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146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两人正厮闹的时候,前方小路上一道白光闪过。张慧吓得叫了一声妈呀,猛地踩下刹车,接着就往李睿怀里扑去。
  多亏车速不快,因此刹车后惯性没有太大,两人身子只是稍微往前一冲,很快坐回了原位。李睿低头看时,张慧已经捂着俏脸趴在了自己腿上,又是惊奇又是好笑,往车前望了望,什么都没有,忙拍拍她的肩头,问道:“你怎么啦?”张慧哼哼唧唧的说:“我……我好像轧死狗了,一只白狗……”李睿说:“不会吧,我出去瞧瞧……”说完推开门要出去。张慧却紧紧搂住他的腰不许动,道:“别……别出去,我害怕。”李睿笑道:“怕什么?就算轧死了,不过是条狗,又不是人。”张慧哼道:“那我也害怕啊……”又道:“你怎么说话呢,你太没人性了吧,狗怎么啦,狗也是生命啊,是人类的好朋友,轧死它就行了吗?”李睿结结巴巴的说:“怎么说的……像……像是我轧死的?”张慧嘻嘻笑起来,道:“其实就是你的责任,你不跟我说话,我不就能好好开车了吗?”说完微微起身仰头看他。

  以两人目前的距离,面部相距不过半尺。李睿可以清清楚楚看到张慧俏脸上的可爱笑容,偏巧她此时眯着眼,又稍微侧头,因此他看上去的时候,只觉得大为震撼,眼前这丫头不就是一个小号的丁怡静吗?她的眉毛眼睛以及脸型,不就是丁怡静的翻版吗?发现了这一幕,惊得呆住了,痴痴的瞧着她,心中也彻底明白,丁怡静在自己心目中的影像记忆之深。
  张慧开始还跟他对视,后来见他眼神不对,略略害羞,想要转头,有些舍不得,嗔道:“干吗,看上我啦?这么盯着我瞧?”说完又娇笑起来。李睿见她美眸灵动,一脸娇媚之色,活脱脱就是丁怡静本人,情不自禁,凑头过去吻在了她的脸上。
  张慧吓得呆住了,一动也动不了,就感觉他嘴唇在自己脸上轻轻吻着,心底又羞又怕,哪里说得出话来。
  “嘀嘀嘀……”
  李睿正在如梦似幻的亲吻张慧,冷不防车后传来一阵刺耳的鸣笛声。这声音异常尖利,同时惊醒了二人。
  李睿回过神来,看到自己怀搂女下属正在热吻,只吓得魂飞魄散,急忙推开她,道:“你……我……我不是……”张慧羞答答的坐回自己座位上,目光柔和的看着他,半响也不说话。
  又是几声嘀嘀传来,李睿侧头看去,见是一辆大型的泥头车刚刚绕到张慧这辆轿车的左边超车,心说你直接超车不得了,按喇叭吓唬人算什么本事啊?
  车里气氛很尴尬,两人谁也不说话。

  半响,李睿大着胆子说:“小……小张,我刚……我刚才,不……不是……”张慧嗔道:“不是什么啊?不是故意的?就算不是故意的,你不也亲了我了吗?难道你还想抵赖?”李睿忙道:“我没抵赖,我……我就是……”张慧哼道:“就是什么?瞧你那点胆子,我又没说让你负责。”李睿讪讪陪笑,不敢看她的眼睛。张慧面带笑意看他两眼,道:“你瞧你这点胆子,不就是亲了我两口吗,至于这么害怕吗?人家当领导的直接带女下属去酒店又怎么着了?”李睿微微吃惊,道:“你说什么?谁……谁带着女下属去酒店去了?”张慧说:“就咱们市旅游局啊,一个姓李的副局长带着办公室女下属去省里开会,晚上带人家去酒店了,结果被人瞧见啦。”李睿讪讪的说:“那就太过分了。”张慧哼道:“过分什么啊,人家你情我愿,关外人什么事?”

  李睿想不到这丫头嘴里能说出这种离经叛道的话来,微微诧异,只是看着她。
  张慧对他嘿嘿一笑,略有几分不好意思的说:“你……你刚才干嘛亲我啊?”李睿脑袋里面轰的一声炸开了锅,回想之前,自己似乎是因为看着她实在太像丁怡静,这才忍不住亲过去的,可问题是,自己面对丁怡静本尊的时候为什么没有这种胆子呢?张慧见他不说话,又问了一遍。李睿胡乱说道:“我……稀里糊涂的……就……”张慧哼道:“那可不行。你怎么能稀里糊涂的亲我呢?你肯定是喜欢我,喜欢我对不对?要不然怎么会亲我?”李睿苦笑道:“呃……你魅力确实不小。”张慧听了很开心,笑嘻嘻的看了他一会儿,也忘了之前轧狗的事情,将车子发动,继续前行。

  发生了这么一件令人尴尬的事,李睿实在没脸再跟张慧说话,一路上除去指路外都闭紧了嘴巴。
  车到李睿家单元楼下,李睿要下车了,不能再不说话,硬着头皮跟张慧道谢。张慧表现得倒是很爽快,纤手连连摆动,道:“得得得,趁早别跟我见外,赶紧下车。”李睿自觉很对不起她,想要道歉,却开不了口,只能尴尬的下了车。
  张慧倒车离去,李睿咂吧咂吧嘴巴,似乎还能感受到她口唇的腻滑娇软,再想想她所说的领导带女下属去酒店的事情,暗自犹疑不定,难道这丫头喜欢自己?这是暗示自己还能跟她发生进一步的关系?不然的话,她怎么表现得那么大度,而且还说起这种事呢?
  昨天晚上几乎没怎么睡,此时他已经困得要命,回到家里洗了个澡,倒在席梦思上就睡起来。
  第二天早上,他发现手机里多了一条来自于张慧的短信,发信时间是昨晚十一点多,她写的是:“你是第一个吻我的男人!”
  李睿看到这条短信就脸蛋发烧,也不知道这丫头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是让自己负责吗?可她昨晚上已经说得很明白啦,这种小事她根本没放在心上,甚至暗示自己,只要你情我愿,就算去酒店她都能接受。那她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这天上午,发生了一件大事。不过,这件大事相对于李睿来说没有任何的影响。

  当时,他正陪宋朝阳在郊县调研,市医院的杨萍忽然给他发来短信,告诉他:“你那个女同学的奶奶刚刚去世了。”
  杨萍所说的这个李睿的女同学,自然是指的丁怡静。
  李睿看到这条短信,第一个念头是,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丁怡静肯定会从省城赶回来的,如果自己有那个意愿,说不定今明两天能跟她见个面。可是,正值她悲伤的关头,就算自己跟她见了面,又能说什么?安慰她节哀顺变吗?那还不如不见。佯作对此事不知情?那倒完全没问题,可就是没机会跟她见面了。
  人与人之间的感情或者交情,其实就是由一次次的见面汇聚而成的。有人说了,我网聊,不见面,同样也能交到好朋友甚至结为情侣。那是你不知道,其实每次聊天的时候就等同于是见了一面、一次网络上虚幻的见面。总而言之,越是打交道,两个人的关系才会越来越亲密。总是不见面不说话,那就别想着有任何关系上的进展了。
  抽出空来,李睿给杨萍打去了电话,问她见没见到“我那个同学”。杨萍说暂时没见,又说如果下午还见不到她的话,那么她很可能就不会再来市医院了。李睿想想也是,去世的老太太要去殡仪馆火化,而丁家办理完出院手续等相关后续后,自然会离开医院,丁怡静还去那里干什么?谢过杨萍后,心里另有了打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