下来,挑在这个时间来,只能证明一件事,说明上面的人已经决定要插手了!所以,你要做好心理准备。这件事,很有可能真的被和稀泥和过去了!”夏初荣的声音听上去很严峻。梁健知道,他不是在开玩笑,而是真的有这种可能性。但,这绝对不是梁健想看到的结果。
  虽然,灰这种色彩在政府这个庞大的机构里,一直存在,甚至大部分都是这个色彩,就为了所谓的稳定。但,梁健觉得,万事都有底线。有些事,可以是灰的,有些事,黑就是黑,白就是白!
  什么是底线,人命就是底线。
  从治水事件开始到现在,多少条人命了?培友人的不算,当时的周厅长呢?突如其来的车祸,重重疑点,却还是被上面压下来。梁健不甘心。
  后来,胡小英出事。明眼人都知道,背后到底是谁在操控!可,幕后黑手还是那样无比嘲讽地走了。

  如今,七十多条人命,他们竟然还想和稀泥。人命,在他们眼中,到底算什么?还是说,老百姓的生命,在他们眼中只是蝼蚁吗?
  梁健忽然想到了一句话: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他们不是圣人,却已自比为圣人,用稳定为借口,将百姓都比成了蝼蚁。可,蝼蚁尚且偷生,这七十多条蝼蚁的生命,他们何辜?
  梁健越想越气愤。在这一瞬间,他甚至生出了要颠覆如今天朝这整个腐朽变态的官场的想法。可这个想法,刚一生出,就被他情绪中还存在的理智给毫不留情的抹杀了。
  先不说他有多大能力,光说,如今天朝如此庞大的政府,光人就有上百万,每个人吐口唾沫就能把他给淹死了!他拿什么,去和整个政府抗争!
  除非……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