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168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梁健看完后,心底又多了几分把握。
  梁健想了一下后,措辞道:“其实,我来之前,就曾听说过秦市长以前的一些事情。我觉得,秦市长曾经也是个有抱负的人,为何现如今就甘愿和这些人同流合污。其实,你应该清楚,你这样做,不过是自我毁灭而已。这些人这些年在省里面早就铺好了路,秦市长你没什么背景,能走到如今不容易,难道就甘愿替他们背黑锅?”
  秦市长面现挣扎,梁健也不催促他,静静地等待着他自己在心底得出一个答案。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前面路口处的骂战还在持续,雨水和口水齐飞。
  秦市长终于下定决心的时候,是交警来的时候。也许是警车的警笛声,唤醒了他心底那已经被压抑了很久的正义感。
  秦市长的目光穿过被雨水模糊的挡风玻璃,落在前面那两个还不肯罢休的司机上,开口:“早就听人说梁主席年轻有为,今日秦某总算是领教到了。秦某服气。你说得也很在理。你想知道的,一言两语也说不清楚。我那里有份文件,回头发给你。”
  想通了的秦市长,整个人的气场似乎都发生了变化,感觉从容了许多。梁健看了他一眼,心想,看来这秦市长对另外两个人也不是没有防备,否则他口中的那份文件就不应该存在了。这时,前面那场闹剧,终于接近尾声,在交警的调解下,两辆车子开始往路边挪。司机启动了车子。梁健将自己的邮箱发到了秦市长的手机上。朱市长看了一眼,然后对前面的司机嘱咐:“刚才我们说的话,你一句都没有听到,知道吗?”

  司机点头,对着后视镜咧嘴笑,说:“秦哥,我刚才光顾着看他们前面呢。”
  秦市长转向梁健,说:“老陈是我以前还在镇上当镇长的时候就一直跟着我,跟到现在了。”
  梁健点头。看向老陈,老陈通过后视镜对着他笑了一下。到了现场,几个小时过去,救援工作已经接近尾声。省里派来的救援队,设备上比市里的要先进很多,加上这里早就已经做好大部分的工作,所以两队合作,工作进行得十分顺利。
  梁健一下车,那美女记者便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一下就窜到了梁健眼前。梁健打量了一下她,浑身上下,沾了不少泥浆,脸色也不是很佳,便问:“你不会一直没休息过吧?”
  美女说:“之前你走的时候吗,睡了一会,不过没睡踏实。对了,现在这边的工作已经差不多了。听他们说,下面的人都已经挖了出来,接下去,你打算怎么办?我的稿子是不是该发出去了?”
  梁健听说人已经都挖出来了,便对美女说:“你这个事情先等等。”然后快步去找那边的救援队长。找到后,问:“听说,人都已经挖出来了?”
  救援队长点头,说:“我们已经全部搜索过一遍了,应该是没有了。不过因为工地这边一直都没有统计出一个具体数字,所以我们也不能百分百肯定。但是我们已经进行过生命体征探测,就算下面还有人,应该也是……”救援队长说到这里,摇了摇头。
  梁健明白他的意思。他心底有些沉重,又问:“总共有几个人活下来了?”

  救援队长伸出了三个指头。然后说:“其中一个,挖出来的时候已经没有意识了,还不知道能不能抢救得回来。”
  梁健心底又是一阵黯然,低声问:“遇难总数是多少,统计了吗?”
  “78个,加上医院的三个,一共是81个。”救援队长回答,声音沉重。梁健的心也随着他的话,变得很沉。78条人命,这得要多沉重。可凉州市的那些领导做了什么?
  梁健他们说话的时候,秦市长也走了过来,他也听到了救援队长报的这几个数字,脸色有些白。不远处,那些还没来得及运走的遗体,整齐地一个个排放在积满了泥水的地上,一块块白色的塑料布覆盖在他们安静的躯体上,任由雨水啪啪地击打在上面。
  有不少家属,软倒在那一具具再也不会动弹,不会说话的身体旁,哭喊,嘶嚎。有人拉着他们,想把拖到帐篷下去,可是,那被悲痛灌满的身体,竟是如此沉重,两三个成人都拖不动。

  梁健不忍去看,这样的场面,别过了脸。他问救援队长:“接下去你们打算怎么做?”
  救援队长抬头看了一眼,那幢在雨中,显得有些摇摇欲坠的大楼,说:“首要的,还是要先将这座大楼给拆掉,不然始终是个隐患。”
  梁健点头:“这些我不懂,你们做决定就行。但,一定要保证人身安全。”
  两人正说着话,美女记者搀着一个中年妇女,后面还跟着几个人,一起朝着他们走了过来。梁健看向他们,等他们走近后,问美女:“怎么了?”

  美女说:“他们说想来谢谢你。另外,他们想知道,到底谁来为他们负责?”
  谁来负责?这才是这次事故中最重要的问题。人死不能复生,梁健之前做的,只是尽量安抚了这些人的情绪,保证了救援工作的顺利进行,但对于这些人来说,既然人已经没了,那么谁来为这些不幸遇难的生命负责,才是重中之重。
  梁健不是没想过这个问题。承建这个工程的公司领导都已经躲起来了,公丨安丨那边,虽然有追查,但目前还没有消息。至于政府这边,梁健虽然有了些眉目,却不能跟他们说。但此刻,如果他回答得不恰当,很容易让这些人心底产生反感,愤怒,然后滋生更大的麻烦后果。
  所以,他必须得慎重回答。梁健仔细想了一会,还好,这几个人十分谅解地给了他思考的时间。
  他说:“出了这样的事情,我知道你们心里都不好受。现在,承建这个工程的公司领导都处于失联状态,但,我们公丨安丨方面已经出动警力,一定会将他们找出来,然后给大家一个交代。请大家给我们一点时间,好吗?”
  那几个人看着他,包含悲戚的目光中,充斥着一些不信任。可,几秒后,他们还是同意了。原本站在后面的一个老者,走到了前面。他穿着一件白色的一次性雨衣。雨衣上面已经有好几处都破了。他看着梁健说:“我从来不相信政府,但,这一次我相信你一回。你说吧,要几天,你们能给我们一个交代?”
  梁健看着他,忽然感觉压力像这雨水,从天而降,压抑得让人有些喘不过气。他不得不意识到,这个答案一旦说出口,他就不再代表自己,而是代表着政府在这群人心目中的形象。虽然,这并不是政府赋予他的,也不是他自告奋勇承担的,但在这些人心中,自从梁健出现在这里时,这种代表其实已经开始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