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204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许二爷挠了挠头,说唉,女徒弟和男徒弟终究还是不一样的,收个男徒弟,可以放心大胆地操练他,反正皮糙肉厚;至于女徒弟,唉……
  我也不知道这老头儿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感慨,您好歹也是一国家高级退休干部,咱说话,能不能文明一点儿?
  两人沉默了一番,而这时许二爷突然开口说道:“我也是刚刚发现的,虫虫她的人格还有些不完整,很容易就产生自我认知的错误,有可能导致意识消失;不用我既然收了她当做徒弟,自然就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所以你得答应我一件事情  。”
  我说您请讲,我尽量去做。
  许二爷说你要是真的喜欢虫虫,我也不反对你追她,不过你小子可别跟我见异思迁,见到漂亮小姑娘就心花怒放,拣了芝麻,丢了西瓜。
  我苦笑,说弱水三千,只取一瓢,若是能够得到虫虫的喜欢和认可,我的眼中,又怎么可能容得下别的女人?
  许二爷说你这句话,我可记得了,如果有一天虫虫对你动情了,你小子又抛弃了她,那个时候,不用她说话,我直接把你给阉了,信不信?

  我说老爷子,好歹咱们也是最先认识的,虫虫还是我介绍给你的,你不用弄得我跟见岳父大人一样吧?
  听到我的话,许二爷也忍不住笑了,说一开始呢,我觉得你小子哪儿都不顺眼,要本事没本事,要相貌没相貌,怎么可能配得上虫虫呢,不过回头一看,哎,发现你小子还是有点儿优点的。
  我有些激动,说是什么?
  他想了一下,郑重其事地说道:“嗯,就是脸皮厚。”
  脸皮厚?
  皮厚?
  厚?

  我不知道虫虫到底有什么魅力,能够让眼界奇高的许二爷在几天之内就喜欢上了这个徒弟,甚至都不忍心拒绝她提出的要求,使得我们在次日得以出发,前往南方省的惠州。
  我们订了飞机票,从晋平的临县栗平飞往南方省南方市,是苗女念念送的我们。
  她送过我们之后,自己就要返回独山苗寨去。
  经过我再三的邀请和挽留,念念最终还是回绝了,她告诉我,这一次的北上之行,是她人生中记忆最为深刻的一段经历,而虫虫姐与我,则是她最重要的朋友,希望日后有机会,还能够重逢。
  虫虫表现得很镇定,与念念在安检口处抱了抱,然后随着我进了候机室。
  我去完洗手间,回来的时候,才发现她的眼睛有些红红的。

  跟念念的分别,让虫虫的情绪有些低落,不愿意说话,而小妖跟虫虫并不算熟悉,所以彼此之间的交流也很少,三人一言不发,闷着等飞机来。
  过了一会儿,小妖主动挑起了话题,说嗨,你是虫虫吧,我叫做陆夭夭,你可以叫我小妖朵朵,也可以叫我小妖。
  虫虫点了点头,说我认识你。
  小妖诧异,说啊,你怎么可能认识我,我们不是第一次见面么?
  虫虫说我们是第一次见面,不过你忘记了,我传承了蚩丽妹大部分的记忆,所以对你并不算陌生。
  啊?

  小妖顿时就诧异了起来,说不会吧,这么说,你就是另外一个蚩丽妹咯?
  虫虫摇了摇头,说我就是我  。
  小妖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来,因为彼此的联系都非常紧密,所以并无隐瞒的必要,所以她就跟虫虫讲起了自己的诞生经历来,试图与虫虫对应,找到一些对于本我的认知。
  没想到两人这么一聊天,才发现她们两人是如此的像——据小妖的讲述,她是草木成精,一开始的时候,与陆左的女儿朵朵两位一体,后来的时候被分离之后,曾经迷失过,最终又找到了自己,而她之所以能够成就人形,却是因为对于朵朵的情感,以及对陆左的……
  说到这里,她突然扭过头来,瞪着我,说女孩子聊悄悄话的时候,你能不能回避一下?
  呃?
  我有些发愣,而虫虫也开口了,说就是,你滚远一点,行不行?
  虫虫的话语不客气,但是我却听出了几分娇嗔的小女儿情态来,止不住地心中一酥,屁颠屁颠儿地跑开。
  我坐在远处,瞧见小妖和虫虫两人从陌生到熟悉,乃至亲昵,仅仅只用二十几分钟的时间。
  这情况让我有些惊诧,觉得这女孩子之间的情感当真是古怪得很,两个刚刚认识的女孩子,怎么可以这般快地就勾搭在了一起,而且还手牵手。
  难道……

  不可能吧,我喜欢的虫虫小姐,你可别变成拉拉啊,你要是真的弯了,我可怎么办啊?
  虽说小妖姑娘看起来的确很鲜嫩可口的样子……
  从在候机室等飞机,到乘坐飞机的整个航程之中,小妖和虫虫一直就黏在一起细声低语,天知道她们到底谈了些什么,只不过瞧见两个明艳可人的女孩儿,一个气质典雅、文静恬淡,一个活泼可爱、娇俏泼辣,却让旁人瞧得眼睛都直了。
  这可比那画着精致淡妆的空姐,还要好看无数倍。
  瞧见这飞机上大半的男人眼睛都直勾勾地,忍不住地朝着两人瞧去,我就恨不得拿个广播来,对着这些暗自咽着口水的男人们说道:“别看了,那个小辣妹是我堂哥的,至于这个带着恬淡笑容的妞儿,归我了!”
  然而我终究没有做出这么二的事情,只是心中暗爽而已。

  飞机抵达了白云机场,小妖打了一个电话,然后带着我们来到了出口处,这时有一辆红色雪弗兰停在了我们面前,司机冲着我们招手。
  再看副驾驶室上面,还坐着一个漂亮的年轻女子。
  那女子打开车门,对小妖说道:“我们三个女孩儿,坐后面吧……”
  我莫名其妙地被推上了副驾驶室,车子开始往前行走,后面的小妖介绍道:“他叫陆言,是陆左的堂弟,这位美女叫做虫虫,敦寨蛊苗的人……”
  开车的那个微胖男人冲我点了点头,笑着说道:“陆言你好。”
  我冲他点了点头,而这时小妖介绍道:“这家伙叫林佑,我旁边这美女,叫做萧璐琪。”
  双方寒暄过后,我坐在副驾驶室那儿,用余光打量旁边的这个男人,心中疑惑,不知道小妖为什么会找这两个不相干的人过来。
  大概是感觉到了我的态度有所保留,小妖笑了笑,说其实都是一家人,小琪子的堂哥,陆言你知道是谁不?
  一家人?
  我诧异,说谁啊?
  小妖微微一笑,说小琪子的父亲叫做萧应忠,是杂毛小道的大伯,你说是不是一家人?
  啊?
  我愣了一下,顿时就笑了起来,说这样啊,原来还真的是一家人呢。
  小妖解释,说陆左以前在南方省,的确有一些根基,不过因为某些原因,有些人没有办法用了,他俩是我之前认识的朋友,十分可靠,又是生面孔,所以就让他们帮着打点拍卖会的相关事宜。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