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209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然而一个人迎战十来个,而且还是空手,结果却将这帮人给追得四处逃散,鬼哭狼嚎,这事儿无论怎么看,都有些离奇。
  当最后一个打手倒下的时候,我来到了之前被小妖给踹飞的壮汉跟前,一把揪住了他的脖子,低声说道:“现在,我可以问一下,你们的樊野樊三爷在哪儿了吧?”
  那人被我这“辉煌”的战绩给吓到了,结结巴巴地指着三楼说道:“在,在上面。”
  我回头,冲着院子门口守着的虫虫点了点头,示意她守在这里,不让任何人离开,然后叫了林佑,押着毛头就进了屋子,不管在那些畏头畏尾的赌客和吓破了胆子的打手,径直走上了三楼去。
  三楼是一个套间,门被从里面锁死。
  我没有表现得太温柔,而是一大脚踹了过去,那防盗门就好像给炮弹轰到了一般,轰然倒塌了下来,而我则带着人走进了里面去。
  走到了黑乎乎的客厅里,我找到了灯的开关,打开之后,正要左右打量一番,结果听到一声低沉的声音:“别动,举起手来!”
  我扭头过去,瞧见一个满脸是汗的年轻人,正拿着一把黑星手枪指着我的额头。
  而在沙发那儿,则有一个略微有些秃顶的矮胖男子,冷冷地看着我。
  他正抽着雪茄,那种大号香烟冒出蓝紫色的烟雾来,将他的脸弄得有些模糊,而在他对面,也有一个烟灰缸,上面搁着一根没有抽完的雪茄烟。
  那根雪茄烟的主人,应该是刚才跳窗逃走的那个家伙。

  尽管被枪给指着,我却丝毫不放在心上,大摇大摆地往里面走去,那枪手眼皮一跳,厉声喝道:“叫你别动,没听到么?信不信我开枪了,啊?”
  我慢条斯理地瞧了他一眼,说啊,年轻人,老大说话,你能别插嘴么?
  抽着雪茄的那男人冷冷笑了一下,说你最好照他的吩咐做,不然脑壳被子丨弹丨给穿通了,可别怪我没提醒你。
  我大摇大摆地坐在了他对面的真皮沙发上,翘着二郎腿,说你是樊野吧?
  男人笑了,说正是,你又是谁?
  我自我介绍道:“我叫陆言,不确定你是否认识,不过这并不是重点,”我指着被林佑押着的毛头说道:“重要的是,你应该认识他的,对吧?”
  樊野放下了雪茄,冷冷地说道:“也不认识  。”
  我说你别看他的脸,刚刚吃了一顿生活,有点儿变形了,他叫做毛头,想起来了没有?
  我显得十分放松,完全忘记了有一把枪指着我的脑袋。
  樊野却再一次提醒了我,他徐徐吐着烟雾,说年轻人,你真的很不礼貌啊,无端端地闯入了我这里来,不但打伤了我的那些手下,而且还扰乱了我的生意,现在居然还跑到我这里来作威作福,质问我——做这些事情的时候,你有没有考虑过,你现在的生死,可是掌握在我的手上。
  他伸出手来,做手枪状,冷冷地说道:“你信不信,我现在就叫人一枪崩死你?”
  他的笑容古怪,而我则叹了一口气,说唉,看起来你真的不太喜欢平等的对话啊,既然如此,那我就把你装波伊的资本给卸下来,再跟你好好谈一下吧。
  说着话,我的身子微微一动,却是绕了一个圈,朝着那拿枪指着我的年轻人扑去。
  他下意识地扣动扳机,结果枪并没有响,然而是给我一把握住了拿枪的手,而下一秒,下巴中了我的一记下勾拳,一口鲜血就喷了出来。
  我夺过了枪,一脚踩着被我打翻在地的枪手,淡淡地说道:“下一次拿枪指着被人脑袋的时候,一定要记得打开保险。”
  说罢,我的手一挤,那手枪就变成了十来块零件,砸落到了那年轻人的脑袋上。
  他委屈地冲樊野喊道:“叔,我……”
  话儿还没有说完,我又一拳头砸了过去,那年轻人顿时就昏了过去,而我则整理了一下衣服,又坐回了沙发上来,对着目瞪口呆的樊野说道:“这会儿,我们可以好好说话了么?”
  樊野脸上的肌肉一阵抽动,难以置信地说道:“你、你……”
  我再一次指着毛头,说道:“这下认识了么?”
  樊野下意识地摇头,我没有再给他机会,直接站了起来,走到了他的跟前,伸过手去。
  他慌忙伸手往腰间摸去,却被我一把拽住,然后将脑袋砰的一下,按在了那老木雕茶几上,将腰间的手枪给扔开,先是拿头撞了两下茶几,弄得头破血流,然后又揪了起来,抬手就是十来个大耳刮子,扇得那家伙眼冒金星。
  这十几个耳光下来,樊野的眼神都直了,口中哇哇大叫道:“停手,别打了,别打了!”
  我揪着他粗壮的脖子,说还跟我装波伊不?

  樊野眼泪口水一起都流了下来,说不敢了,陆先生你大人有大量,别跟我一般计较。
  我把他扔回了沙发上,然后指着毛头,说这回认识了不?
  樊野脸上就像开了一个染料铺,青的红的一片,一边抽搐着,一边说道:“认识的,我之前找过他,让他帮我去偷你们的一张邀请函……”
  我呸了一口,说你这人真贱,好好跟你说话不听,非要吃一顿揍——为什么要偷这个?
  樊野说是史密斯先生叫我帮忙的  。
  我眉头一皱,说什么史密斯?你舌头伸直了说话行不?
  樊野指着窗外,说刚刚从这里跳出去的那人,就是史密斯。他是个英国人,他是南方金镇信息事务所的头儿,掌管着许多走私、地下市场的信息,我有很多仰仗他的地方,所以他开了口,我就只有照办了。
  金镇信息事务所?
  这是什么鬼?
  我皱着眉头,没有多想,若是问道:“那邀请函呢?”
  樊野一摊手,说刚刚给史密斯先生拿走了——陆先生,我真的不知道这些啊,原本以为就是一件小事情,随口吩咐的,没想到……唉,你就饶了我吧!
  被那人拿走了?
  我心中顿时就一阵火大,走过去,一把揪住了他的头发,又是好几个大耳刮子扇过去,说被人拿走了?啊,你好意思跟我说这个?赶紧跟我交代,这个金镇什么所的,到底特么的是干嘛的?
  樊野好端端的一黑社会老大,给我扇得一阵眼冒金星,口鼻流血,而且一点儿话都不让他说,顿时就萎了,说陆先生,我愿意赔偿,我愿意赔礼道歉……
  赔偿?
  我说你能赔偿什么?
  樊野说陆先生,这事情是我做得不对,惹到了你们,不过和气生财,我是真心实意地悔过——那边卧室,有一保险柜,里面有一笔钱,算是我的心意,你看行不行?
  我心中琢磨着那个什么史密斯由小妖盯着,人是跑不了的,而对于这什么樊三爷,我横不能杀了他,警告警告也就算了。
  若是他肯赔钱,倒也不失为一个下台阶的好办法。

  想到这里,我心中就有了想法,不过却还是瞪了他一眼,说你以为老子没见过钱是么?
  樊野瞧见我有些意动,正高兴呢,结果回头又变了脸色,吓得慌忙说道:“不是,不是,就是小的孝敬你的一点儿意思,你别误会。”
  日期:2015-12-03 18:5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