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213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方志龙沉吟了一会儿,对我说道:“陆言兄弟,是这样的,这个珠子呢,如果真的如你所说,绝对有很高的价值,如果你对我们慈元阁认可的话,现在就将其交到我们的手上,而经过评估和确定之后,我觉得应该可以拿到第三天当做压轴的拍卖品——至于这几天之前,如果你们有想要的拍品,也没有关系,委托合同签订之后,我这里会给你两千万元的信用额度,你们可以任意使用。”
  他讲得清楚,我一听那两千万,顿时就懵了。

  天啊,若是搁在以前,我不吃不喝不睡,这一辈子说不定也挣不到这么多钱,然而虫虫稍微弄了点儿手段,就值这么多……
  这样挣钱的媳妇,我可不能让别人给追走了  。
  这般想着,我全盘同意了方志龙的提议,不过他现在太忙了,没有办法亲自跟我谈委托合同,于是叫了手下一个掌柜过来与我核对条款,而他则匆匆离开。
  在黄小饼的见证下,我与那掌柜的逐一核对了合同的相关条款,包括佣金、税款以及相应的手续等等。
  最后,我在合同上面签了名,然后将那颗闪耀着五彩光华的珠子放在一看这就很安全的盒子里,由黄小饼和一众安保人员给送走,临走之时,那掌柜的还交了一张黑卡给我。
  黑卡里面,有两千万的保值额度,也就是说,即便是那珠子拍不出去,慈元阁也愿意用这么多钱对其进行收购。
  重要的是,税后的。

  这样一大笔钱对于本质上还是穷人的我来说,实在是一件小心脏扑通乱跳的大事儿,因为里面有芯片,不能够放入乾坤囊中,我只有贴身放着,害怕被人给偷了去。
  当然,原则上来说,这卡需要跟人一齐使用才行,所以即便是被偷了,也不会有事。
  我怀揣着巨款,晕晕乎乎地回到了餐厅,发现这儿空空荡荡,没有一个人,有些发愣,问了一下服务员,才知道为期三天的拍卖会,首场已经于中午十二点开始,而现在已经过了四十多分钟了。
  我这才想起来,方阁主匆匆离开,却是为了去参加开幕仪式。
  在工作人员的指引下,我来到了邮轮的一号会场,里面不断地传来欢呼声,我走进里面去,只见在舞台上有一个主拍人,然后有巨大的屏幕,上面播放着短片,讲解员声情并茂地介绍着拍品,说到神奇之处,下面的观众席里忍不住发出一阵又一阵的低呼声。
  我到的时候,正在拍卖的是一套来自于龙虎山天师道的符箓,它是由望月真人亲自绘制,由天将符、总如符、镇宅符、卫灵符、安泰符、缚神符、收魂符七张构成。
  虽说望月真人被茅山前任掌教萧克明掀落神坛,名头大减,不过在市场上的号召力还是有的,经过一阵热闹的竞拍,最终由一位来自阳江的土豪给拍下。
  成交价格足有两百六十八万之巨。
  这场景将我给看得有些傻了,现在的我毕竟不是刚刚入门的初哥,自然知道这一套符箓不过是些祈福安康、镇压家宅的寻常玩意,用不着太多的心思,除了费点儿笔墨纸砚和朱砂之外,大概也就是他望月老人家的时间和心思了。
  人比人气死人,修行者打生打死,而他们那学符箓之道的家伙倘若是成了名,这简直就不是在画符,而是在印钱啊。
  而且印的不是人民币,草草几笔画出去,几台大奔驰就出来了。
  这才是修行者的楷模啊。
  我两眼冒金星,结果回想了一下,发现镇压山峦十二法门里面,虽然有画符之道,但是我问过陆左,得到的答案,是基本上没有什么卵用,自娱自乐而已。
  据陆左说,他看过杂毛小道画符之后,从此就将自己画符的那一套工具都给丢了。
  这般想着,我方才记起来,那杂毛小道可是比望月真人还要厉害的符箓行家,炙手可热,回头倘若是见面了,得让他帮我给多画几组,等日后我缺钱用了,拿出一两套来,吃穿也不愁  。
  我在过道上瞧见这套符箓成交之后,方才开始在观众席中找起虫虫和小妖来,结果这儿黑压压的,四五百号人呢,一时半会还真找不到。
  我摸了一圈,给人骂了好几回,没有办法了,只有随便找了一个空位坐下来,等着这一场结束了,再去寻她们。
  我这边刚刚一落座,突然间周围又传来了一阵欢呼声,震耳欲聋。
  我看向了大屏幕,发现这回的拍品,还是符箓。
  不过这回只有一张,叫做祈福符。
  就这么单薄的一张黄符纸,从两百万起价,很快就被追到了五百万,并且一路往上飙,那些人就像打鸡血了一般,不要命地喊价。
  这事儿看起来很不可思议,但如果把这张符箓的制作者说出来,只怕所有人都会理解。
  符王,李道子。
  终于,这张来自于已故符王李道子的符箓被一个匿名者用八百四十万的巨额价格拍下,出于客户的要求,并没有立刻完成现场交接,而是等待回头私下联络交易。
  由此可见,这张符箓到底有多珍贵,以至于拍者都开始担心起了自身的安全起来。
  望月真人和李道子的符箓掀起了本次拍卖的*,也大大刺激了在场所有人的拍卖热情,接下来的一些法器、材料以及相关的物件,都屡屡拍出了比估价要高得多的价格。

  我之所以清楚这估价,是因为身边有两个家伙,总是在旁边议论,说这东西顶多值多少,那东西应该不低于多少……
  他们说得很专业,评述也很有水平,倒是让我学到了不少东西。
  我大半的时间,都在侧着耳朵听话,突然间,从左下方的角落处,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段老大,我刚才听说了,就是和我们一起坐船过来的那小妞,今天在餐厅里拿出了一个东西来,说要拍卖,有人看到了,说那东西至少能够值一千万以上……”
  这人是……
  我想起来了,这人的名字我虽然叫不出来,但是脸型却在脑海里,而另外一人则说道:“那小妮子让我难堪,正想找她麻烦呢,没想到还挺有家底的,回头的时候注意一下,正好人财两得。”
  说话的这人我记忆最深,叫做段风,他和一同前来此处的几个同伴在角落里嘀嘀咕咕。
  虽然他们刻意控制了音量,不过我的耳朵却十分灵敏,全部都听见了。
  我的眼睛一下子就眯了起来,没想到我们算计别人,别人也在算计我们,只是……他们准备在这邮轮上面动手么?
  正在我心头疑惑的时候,突然间会场的灯光大亮,一身黑西装的黄胖子走到了舞台正中,平静地说道:“现在通报一件事情,有一位小姐携带的珍贵转珠,在半个小时之前,被人给偷了,那人就在我们会场之中,我希望有人能够站出来,把东西还给失主,谢谢……”
  黄小饼的话语一出,一片哗然声。
  前来参加此次拍卖会的与会者,虽然并不全部都是修行者,但也都是各界的精英人士,都是有头有脸的人,干的并非一锤子买卖,倘若在这么大型的拍卖会中出现了什么岔子,以后还真的没有什么脸面去见人。
  日期:2015-12-05 08:2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