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217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6-01-26 00:09:00
  更新线---------------------
  172
  回到家里以后,老爹把我放在椅子上,先让弘德煮了一锅的热水,又放凉,把我的伤口冲刷了三遍。
  弘德从头惊到尾,急问:“大哥啊,你这是在哪儿伤的?”
  我说:“蒋家村。”
  弘德更惊:“你去找明瑶姐了?!”
  我本来是去找老爹的,但确实是见到了明瑶,所以便点了点头。
  “乖乖亲娘啊!”弘德叫唤起来:“就算是咱娘说了不种听的话,那蒋赫地也不能真狠啊!真毒的手也下得去?!他伤的可是自己未来的姑爷啊!我明瑶姐就能看得下去?唉……大哥,这伤是蒋赫地放狗咬的吧?不是我说你,你——”
  “滚!”
  随着老爹一声怒骂,弘德终于闭上了嘴。
  老爹用老葫芦水的方子泡了一桶药水,让我把双腿放进去浸泡。
  一入药水中,我便疼痛的几乎抽搐,咬牙切齿的不让自己喊出声来,心中却反复咒骂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把老子伤成了这个样子……
  不过这疼倒也有好处,我浑身上下汗出如浆,脑袋竟不像之前那样昏昏涨涨了。
  疼痛烧减的时候,我问弘德叔父怎么不在家,弘德说是去找三叔陈汉昌了。
  三叔前段时间也在外地行走,不过比我和叔父早回来一天。
  日期:2016-01-26 00:11:00

  泡不多时,猫王静悄悄的从外面走了进来,模样瞧上去十分安详。我心中也放了心——明瑶必定是平安到家。
  猫王凑近过来,要往我身边卧,但似乎是嗅到了桶里的药味儿,猛然打了个喷嚏,调头就跳了出去,远远的站在院子里,警惕的看着我泡脚的桶。
  我不禁莞尔——这种祛邪的药物,对猫王也有效力。
  泡到半个小时以后,桶里药水已经变了颜色,原本近乎透明,而今黑如墨汁!我脚踝处的伤口里也开始流出粘稠的黄水儿来,里面还沾着些砂砾,我深感不安,老爹却说好了,叫弘德把药水给倒了,然后给我敷上家藏的疮药,又用绷带缠好。

  我问老爹:“娘的事情怎么办?”
  老爹说:“这不用你操心。”
  听见这话,我也不好再问。
  老爹让我躺床上休息,有事就叫弘德去做。
  我躺在床上,完全没有睡意,弘德不知道弄了些什么书,被窝里打着手电筒乱翻,我更是睡不着了。
  老爹似乎在院子里来回走动,脚步声不时传进屋内。不一会儿,又有一阵脚步声自院子大门外而来,像是有两个人进了院子,片刻后,脚步声止住,有一个温和的嗓音说道:“大哥。”
  老爹道:“三弟来了。”
  “嗯!”
  原来是我三叔到了。
  日期:2016-01-26 00:16:00
  与老爹的深沉严肃不同,与二叔父的刻薄狠戾也不同,三叔整日里都是一副温文尔雅的样子,面皮白净,神态好似教书先生,行事说话都温声细语,十分让人感觉亲和。
  但娘却常说:“汉昌兄弟在汉字辈里城府最深!”
  城府深浅我是看不出来了,只知道他一向对我老爹敬重,对老爹的吩咐更是言听计从。
  “大哥——”二叔父的声音也在外响了起来:“我和三弟商量了商量,约摸着还是去一趟河北好。”
  老爹:“嗯?”

  二叔父道:“我和老三一块去,是我冲撞了嫂子,所以我去给她赔不是。老三的心思活络,嘴磨头又厉害,让他去给曾家的人打口舌官司。”
  老爹叹了一口气:“明明是一家人,偏偏要闹得这么生分!”
  三叔道:“大嫂和咱们是一家人,大嫂的娘家人跟咱们可不一家。大嫂不回去还好些,回去了,曾家总要看咱们的态度。”
  “嗯,去吧。”老爹说:“你们捎句话给你们嫂子,就说弘道差点淹死在河里,是明瑶救了他。”
  “啥!?”二叔父急道:“那弘道现在在哪儿?!”
  “他没事了。”老爹说:“在睡觉。”

