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135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么久了,身边早就物是人非,而且我身边那么多美女,我却依旧放不下这个女人。
  我吃饱了,拿着一杯啤酒喝完了,然后伸了伸懒腰:“好饱。”
  然后,她要跟我说什么的,只见我舍友,过去敬酒她。
  她忙着应付我舍友了。
  舍友说:“你漂亮了好多,都不敢认你了,以前你和张帆在一起,我还记得啊,你们两啊。”
  一堆废话下去。
  算了,怎么样都算了,无所谓了,我拿了我的外套,走人了,没意义。
  要站起来的时候,她一手拿着酒杯喝酒,一手突然拉住了我的衣服袖子。
  然后喝完后,她对我舍友笑笑,说:“不好意思,我和张帆有两句话要讲。”
  舍友走了。
  她看着我,坐着看着我,手拉着我。

  我站着看着她。
  她说:“我想和你说几句话。”
  我看着她。
  她说:“耽误你几分钟。”
  我坐了下来,点了烟。
  我说道:“说吧。不是废话我就听,是废话,或者我不喜欢听的,我就走。”
  她看着我。
  一会儿后,她说道:“你心里是不是很恨我。”
  我说道:“是。”
  她说道:“我知道。”
  我吐着烟。
  她说:“我是需要钱,我不甘心我过比别人差的生活。我也不想我家人那么穷,过那苦日子。”
  我说:“对,你和做鸡的差不多,只是你是高级一些。”
  她嘴唇蠕动,几乎要哭出来,或许,她没想到过,从前对她千依百顺的我,跟她讲话那么的难听。

  是的,我被她伤过后,性情大变,从正常人涅槃成神经病,自然讲话也要疯疯癫癫。
  她说道:“你一定要这样子吗。”
  我说道:“是吗,你不喜欢听你可以滚啊。你说你是不是做鸡的,但你只是为一个男人服务,从他那里得到你想要的数额可观的金钱,供你吃喝玩乐出风头,然后给你家人让他们日子生活变好,亲戚朋友盛赞你懂事,但他们不懂得你卖身得来的。不,不是卖身,是**。”
  她打断我的话:“张帆你够了!”
  我直接站了起来:“滚吧,跟你讲话老子都**嫌脏的恶心。”

  她问:“我怎么脏!”
  她不服气。
  我说:“为了金钱出卖灵魂肉体的人,脏不脏!挣钱的渠道有那么多种,你却用身体去挣钱,出卖自己的灵魂人格。我始终觉得,如果一个人认为金钱比人格重要,那只能说明他是没有人格的。老子就是**去天天给狗洗澡,天天给人洗车,穿着最烂的衣服,受着别人的冷眼,老子都不会出卖自己,就算没有女人上,那又如何。我看不起为了金钱出卖肉体的女人。就是说,我看不起你。不过,那是你自己的事,跟我没关系,但我现在,不想和你说话。面对你让我感到恶心。”

  说完,看着她咬着牙忍着眼泪的样子,我倒不是感到痛快,而是痛心,而且怜惜。
  算了,我该走了。
  我走了,出了外面。
  不知道我这么做,是错还是对,也许,我还是真正的没有放下。
  鬼使神差的,我打的,然后去了曾经的大学,然后,开了一个房。
  那个我最熟悉的旅馆,老板已经不是曾经的老板,因为已经放假,快过年,她只要我一晚上五十。

  我上去。
  这个房间,曾经是我和她第一次发生关系的房间,物是人非,欲语泪先流。
  我下楼,楼下门口,就有小卖部,买了几罐啤酒,上来后,坐在阳台上,喝酒。
  外面很冷。
  熟悉,而又陌生的大学,那所学校,还是那个样子没有变过,而我,坐在这个位置,我和她经常拥抱着看着学校灯火阑珊的位置,一个人喝酒。
  心里泛着苦楚。
  我以为我经历了那么多,会变得真的对她心如止水。
  呵呵,可是,我还是**如此脆弱。

  也许我不该喝酒的,我喝酒了尤其变得脆弱。
  太冷,酒都喝不下去了,看着那星星点点的学校熟悉的灯光,那一盏一盏的学校的灯,刺得我心里生疼。
  或许,我不该来这里,从一开始,我就不该去参加同学会,不过,我做得更错的,就是爱上了一个我不该爱的人。
  我掏出,我要找替身。
  我给了朱丽花打电话,不通。

  呵呵,可笑啊,朱丽花那种人,我能从她身上寻找到温存吗。
  不过她温柔的时候,还是很让我着迷。
  我给林小玲打电话,关机了。
  看了看,已经十一点半了,是很晚了。
  好吧,我给谢丹阳打。
  没想到,谢丹阳的竟然打通了。

  谢丹阳接了电话。
  她那边有点吵,可能在一个嘈杂的环境。
  谢丹阳先开口:“我没看错吧,你给我打电话。”
  我说:“我心情不好,能不能来陪陪我。”

  “好,在哪。”
  没想到,她竟然连原因都不问。
  我说了地址。
  我们学校的外面。
  她说十分钟就到。
  然后她挂了电话。

  我点了一支烟。
  我以为她开玩笑。
  我还坐在阳台吹冷风的时候,她给我打了电话。
  说她到了,就在我们大学北门公交站。
  我问:“真的假的。”
  谢丹阳问:“你不会是骗我的吧。”
  我赶紧过去我们学校的北门公交站。
  结果,真的看到她在那里。
  她在搓着手,看起来好像很冷的样子。
  我走过去,歪着头看看她。
  她跺了跺脚:“你还看!”
  我走过去,到她身旁:“你真的来了。”
  谢丹阳说:“怕你自杀!”
  我说:“只是心情不好,怎么会自杀。”
  谢丹阳说:“怎么不会,那么反常的。”
  我的确挺反常,我没和她说过我心情不好。
  我说道:“好吧,今天晚上,我们同学聚会了。”
  她跺脚,打断我的话:“我手冷!”
  然后插进了我的口袋中:“你还不找地方让我暖和暖和。”
  我说:“那你来吧。”
  谢丹阳问:“去哪儿?”
  我说:“我开了一个房,去被窝里面。”
  谢丹阳说:“那快点呀。”
  好吧,我带着她去了开好的房,然后她真的在开门后,跑进了被窝里面。
  钻进了被窝里面。
  然后谢丹阳喊道:“被窝里面也好冷,你还不上来!”

  我爬上了床。
  也钻进了被窝里面。
  两人抱在了一起。
  我闻到了她的酒味,我问道:“你也喝酒了。”
  谢丹阳说道:“几个好久没见的朋友聚在了一起,喝了一点酒。说吧,你同学聚会心情不好了吗。是不是,有人比你有钱,你受不了了。”
  我说:“俗。我那么俗的人吗。”
  谢丹阳说道:“那你怎么心情不好嘛。”
  我怎么心情不好。

  我还不是因为给前女友激的。
  我说道:“因为某人。”
  谢丹阳说:“让我来猜猜。是不是你喜欢的女同学,嫁人了。”
  日期:2016-02-05 08:3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