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谋划,终于走出一条官场的康庄大道》
第366节

作者: 青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事要不要告诉姚月红?姚月红有没有收到?龚胜想起来这事,便打了一个电话给姚月红,问她有没有什么情况告诉她?
  姚月红感到很奇怪,反问他张玉江的事情到底弄得怎么样了,一听到她这样说,龚胜就知道她没有收到,而这些照片暂时还不能告诉她,否则一看与她在小树林那边的事让人给偷拍了,估计姚月红能给气个半死。
  不过转念一想,龚胜把有人反映她作风霸道的事告诉了她,姚月红一听有人告她,那心里头就是气个不轻,估计是那几个妇联副主席暗中搞的事,等一等非得收拾她们一下不可。
  收到照片后过了几天,龚胜没再接到任何有关这几张照片的信件,也没有任何人打电话给他提出什么要求,这让他感到很是奇怪,难道这一次只是一个警告?但是警告他干什么?

  期间见了叶平宇一面,但是叶平宇很平静,从中看不出有任何的可疑之处,这让他怀疑是不是他所得罪的其他人在暗中搞了这事,意图扰乱他的视线,破坏县委领导层之间的团结,这样一想,他感到更加可怕了,难道有敌对势力在搞破坏?
  好几天下去了,龚胜有些茶饭不思,一点也没有精神,正当他呆坐在办公室的时候,张玉江的电话打来了,问他在哪里,有话要和他说。
  龚胜一听到张玉江打来电话,也没什么心情,如果是之前,他一定兴奋是不是张玉江答应什么条件了。
  无精打采地来到张玉江的办公室,龚胜看向张玉江,张玉江看到他的样子后,不禁感到奇怪,不知是怎么了。
  在此之前,叶平宇和他商量过了,让他直接向龚胜提出要求,压力已经向他施加完了,但是怎么施加压力的,叶平宇没有向他说,只是告诉他,找人给龚胜捎了个话。
  “龚部长,你是不是病了,要不要看医生?”张玉江关心地问了一句。

  龚胜连忙摆手道:“张书记,我没事,我身体挺好的,你找我是不是有事?”
  张玉江看到他不承认自己有病的样子,还是好奇的不得了,心想难道是叶平宇向他施加了压力,导致他变成这个样子的?那得是什么样的压力啊?
  第二百九十八章暗斗
  客气一番,张玉江倒是显得不再客气了,直截了当地对龚胜说道:“龚部长,我想来想去,姚月红这是故意在栽赃陷害我,如果我与她进行和解,那就是承认这事了,而且我听外人说,她的个人作风十分不好,这样人的话不可信,她不服从领导,出言顶撞我,还在我办公室撒泼,如果不处理她,我宁可终止我的挂职生涯,回省城去!”
  依着叶平宇的意思,张玉江说出了这番比较强硬,但有理有据的讲话,龚胜猛然一听,感觉与上次商谈的态度完全变了个,便张口问道:“张书记,你听谁说姚月红个人作风不好的?”

  龚胜重点听到了这个,这个是关键,张玉江是外来人,指责姚月红有作风问题,应当不是无心之举,里面说不定暗含着其它意思。
  张玉江故意瞟了龚胜一眼,装作沉思地道:“这个嘛,有些事情不会空穴来风,龚部长你是组织部长,应当知道作风问题不是一个小事,很多人都倒在这个问题上,姚月红如此撒泼无赖,无非是想破罐子破摔,我虽然来的时间短,但是她的作风问题,我也是早有耳闻,而且我还……”
  说到这里,张玉江欲言又止,龚胜渐渐听出味来了,但是还忍不住问道:“张书记,还什么?”
  张玉江看到他继续追问,便笑了一下道:“我还听说,一些不利于龚部长你的传闻,我现在已陷入进这个坑了,龚部长你千万别跳进来啊!”
  “谁这么胡说?”龚胜一听到张玉江说出这样的话,那脸色一下子变得更加不好,在张玉江面前大声地说了出来。
  一看到他在自己面前有些不礼貌,张玉江冷冷地道:“龚部长,我只是听说,表明姚月红这个人很阴险,你怎么反应这么大?”
  发觉自己有些失态,龚胜连忙说道:“张书记,对不起了,我是太气愤了,有人乱在张书记面前嚼舌头,我与姚月红之间绝没有传闻中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有人是在诬陷我!”
  呵呵!张玉江感到好玩了,自己只是说听到一些不利于他的传闻,但没点出他与姚月红有什么关系,他这是不打自招,此地无银三百两啊!
  摸了一下鼻子,张玉江道:“龚部长,刚才没说你与姚月红之间有什么事,你怎么还这样说了?”

  啊!龚胜一下感觉自己失言了,让照片一事搞得他晕晕乎乎,草木皆兵了,现在一听到张玉江这样说,那脸上就是显得非常的尴尬,一时结结巴巴地说道:“这,这个,我以为你说的是我与姚月红之间的那些传闻!”
  张玉江呵呵一笑道:“龚部长,看来你自己也听到一些了,是不是真的啊?被人冤枉的感觉不好受吧?如果你这样想,就理解我此时的心情了,我才真是被人冤枉的!”
  龚胜马上说道:“我更是被人冤枉的,有些人巴不得看我出什么问题,但他们的阴谋得不了逞!”
  一边说一边想着那几张照片的事,龚胜突然感觉自己底气好足,不知是一时想到自己的厚台很硬,还是因为与张玉江之间有了共鸣,或者因为他想急于在张玉江面前表明什么。
  张玉江微微一笑,说道:“既然我们都是被人冤枉的,龚部长你要给我洗去冤屈,姚月红不服从领导,污蔑上级,破坏我们县稳定团结的大好局面,你说这事该怎么办?”
  终于说到正题上,而且把球专门踢给了龚胜,龚胜这时才回过味来,说了半天,怎么把话题引到他的作风问题上了,怎么搞得他他马上要被处理似地,他可是作为中间人来调和张玉江与姚月红之间的事的,而现在张玉江却让他调转枪口去处理姚月红了。
  “这个,张书记,我虽然知道您可能是被冤枉的,但是姚月红一口咬定您非礼她,我,爱莫能助啊!”龚胜装出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极力镇定住自己。

  张玉江冷笑一声道:“龚部长,我们都是被人冤枉的,我理解你,但你却不理解我,有些事情我不需要挑得太明,挑得太明就没有意思了,而且还会让人笑话,姚月红今天可以诬陷我,哪一天,说不定就会诬陷你,我们县领导层都有可能成为她诬陷的对象,以后谁还敢让她单独进办公室汇报工作?你要从全县稳定大局出发,看待这个事情,帮助我处理好这个事,只要处理好这个事,我们之间就是朋友,真正的同志,我这样说,你明白了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