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220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6-01-30 00:05:00
  更新线----------------------
  老爹问马新社道:“你和马老烟的媳妇是怎么混到一起的?”
  马新社道:“原先吧,她长得齐整,我看着眼馋,趁着木有人瞅见的时候,就老是调戏她,结果她跟马老烟说了,马老烟还把我打了一顿,俺爹是村长,他都敢打我,你说说他多信球?”
  “捡要紧的说!”我听得不耐烦,道:“谁想听你那些龌龊事儿!”

  “嘿嘿……”马新社道:“后来吧,马老烟跑外地搞球大串联去了,妈的斗大的字不认识一个,还装进步青年……不过他这么一弄,我美了!他那娇滴滴的小媳妇在家里没人看了!那一黑,我就在路上遇见她了,我跟了她一路,朝她吹口哨,她居然扭脸朝我笑了笑!嘿!这不是要来事儿?”
  我忍不住道:“你遇见的不一定是她。”
  “我瞅的清楚着哩!”马新社道:“不是她能是谁?那么大的屁股,整个村子里找不出第二个来!”
  我不想再搭理他,老爹问道:“你们混到一起几天了?”
  马新社道:“带上今儿黑,是第六天了。那小媳妇浪里狠,弄这事儿还不在家里,非得带着我去桥底下!不过,那真是刺激里狠!得劲儿得劲儿爽!”
  日期:2016-01-30 00:06:00
  我听得实在生气,这马新社满嘴污言秽语的,就是死了也不亏!

  我倒是真想劝劝老爹别管这人的事情算了,叫他自生自灭,不过想到最重要的还是要解决颍水里的祟物,便强忍着没说话。
  说话间,我们三人已经走到陈家村。马新社道:“老先儿,到底是不是马老烟要回来了?是他放出风了还是咋地?你们咋知道他想要我的命?他真敢?”
  老爹道:“马老烟要不要你的命我不知道,不过我知道他媳妇想要你的命。”
  “他媳妇?!”马新社先是吃了一惊,继而大摇其头,笑道:“老先儿开啥玩笑?那小媳妇儿正跟我欢实着呢,咋可能会要我的命?再说,她那小胳膊小腿儿的,也要不了我的命啊。”
  老爹道:“你先到我家里待着,等明天去见见马老烟的媳妇,你就知道了。”
  “那可不中!”马新社把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说道:“我白天不能见她,不然村子里的人就知道俺俩的事儿了!那还得了?!别人不说,俺爹就的弄死我!”
  “不是白天。”老爹道:“等到晚上你再去见。”
  “晚上?”马新社疑惑道:“这里头到底有啥猫腻啊?”
  老爹道:“你既然听说过我的事情,就该知道我从不瞎胡闹。我说救你的命,就是真要救你的命。”

  马新社听见这话,似乎是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顿时闷闷不乐起来。
  日期:2016-01-30 00:06:00
  我们三人走到家门口的时候,猫王一下子蹿了出来,冲着马新社“喵嗷”一声大叫,把马新社吓得差点摔倒:“这猫看着咋恁吓人?!”
  “这猫最有灵性。”老爹说:“连它也觉得你不对劲儿。你要是不信,抬头往上面瞅瞅。”
  马新社抬起头来,道:“瞅啥?”
  “镜子。”老爹指着小门楼顶上悬挂的辟邪镜,道:“这是我家祖传的辟邪镜,你照照自己的脸,瞅瞅有什么不一样。”
  此时此刻,月光正亮,照在那镜子上,一片通明彻亮,马新社仰起了脸,对准了辟邪镜,瞪大了眼睛看去,蓦地脸色一变,失声道:“我的脸咋黑一块青一块的?!”
  “那是邪气浸入了血脉,犯在了脸上!”老爹冷冷道:“现在是有的地方青,有的地方黑,有的地方不青不黑,还好一些,等到你脸上没一处好的地方了,那就是该死了。”
  马新社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寒颤,怔怔的看向老爹,道:“老先儿,你一定得救我!”
  老爹道:“进院子里去吧。”

  日期:2016-01-30 00:07:00
  我们迈过大门,正迎上探头探脑的弘德,他喜道:“爹,哥,回来了啊!”
  “嗯。”
  “咋弄这么晚,吓死我了!”弘德目光忽瞥向马新社:“咦?这是谁?”
  老爹道:“北马庄的马新社,等会儿跟你睡一个床。”
  弘德瞪眼道:“我不认识他啊!”
  老爹没理会弘德,而是朝马新社说道:“你先跟我来,用药水洗个澡。”

  马新社不解,道:“啥药水?洗啥澡?”
  “你听我的就中了,别的不用管。”老爹道:“总是为了你好。”
  弘德越发不满:“爹,他是不是沾上脏东西了啊?你这不是坑我吗?!东院有空房子,你叫他去睡东院里吧!”
  农村的院子一般都大,自家中的宅子分东西两院,我和爹娘、弘德都在西院住,东院也有一溜四间主房和三间配房。三叔是成了婚的人了,已经分家出去,另有自己的宅院。二叔父没有家室,便住在东院主屋。封从龙和李玉兰携鬼婴随同老爹来到陈家村之后,东院主屋便腾出了一间房子归他们住。三间配房则都是功房。
  日期:2016-01-30 00:15:00
  所以,东院中还是有空房子可以住人的,故弘德有此一说。可老爹却道:“封从龙和李玉兰在东院里住,他们最好清静,平时连面都不露,住过去一个人,不是要打搅他们?”
  弘德道:“爹啊,你这一会儿不在,还不知道吧,他俩已经走啦。”
  “啊?”我和老爹都不禁怔住。
  我和叔父昨天才到家,可接二连三的就发生了诸多变故,心情和身子连番受挫,根本还没来及去看望封、李二人以及鬼婴。封、李二人又是深居不出的闭塞性子,虽近在东院,可是连面都没有露过,以至于我只在今天白日里养腿伤的时候从弘德嘴里零星听到了些许有关他们的消息,可竟没能见上他们一面,他们居然就走了?
  我连忙问弘德道:“什么时候的事情?”
  弘德道:“就你刚出去不一会儿,张三叔就来了,说是张大叔的主意,得把他们两口子叫走。”
  “张三叔”是医脉大族禹都张家的张熙峰,上面有张熙岳、张熙麓两位兄长,而今张家正是“张大叔”张熙岳当家。
  张大叔的医术早已登堂入室,号称中北七省第一神医,手段极是厉害!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