  二叔父嘟囔道:“这孩子,还是不让人省心!明瑶那妮子,又欠她一份情!”
  日期:2016-01-26 00:19:00
  三叔道:“我听二哥说,弘道比以前长进了许多,他水性又好,怎么会差点淹死在河里?是河里又生了什么古怪吧?”
  “你料的不错,是有大古怪了。”老爹说:“我正准备这几天去好好查查。”
  “大哥要当心!”二叔父道:“依着我说,你也不能啥事儿都只叫你自己沾手,让老四、老五、老六、老七他们多帮衬帮衬!一个个天天闲的叫唤,真把自己当庄稼把式了!”
  (老爹和二叔父、三叔是一母同胞的兄弟,和四叔陈汉澍、五叔陈汉名、六叔陈汉琰、七叔陈汉礼都是族兄弟)
  老爹叹道:“世道简单,谁敢张扬?他们都安分些是韬晦之谋,理应如此。你们两个路上也多加小心,家中事情不必记挂。速去速回!”
  “知道了大哥。”二叔父和三叔告辞而去。
  老爹似乎又在院子里站了许久,只无声息,外面越来越静。

  弘德早睡着了,鼾声从被窝里一阵阵响起,困意渐渐袭上来,我不觉也睡了过去。
  日期:2016-01-26 00:20:00
  翌日清晨,老爹要进城上班,嘱咐我至少躺一天才能动,晚上他要回来。家里做饭伺候我的任务自然要交给弘德。
  我闲在床上无聊,就把六相全功来练,伤在皮肉,并不影响调息运气。一天下来,神清气爽,头疼已经不再有了,高烧应该也是退了,脚踝上伤口的痛楚也变得轻微几不可查。
  弘德帮我换疮药的时候,解开绷带,我瞧见伤口处都已经结痂了,心情不由得大好。

  吃过晚饭,老爹还没有到家。
  我又练了一遍气,收功时候,夜色已沉,老爹仍然没有回来。我伸头往窗外瞧了瞧,天上月亮正圆,却有大片乌云相遮,心中不由得升起一阵不安来。我试了试腿,感觉脚踝伤口已经无碍,便穿了衣服,下了床。
  弘德看见,道:“哥,你要干啥去?”
  我道:“咱爹到现在还没有回来,我想出去迎迎。”
  弘德道:“咱爹不叫你乱动!”
  我道:“已经差不多好了。你在家里待着吧。”

  不由弘德分说,我快步出了屋子。弘德在身后叫道:“哥,你让我自己在家,要吓死我啊!”
  我说:“猫王留家里陪你!”
  弘德这才踏实无话。
  日期:2016-01-26 00:22:00

  出了院子,到了村道上,我从北头一直走到南头,也没有迎着老爹,沿途踪影全无!
  我又顺着去城里的大路走,直来到颍上镇颍水大桥,依旧是没有遇见老爹。
  我心中越发的不安,真不知道要继续往前走,还是在桥上等一会儿又或者是回陈家村去,正觉心烦意乱,耳朵里突然听到一阵呻*声!
  那声音很低,“啊啊哦哦”的,时断时续,像是十分痛苦,又像是极其舒畅。
  我又惊又奇,不由得屏气凝神,仔细去听……须臾,我终于分辨出那声音的来处——就在颍水大桥的下面!
  我立即往桥梯那边走去,悄然落阶,在黑暗中摸索到桥下,一边寻着声音,一边瞪大了眼睛去看。
  很快,我就发现大桥东四孔里隐隐约约有个影子在晃,而且声音就是从那里来的!
  颍水大桥东西跨河而建,两侧各有六个桥孔,大小不一,东四孔是有水的,不过水也不深,天热的时候,常常有孩子去那里洗澡。
  但是现在已经是深秋了,夜里相当的凉,怎么会有人来这里?
  我把脚步踩得极轻,缓缓往东四孔那便靠近,只几步,便有一股浓郁的腥味冲进鼻子里来,我心头剧震:昨天夜里我嗅到的那股腥味和现在的一模一样!
  日期:2016-01-26 00:26:00
  我止住了步子,一颗心砰砰乱跳,昨天夜里差点丧命的情形记忆犹新,现在还要过去?
  “啊——啊——”
  那呻*声仍在继续,我终究还是按捺不住内心的好奇,又朝那声音来处走了过去。
  东四孔越发的近了,天边乌云似乎飘动开来,月光不受阻隔,洒下一片清辉,斜向照在桥孔里——我瞧见没有水的东五孔里凌乱的扔着几件衣服,东四孔里则是明晃晃的一片水,水上还有个白花花的身子在剧烈的耸动!
  我瞪大了眼睛,也惊愕到了极点,那竟然是个浑身上下一*丝*不*挂的男人!
  那些呻*声也正是他传出来的!
  他这是在做什么?
  我癔碍了半天,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忽然间那男人大吼一声,身子猛然抽搐,片刻后又吟哦似的叫了几声,便一动不动了。
  我吓了一大跳,以为那人死了,正要过去看,却听见水声“哗哗”,气泡“咕咕”的直往上冒,好似汤滚了一般!
  我正觉诡异,那水却又平静了,那男人也缓缓爬了起来,往东五孔走去——竟没有死!
  他“窸窸窣窣”的把衣服给穿上,然后走了出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