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1333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个办法是她在漫漫长夜里,寂寥空虚时玩的把戏。网络真是个好东西,再怎么寂寞无聊,总还能找到人逗乐子。 但是,网络是虚拟的,它根本满足不了姚晓霞对爱的渴望,她要的是活生生的男人。这点要求不算过分,但姚晓霞没有。张富贵不来时,让她独守空闺咀嚼寂寞还情有可原,但今天,张富贵来了,让她用这个办法排遣,她真的感到悲哀。
  也不知过了多久,姚晓霞未等上啊闯便在电脑前沉沉睡去。也不知过了多久,她在腰酸背痛中醒过来。她打个哈欠,活动了一下有些麻木的四肢,抬头时一抹强烈的白光晃得她眼睛都无法睁开。天,原来天都大亮了。她迅速把手遮挡在自己眼前,想让自己慢慢适应强光。
  肩膀上似有物体滑落的痕迹,她低头一瞄,却见一薄毯滑落在地。这是怎么回事?她分明记得自己昨夜就这样睡着了,没盖毯子么。哦!对,昨晚张富贵来的,现在他人呢?

  她站起身走向卧室,却见张富贵依然在睡觉。晕死,这就是个半死人么,既然知道起来给我盖毯子,为什么就不知道把我抱回上?有些不满意的撇了撇嘴,又给了张富贵两个白眼球,便迈进卫生间洗澡。
  几天后,普水召开县委常委会,研究部分干部,因为招商局局长的人选问题,金大洲和钱保国也撕开了脸面。当讨论到备选对象之一,伍英的时候,金大洲立即明确表示反对。
  金大洲说,伍英尽管在开发区招商局呆过,却并没有真正的出门做过具体的招商引资工作,说白了,伍英所作的工作也就是类似于一个办公室主任的功能,在家里等着外出招商的干部回来汇报招商成果,自己其实却对招商这块的专业一窍不通的。
  金大洲如此的贬低伍英,无非是为了让在座的常委都明白,伍英是不适合担任县招商局局长的职位的,他哪里知道伍英是钱保国的马子,这次又是钱保国通过秦书凯的关系,推荐了伍英。
  秦书凯看到金大洲如此的贬低伍英准备对金大洲进行反击的时候,钱保国却已经说话了。
  钱保国见金大洲说话不客气,立即反唇相讥说,金县长,你说的话我是严重的不赞同,伍英是不是专业的招商干部,我不是很清楚,但是,我只知道,尽管开发区招商局只有几个人,只是县招商局的十分之一人数都不到,却能在伍英这个兼任的招商局长的领导下,招来了全县75%的招商业绩,我倒是想要问问金县长,你眼里的专业招商人员,有这个不专业的招商领导下的几个招商人员成绩突出吗?

  金大洲一直在考虑如何对付秦书凯,一时没有估计到钱保国会因为这件事跟他直面相争,更没想到钱保国这次似乎是吃了什么火啊药一样,说话相当的猛,当场倒是有些没反应过来。
  钱保国见金大洲没接自己的话茬,于是对在座的常委总结性的发表讲话说,各位领导,我看这招商系统的干部,只要能招来资金和企业,这就是真本事,邓啊小啊平同志说过,不管白猫黑猫,只要是能抓到老鼠就是好猫,是骡子是马,来出来溜溜,看看成绩才知道,不要说什么专业干部,我问各位,你们现在干的工作,有几个是和你们学的专业一致的。
  钱保国继续说,用人就要从正面的眼光来看,不要整天盯着一个方面,我看伍英同志无论从招商业绩还是从个人素质来说,当这个县招商局的局长都是完全可以胜任的,也是绰绰有余的,所以,对于人选的问题,我全力支持伍英同志出任县招商局局长。
  金大洲听钱保国说了这么一段,总算是回过神来,那就是钱保国力保伍英,不知道伍英和钱保国是什么关系,但是既然钱保国和自己斗,他也不能退后,于是他脸上带着笑对钱保国说,钱部长,你刚才说的话,似乎是一副对招商工作了如指掌的模样,不过,我多年的招商经验要告诉各位领导的是,招商工作本身就有很大的概率性,今年一个单位一个人的招商成绩好,不代表你明年就能继续招商成绩优异,因为每个人的个人资源都是有限的。

  金大洲继续说,就说伍英,头一年涉及招商工作,她自然有她自己的优势,这种优势,是咱们县招商局这些已经招了多年的商的工作人员说无法比拟的,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个人资源这块枯竭之后,如果没有专业的招商知识,还想要靠一点运气,一点关系,就能干好招商工作,那是不现实的。
 
  钱保国就说,各位领导,我今天可是第一次听到有领导干部这么说招商引资工作,想当年我在河流乡做丨党丨委书记,河流乡的招商引资工作我在任职的几年期间,似乎都是很先进,那么说明是我的个人资源枯竭还是什么原因呢,一个干部,不要因为自己干的不好,就为自己找理由。
  钱保国如此的贬低金大洲能力不行,招商成绩不理想就找什么理由,这让金大洲很是不满。钱保国继续说,全县的招商引资工作 招商成绩优秀的人,难道要用一个什么成绩也没有的人吗。
  金大洲接上说,钱部长,这个干部工作不是你我说了算,那是常委们大家的意见,我和你争论只是观点不同而已,没有必要如此的上纲上线,大家都是为了工作。
  钱保国看了金大洲一眼说,金县长,你说的很有道理,我看这件事,大家的意见既然不一致,完全可以让各位常委投票决定,只要是伍英的票数能过半数,这事情就没什么可争的了,你说是不是这个理?
  金大洲听了钱保国的提议,看了一眼坐在自己身边的郝竹仁,郝竹仁冲着金大洲使了个眼色,金大洲稍稍有些宽心的回答说,既然钱部长这么提议,我也赞同,省得为了一个招商局长的职位,我们两人倒像是一定要说服彼此似的,这最终出来的投票倒是最有发言权的。
  一个局长的人选,对张富贵来说也不是大事,最多就是自己的人能不能上的问题,再说,这次不上,可以推荐到别的岗位。张富贵见金大洲和钱保国都同意对伍英是不是适合任招商局局长进行常委票决,也只得同意两人的建议。

  表决结果同样出人意料,对于伍英出任县招商局局长一职,金大洲,郝竹仁和张富贵都明确表示反对,他们那一条线的人,自然都不会同意,而秦书凯,洪云,新来的政法委书记,钱保国和赵正扬却同意伍英当县招商局局长。
  对伍英整个人任职的的表决结果,只有五人同意,那就是秦书凯的三票,加上赵正扬和钱保国,因此没有过半数票,推荐的情况也就不能作为最终结果,也就是无法胜任。
  如此的结果,金大洲很高兴,只要伍英的任命通不过,那么就可以推荐自己的人了,至于说赵正扬这次为什么赞同还一天的推荐,到底是赞同钱保国还是赞同秦书凯,那么背后要调查的,如果赵正扬是赞同钱保国那是很正常,如果赞同秦书凯,那么内容就很多了。
  毕竟,到了金大洲这样级别的领导知道,如果自己没有赵正扬的支持,以后很多事情做起来那就很不方便了,虽然赵正扬这个人不是一个好东西,毕竟还是一条线上的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