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1330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秦书凯想了想说,这种情况,倒也有可能,不过,张富贵那边,你最好还是去逼一下看看,如果这两人是在唱双簧的话,咱们可不就中了两人的套了,现在的人不能从表面上看到。
  赵晨阳说,秦书记,既然这样,我会再次给张富贵这个家伙上点眼药水的,否则,眼睛不亮,那就会胡作非为,到时候吃苦的使我们,看来这个世道真的不能信任这些人。
  秦书凯就说,这个做官的人,特别那些做大官的,你千万不能信他的鬼话,话说完后,就如放屁,抓眼就忘记了,所以关于纪委赵喜海继续相对开发区的干部调查的事情,你一定要尽快和张富贵取得联系,施加压力,我就不信这个张富贵能够不要位置?

  赵晨阳说,张富贵要是不要位置,上次就不会给老子那么侮辱也不敢放屁,说明这个龟儿子是有怕的,既然日次,老子就再和张富贵这个人会一次。
  秦书凯说,工作上的事情可以拖后,但是私人的事情千万不能拖拉,要尽快相到办法来应付此事,时刻以要挟张富贵来阻碍赵喜海,到时候狗咬狗的事情,那就让他们一起斗吧。
  赵晨阳觉的秦书记说的也有道理,于是在和秦书凯谈话的第二天再次来到张富贵的办公室。这一次,张富贵对赵晨阳的到来自然是不敢怠慢,亲自倒水招呼后,问赵晨阳找自己有什么事情?
  赵晨阳见张富贵客气,说话语气也舒缓很多,赵晨阳说,张书记,你是领导干部,事情很多,本来不想打扰你,可是现在赵喜海那个***不是个东西,必须还是请你出面。
  张富贵就问,赵喜海如何了?

  赵晨阳把赵喜海仍旧在开发区调查自己的事情,跟张富贵说了一遍,他注意到张富贵的表情是有些愣怔的,看起来,张富贵似乎并没有想到会出现这样的情况,赵喜海把他的话当成是放屁。
  张富贵于是勉强挤出笑容说,赵主任,这件事恐怕是纪委书记赵喜海私人所为,你放心,我上次给你的承诺不会发生任何变化,我会再次给他施压,必定不会让他继续给赵主任造成不必要的麻烦,一个纪委的领导任何时候要为发展稳定做贡献,如果这一点做不到,也就不是称职的干部了。
  赵晨阳见张富贵对自己说话,竟然是十二分的客气,也不是那种应付的口气,心里一时竟然有些接受不了,毕竟,坐在自己面前的是在普水县万人之上的一把手县委书记啊。
  赵晨阳不是那种喜欢刁难别人的人,他见张富贵态度很好,也就没有过分跟他计较,只是按照秦书凯教过的几句话说,张书记,要是赵喜海还是这么没玩没了的对我进行调查,即便是为了自保,到时候,我必定要找几个垫背的,张书记也是当了这么多年领导干部的,这人上人下的滋味到底有多大,相信张书记应该清楚,总之,只要我出了什么事,那么张书记的事情,我就没有义务继续替张书记保密了,这件事情本来就是你张书记挑起的,那就有义务把这件事情摆平。

  张富贵听了赵晨阳这种威胁的话语,尽管心里极其不舒服,却又一时无法应付,毕竟任何干部都不想出事,包括自己,于是只好勉强笑着说,哪能呢,赵主任的事情,我会加紧催一下,相信纪委赵书记,这点面子总该给的。
  赵晨阳就说,但愿如此吧。
  张富贵就说,赵主任,你要相信我作为县委书记有能力对此事的控制,再说,打击都是混官饭的,知道在一个位置上,只要不出事那是有吃有喝,如果出事啥都没有,作为县委书记,我会更加的珍惜现在的位置。
  赵晨阳就说,张书记,如此的说,我也就不会催你了,但是,我还是那句话,不出事很好,你好我好大家好,发财升官都是好,如果要是出事了,那就是我不好你也不好,到时候什么都没有了。

  张富贵知道赵晨阳说的是实际的话,没有和自己绕什么圈子,于是就说,赵主任,看我下面的行动吧,我会让赵喜海接受我的要求的,在普水如果我控制不了一个新来的领导,那也就是太不正常了。
  赵晨阳走了,张富贵却犯了愁,他现在真是把肠子都悔青了,怎么当初就脑筋出了问题一样,引诱着赵喜海查处开发区的干部,现在倒好,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弄的事情到了这种不可收拾的地步,要是赵喜海坚决不给自己面子,这事情倒是难办了。
  张富贵知道,现在赵喜海这个家伙不能硬的来,毕竟这个家伙的老婆每天晚上给领导日呢,到时候领导发话,自己也不好干涉,于是,为了让赵喜海不再调查赵晨阳,张富贵特意又请赵喜海吃了一顿饭。
  依旧是同样的酒店,依旧是同样的包间,菜肴一样的精致,昂贵,酒桌上的两人却跟上次一起喝酒时的心境大不一样。上一次是赵喜海积极的逗着张富贵喝酒,这次却是张富贵主动跟赵喜海喝酒。
  赵喜海今天接到张富贵请自己吃饭的电话时,心里已经明白了张富贵找自己有什么事情要谈,他心里打定主意,不管张富贵说什么,自己都不能松开,开发区的案子是自己新官上任三把火,就算是自己心里想要巴结县委书记张富贵,也不能拿自己的名声开玩笑。
  再说,自己真要是提拔的时候,张富贵这个正处级的县委书记,也帮不上什么大忙,到最后,在老婆帮自己疏通关系的基础上,还不是要靠自己拿出点实际成绩出来,上面的领导才好帮自己说话。
  这样想着,赵喜海自然是不能对张富贵的话言听计从,张富贵有张富贵的目的,可是自己也有自己的目标,当两人的目标一致的时候,自然什么都好说,一旦目标出现不同的方向,当然是各自要为实现自己的目标而努力,这是必然的。
  反目成仇的示例很多,就如鲁迅(周树人)和周作人,同为中国现代文学史上的大学问家、大作家和青年导师,少年青年时代手足情深,后来却兄弟阋墙,闹得后半生老死不相往来。关于两人交恶的前因后果,他们的朋友相识们七嘴八舌、众说纷纭,两位当事人却讳莫如深,不置一词,以至于今天还是谜团重重。但是,道路不同,志气不一,那也是一个关键。
  两人曾经的朋友,也是度场的朋友,现在坐在一起那是各怀心思啊,张富贵端起一杯酒冲着赵喜海说,兄弟,我先敬你一杯,咱们两兄弟能在普水这个小地方相聚也是缘分,人生不过几十年,在一起很不容易啊,所以咱们可要好好的珍惜这份缘。
  赵喜海明白张富贵话里的意思,他琢磨着与其因为这件事总是在跟张富贵玩躲猫猫,不如大家把话挑明了说,做了明白人,这样也省得张富贵不停的逼着自己做不愿意的事情。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