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221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6-01-30 11:39:00
  更新线-------------------
  娘主要负责祛邪攘凶,她的工作前天晚上已经做完,鬼婴的邪性和祟气基本上已经被尽数消解掉,接下来便是请张熙岳出手,要用药石来做调理,以熨帖鬼婴的口腹肠胃,毕竟鬼婴吸了不少的生血。
  弘德说道:“张三叔说本来是等着咱们把人送过去的,可一直没等着人,怕耽误了,就自己来接了。”
  老爹“哦”了一声,道:“原本定的是今天由你娘把人送去的,她闹事,也耽误了。估计是老张等不及了,所以让他家老三把人给接走了。”
  “是啊。”弘德看着马新社道:“所以现在东院空了,叫这货睡东院吧!”

  “他不能自己睡。”老爹瞥了弘德一眼,道:“你们俩睡一张床,就这么定了。”
  “爹!”
  老爹哪里搭理弘德,带着马新社便奔东院去了。
  东院功房里有专门泡全身的药用木质浴桶,可以浸泡全身。
  不过我心中分外不舒服,那浴桶是我平时修炼外功、活络经脉时,浸泡药水所用,马新社如此肮脏,被他用过以后,还能使么?

  老爹也真是的……
  日期:2016-01-30 11:39:00
  弘德愤愤不平的还要追过去,我拉住他道:“老爹说他不能自己睡,那肯定有道理,你再去啰嗦,小心挨打!”
  弘德道:“那咱爹咋不叫他跟你睡一张床?”
  我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腿上有伤,还没有痊愈。谁知道他睡觉的德行怎么样,如果翻腾的厉害,对我不是雪上加霜么?”
  “到底是咋回事啊?”弘德牢骚道:“咋出去找爹还带回来个这样式儿的人?看着浑身上下都不顺眼!你瞅瞅他那一脸倒霉催的挫样!”
  “你还不顺眼?”我道:“你们可是同道中人,正该睡一张床。”

  “同道中人?”弘德奇道:“哪里同道了?”
  我道:“他被颍水里的鬼怪缠着了,大晚上在桥底下弄那事儿,被我和爹看见,带回来了。”
  弘德惊奇道:“桥底下?弄啥事儿?”
  我不想再提那龌龊事,抬步就回屋里去,弘德一把抓住我,道:“哥,你猜刚才谁来了?”

  我没好气道:“张三叔,你不是说过了。”
  弘德“嘻嘻”笑道:“除了他,还有一个人。”
  “你这个货!”我道:“咱爹刚才在的时候,你怎么不说?”
  弘德挤眉弄眼:“跟咱爹没关系,是来找你的。”
  我诧异道:“谁啊?”
  弘德嬉皮笑脸的道:“你猜?”
  “起开!”我不耐烦道:“你嘴里就没实话。”
  弘德大声道:“那个人姓蒋!”
  日期:2016-01-30 11:40:00
  我心中一动,忍不住“扑扑”乱跳,道:“明瑶来了?!她,她来干什么?”
  “急啥急?”弘德道:“你先跟我说说,那个马新社在桥底下弄啥事儿了?”
  我道:“就你弄春宫图那事儿!”
  弘德愣住了。
  我急道:“你明瑶姐来干什么了?”
  弘德突然一拍大腿,叫道:“还真是同道中人啊!”
  “别一惊一乍的!”我恼怒的拍了弘德一下头,道:“快说,你明瑶姐来干什么了?!”
  “明瑶姐没来,是明义哥来的,说是要他的衣服。”弘德道:“那还不是个借口,我一想就知道肯定是明瑶姐指使他来的,要看你的伤咋样了。我跟他说你没事,他高兴的跟吃屁似的回去了。”
  “怎么说话呢?!”我瞪了弘德一眼,心中还是暖暖的。
  弘德一脸坏笑,道:“哥,仔细说说那个马新社的事儿呗?”
  “滚!”
  “不说拉倒!我去当面问他!”弘德一溜烟跑了过去。

  我摇摇头,正准备要回屋子里去,卧在门槛下的猫王突然站起了身子,一跃而上,跳到了门槛上,脑袋伸向远处,一副警惕的样子。
  日期:2016-01-30 11:42:00
  我不禁往外看去,一阵沉重的脚步声“踏踏”传来,不多时,便有一道人影从黑暗中创入眼帘,那是个十分矮小的人,模样仿佛孩童,速度却极快,自我瞧见他,只一闪念间,他便到了院门前!
  那猫王“嗷”的一声,就要扑上去,我喝道:“别动!”
  猫王这才蓄势未发,那人身子猛一趔趄,几乎摔倒,我急忙伸手去扶,那人道了声:“多谢小哥!”
  我这才瞧清楚,他并非是个孩童,面容已经十分衰老,也憔悴不堪,声音更是疲惫已极。我心中生怜,道:“大爷,你这是要去哪儿?”
  就在此时,远处又有一阵脚步声缓缓传来。
  那老者突然伸色大急,身子一缩,往门楼里挤了挤,口中央求道:“小哥,能不能让我进你这院子里躲一躲?”
  我狐疑道:“是有人追你?”
  “对!”那老者道:“我身子上有病,追我那人手狠,追上了会要了我的命,求小哥您救我一救!”
  我见他说的可怜,也诧异谁敢在陈家村里要别人的性命,便道:“你先进来吧。”
  那老者大喜,道:“多谢小哥!”
  日期:2016-01-30 11:48:00
  扶着他进了门楼以后,我让他坐在门后的凳子上稍作休息,他又央求道:“小哥,要是等会儿有人来了,问你见过我没有,你就说没有。”
  我迟疑道:“我先看看是谁吧。”
  他还要再说话,我已经往外走去了。

  只见巷子的尽头不疾不徐的走进来个人——那是个四十来岁的男人,身形枯瘦,个头中等,一身的粗布衣服,嘴里噙着一根烟,烟火一明一暗,烟雾时起时散。
  “七叔?!”我认得这来人,是汉字辈排行第七的陈汉礼。
  “弘道啊。”陈汉礼走上前来,道:“刚才跑过来个小老头,见了么?他受了伤,跑不快。”
  我心中不禁吃惊,原来竟然是陈汉礼在追那老头。
  我问道:“七叔,你追他做什么?他是什么人?”
  “这么说,你是见到他了?”陈汉礼阴沉了脸,道:“他在哪儿?”

  我不擅撒谎,更何况是对自己的族叔,虽然门后那老者对我拼命摇头,我也是老老实实的说:“在门楼里呢。”
  陈汉礼神色一变,便往门楼里进,嘴里冷笑道:“好家伙,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
  陈汉礼刚进得门楼,只听“嗖”的一声响,有道乌光从门后迸出,直射陈汉礼的面门!
  我大吃一惊,叫道:“七叔小心!”
  陈汉礼却似早有防备,脑袋一偏,那乌光擦着他的鬓角飞过,钉入墙上,却是一枚乌黑发亮的大铁钉!
  “我跟你无冤无仇!”那老者扑身上来,冲着陈汉礼叫道:“你怎么非要跟我过不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