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180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话音未落,杨萍忽然侧过身,奋不顾身的扑到了他怀里。
  李睿又是惊吓又是害怕,等感受到怀中身子的时候,又莫名其妙的兴奋起来,暗骂自己无耻,难道还要对自己这位大姐动了情念不成?忙问:“杨姐,你怎么了?”杨萍也不吭声,只是扑在他怀里。李睿弄得很尴尬,不知道该推开她好,还是该抱住她,柔声问道:“杨姐,你怎么了?”
  耳畔忽然传来杨萍凄凄离离的抽泣声,李睿吓了一跳,道:“杨姐,好好的你怎么哭了?”杨萍只是抽泣,也不理他。这下李睿没有选择了,只能轻柔的抱住她,一边轻拍她的后背抚慰她,一边劝她:“杨姐,你这是怎么了?我惹你生气了吗?有什么事你直说啊,干吗这样?”杨萍泣道:“你没惹我生气,我也没生气。我就是想到自己这些年受的委屈,又想到自立受的苦,心里就难受,就忍不住想哭……”李睿叹道:“我知道你一直单身,辛辛苦苦把自立养大,你肯定受了不少委屈。你要是想哭,就在我怀里哭个痛快吧?”

  两人站在这处竹林边,搂抱着,在黑夜中形成一道臃肿的身影。若是有外人无意间走过看到,绝对会吓一跳。
  过了一阵子,李睿看了下时间,柔声问道:“杨姐,时间也不早了,要不咱回吧,改天我请你吃饭。”杨萍幽幽地说:“你怎么跟我还这么客气呢?请吃顿饭有什么大不了的?你就给当成事儿了。你小瞧我是不是?”李睿呵呵笑道:“哪有。吃饭是个名义,实则是想跟你待会儿。”杨萍闻言后眉开眼笑,道:“嗯,你什么时候不忙了,就给我打电话,不用非按着打狂犬疫苗的周期。疫苗还剩一针,就快打完了。我知道你平时很忙,可不敢随意联系你。”李睿说:“行,哪天我想你了,就约你出来。”杨萍听他说得很亲热,心中越发高兴,道:“那就走吧,我送你回家。”李睿推辞道:“哎呀,不用了,我自己打车就回去了。”杨萍哼道:“少来,我是不是你姐?是你姐你就得听我的。快走吧,一个大男人还这么矫情。”

  李睿还真怕郝亚兰高冬冬母子派人来到青阳调查自己的私生活,以此给自己抹黑,因此没敢让杨萍把自己送到小区里。距离小区还有一百米的时候,就让她停了车。杨萍跟他依依不舍的道别,目送他走远了,这才掉头离去。
  李睿边往家走,边思虑郝亚丁母子可能对自己展开的报复。从官面上报复自己,在自己没犯错误的前提下,他们只能以势压人,估计他们做不出来,也不敢做,真要是做的话,高家老头子高国泰爱惜自身羽毛,肯定不会答应,吕舟行父女知道了也不会袖手旁观。那就只会像秘书长说的那样,他们会玩阴谋诡计。
  众所周知,想搞臭一个官场中人,手段多不胜数,但最有效最直接最能激起民愤的就是生活作风问题。一个官员,甭管政绩多么的伟大,甭管能力多么的突出,甭管上面有多少大人物罩着,一旦生活作风上出了问题,也只能狼狈下台,别人也爱莫能助。君不见,这么多年来,国内官场落马的官员,不都是犯了作风问题在先而被处理的?有的时候,想整某人,却找不到这个人太大的问题,有些小问题却不值得整,那就从这个人的私生活方面入手,哪怕只能找到些蛛丝马迹,也能把这个人搞臭。

  李睿虽然没整过人,也没挨过整,但好歹身在官场好多年了,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对这种情况早就见怪不怪了,暗自寻思,自己本身没有违纪违法的问题,至多就是私生活有些不检点,尤其是最近,好像撞了桃花运一般,无数美女主动往自己身上靠,把自己忙了个不亦乐乎。郝亚丁母子想要坑害自己,这将是他们唯一的突破口。既然想到了这一点,那自己就要在这方面多加注意,最近一段时间,尽量少跟女性接触。就算非要接触不可,也不要留给外人目睹的机会。另外,在这件风波平息下去之前,还要多注意,看看平时有没有什么陌生人跟踪自己。吕青曼说的好,“不可不防”,正是小心无大错!

  他心思凝重的走进小区里面,刚走到丁字路口,旁边忽然有人叫道:“老弟,老弟……”李睿听这声音似乎是干哥李明发出来的,循声侧头望去,围墙旁边站定一个个头不高的中年男子,不是李明又是谁?心下纳罕,大晚上的他不在家休息,怎么跑到自己家里来了,难不成又有什么事情?忙走过去相见。
  李睿来到李明身边也发现了,他不是一个人来的,旁边还有程松华。程松华是负责孙小宝一案的,他也跟着过来,肯定跟孙小宝案有关系。
  李睿跟两人见了面,问道:“两位哥哥,你们这是等了有一阵了?”李明说:“我们也刚来。”李睿不大相信他的话,却也没多问,道:“程哥也来了,难不成孙小宝案又起了变化?”李明苦笑道:“老弟你就是聪明!确实,又起变化了,我们拿不定主意,所以过来问问你的看法。”
  程松华介绍说:“陈二狗跟他的杀人同伙不是翻供了嘛,我们怀疑这件事一定有外人帮他们通气,所以就调取了看押陈二狗等人所在房间的监控摄像。发现,最近一段时间,有一个警员先后出入他们所在的房间,而且只要是他出现的时候,房间里一定没有其他警员存在。由于我们设置的监控设备没有监听功能,所以也不知道他跟陈二狗等人都说了些什么。但我们将这个人列为最大怀疑对象,已经将他控制起来。这人也是胆小,我们一问他他就全招了。”李睿一下子兴奋起来,道:“哦,他都交代了什么?”程松华皱眉道:“他竟然交代,是我们局长,也就是市南区政法委书记周子明让他给陈二狗等人传话,而传话内容,就是教他们如何改口翻供。”李睿恨恨地说:“果然有内鬼,而且这内鬼来头还不小哩。”

  程松华说:“知道这件事以后,我们给吓住了,什么都没敢做。好家伙,这可是我们顶头上司暗中干下的好事,我们有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去问他干嘛要这么干,又是受了谁的好处。我们甚至连查都不敢查下去了,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李明插口道:“老程还担心,就算去问周子明,他也不会承认,而会全部推在那个警员头上。感觉到这件事很特殊,情况也很紧急,所以他就找我拿主意。我也没办法,我怎么知道他们公丨安丨局里面的猫腻,想了想,只能带着老程来找你。老弟你那么聪明,肯定有主意。”

  李睿想了想,道:“事不宜迟,现在还不晚,估计宋书记也还没休息,我们去找他,跟他汇报这件事,再听听他的意见。”李明大喜,道:“那敢情好,有宋书记给扛着的话,老程还有什么不敢做的?”
  老程开来的警车就在边上停着,三人上车,直奔青阳宾馆。赶到贵宾楼以后,李睿叩开了房门,进屋把事情跟宋朝阳简明扼要的讲了讲,宋朝阳让他把两人叫进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