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211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就连这人的同伴都忍不住笑了,唯有他一人脸色铁青,恶狠狠地盯了小妖一眼。
  他一言不发地回到了座位上,然后扭身看海。
  我被那男人一直主动性的忽视着,心中窝了一肚子的气,要不是因为不想主动惹事,早就跟他干起来了,听到小妖这边画风陡转,破口大骂,忍不住哈哈大笑,最开心不过。
  白色小渡轮并没有行驶多久,前方突然出现了一艘巨大的轮船,就跟电影里那《泰坦尼克号》一般模样,让人看得浮想联翩。
  一番周折,从白色小渡轮上了大邮轮,自有招待过来检查,完了还有人过来引导我们到房间里休息。

  跟着人离开的时候,我感觉身后有人在盯着。
  我不动声色地转过头去,瞧见死死盯着我们的,却正是刚才被小妖给羞辱了的岭南派段风,他似乎感受到了我的目光,慌忙下意识地低下了头去。
  这家伙怀恨在心了啊,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到了房间之后,我大概瞧了一下,发现这套房里十分豪华,还分里外间,窗外能够瞧见一片碧蓝的海平面,还有海鸥在附近飞翔,瞧见了就感觉心旷神怡,所有的烦恼都消失了一般。
  还是有钱人会享受啊,居然把这么大的一个移动行宫,放到了海上来。
  小妖对主卧里面的床特别满意,在上面跳了跳,然后指着倚在门口的我,义正言辞地说道:“这张大床归我和虫虫了,陆言你就睡外面的沙发,倘若是敢有半分歹意,小心我阉了你!”
  这小姑娘说话的确吓人,我吓得赶忙夹紧双腿,对她们说道:“你们可得小心点那个段风,我感觉他应该不会善罢甘休的。”

  小妖毫不在乎地笑了,说怕啥,难道他还敢在这儿闹事不成?
  这小妮子唯恐天下不乱,是最不害怕事儿的,我知道不能提醒她,便看向了虫虫,她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表示记在心里了。
  我们在房间里稍事休息了一下,离中午十二点钟的正式拍卖还早,于是在这船里玩了一圈,有游泳池、健身房、餐厅、电影院和各种娱乐设施,应有尽有,本来这一切应该都很贵的,不过慈元阁为了举办这一次拍卖会,却是承办了所有的费用,一切都免费。
  我们逛了一圈,终于来到了一个法国风情的餐厅,刚刚落座,却是又有一个满身虚肉的家伙走了过来,笑嘻嘻地说道:“两位美女,我叫黄小饼,有什么可以帮助你们的么?”

  “滚!”
  小妖没有给这个笑嘻嘻的胖子任何好脸色看,开口就一句话,将那人所有搭讪的话语都给封在了嗓子眼儿,噎了半天,终于吞下去了,尴尬地笑道:“啊,你们玩啊,吃好喝好……”
  这胖子满脸都是和善亲切的笑容,尽管在小妖这儿吃了一个大跟头,表现得却极为绅士,还冲我友好地点了点头  。
  他给我的感觉,可要比之前乘坐渡轮过来时的那段天,不知道要好多少倍。

  那人离去之后,虫虫平静地说道:“这个人很强。”
  我愣了一下,说有多强?
  虫虫思索了一番,然后很认真地说道:“很强、很强!”
  小妖在旁边翻白眼,说你们两个别在这里叽里咕噜了,这个人就是海天号邮轮的安保头子食神饼日天。
  啊?
  我愣了一下,说不可能吧,这人看着年纪好像也不大,为什么慈元阁会让他来负责这么大的一个盘子啊?
  小妖说他年纪不大,来头却不小,江湖风传,此人是前十大高手之一的一字剑黄晨曲君私生子,是风头正盛的南海一脉成员,有这两个招牌在,敢闹事的人应该就不多。
  我对于这所谓江湖,了解得并不多,但是隐约知道一点儿一字剑的事情,说那一字剑不是已经死了么,怎么还算是招牌呢?
  小妖耸了耸肩膀,说你想啊,一字剑虽然死了,但是他在这世间的人脉却并没有断——他不但跟中央民顾委的铁齿神算刘关系深厚,与黑手双城也是相交莫逆,而且跟咱家陆左,也有很深的渊源,陆左现在拿着的石中剑,也是一字剑临死之前传承给他的,我后来听说这剑,已经交还给了一字剑的后人,想必是在了这家伙的手上了。

  我吸了一口气,这才晓得当今之上的风云人物都给此人有些关联,难怪他的面子会这么大。
  不过我还是有些犹豫,说既然他跟陆左应该算熟悉,为什么你还不给他好脸色看啊?
  小妖盯着我,说我这不是为了你好么?那胖子是个花花公子,见到美女就走不动路,而且花样还挺多的,倘若是将你的虫虫给勾引走了,到时候哭得可还不是你?
  虫虫在旁边拍了一下小妖,说你说话就说话,别往我身上扯啊……
  这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小妖娇蛮任性,没想到对虫虫却最是心服,被这么一娇嗔,居然歪过身子来,亲了虫虫的脸蛋一口,说好,不扯你。我说实话吧,陆左拿了石中剑,好歹也是一把飞剑,对自己的提升很高的好不好?没想到那小子却偏偏傻不隆冬的,还把剑给还回去了,我一想到这个,心里就不舒服。
  呃,原来到底还是为了陆左啊?

  这小妮子表面上嘴硬得要死,结果剥开那内心一瞧,里面装着的,满满都是陆左,也是让人有些无语。
  我们点的菜到了,白汁烩小牛肉、法式干煎塌目鱼、酥皮洋葱汤、土豆泥焗牛绞肉还有圣雅克扇贝,配了夏布利干白,色香味俱全,让人食欲大振,而这时服务员又端来了一个份菜,每人一份,银盘妆点,打开那明晃晃的盖子,却是香煎鹅肝。
  小妖一愣,说我们没有点这个啊?
  服务员微笑着说道:“这是食神先生点的,正好餐厅里有一部分从法兰西空运过来的新鲜鹅肝,便给几位尝一尝。”
  小妖冷着脸,说我不要,你端走。
  服务员愣了一下,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我赶忙制止,说不用了,她不吃,我们吃就是了  。
  服务员离开,我笨拙地拿起刀叉来,尝试着切一块吃着,感觉口感很松软、细腻,有一股淡淡的清香,还算是不错,不辜负它的名头,忍不住再切了一块儿,,三两下就吃完了,瞧见小妖面前的并没有动,便说你不吃的话,拿给我吧。
  小妖连忙拿着叉子护住,说吃了碗里又看着锅里的,你这样的男人,能值得信任么?
  虫虫在旁边吃吃地笑着,我则显得很尴尬,说你不是说自己不要么?
  小妖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然后开始大吃大嚼起来。
  尽管新鲜,但是这法国菜对于我来说,还真的不如一锅热腾腾的红油火锅,勉强吃过之后,我站起身来,告罪一声,去上了一个卫生间。
  刚刚出了卫生间,旁边走来一人,微笑着对我说道:“你好,我叫黄小饼,请教您是……”

  得到了小妖的介绍,我大约知道了此人的来历,也没有任何别扭,伸手与他相握,说你好,陆言。
  哦?
  黄小饼的眼睛一亮,说我怎么感觉你挺面熟的,不知道陆言兄跟陆左是什么关系?
  日期:2015-12-04 18: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