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1315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赵喜海摇摇头说,那倒不是,我到市纪委工作的时候,秦书凯已经到普水县来当组织部长了,我只是经常听市纪委的同事们聊起过,秦书凯和王耀中是咱们纪委洪书记最看重的两位,这两人到了下面,各方面的工作也很出色,这次王耀中不就已经被提拔为市纪委监察局局长吗,这可是市纪委的二把手位置,那么烘云托月是不是也要提拔了。
  张富贵听赵喜海这么夸张秦书凯和王耀中两人,脸上立即显出几分不痛快,他有些不温不火的样子说,秦书凯和王耀中各方面的工作很出色,那也就是你们纪委洪书记不了解真实情况,得出的结论,要是洪书记知道这两人在普水的地盘上,都做了哪些好事,他必定不会得出这样的结论。
  赵喜海此时已经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毕竟张富贵一开始就告诉自己,他跟秦书凯是不对眼的,自己自然是不能当着张富贵的面,说秦书凯什么好话,否则,不是让张富贵不快活吗。
  赵喜海赶紧改口说,张书记说的有道理,洪书记必定也是不了解情况,随便说说而已,不过,现在市纪委书记刚刚被调整走,洪书记走了,相信对于秦书凯来说,市里也是少了一个能帮他说话的人,相信,他以后自然会收敛一些,不敢在张书记面前,过份嚣张了。
  张富贵看出赵喜海一心巴结自己的心态,呵呵笑了两声说,赵书记说这话,还有些言之过早,他秦书凯一向是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嚣张惯了的,一时半会的功夫,不接受点教训的话,哪里会学乖呢?

  赵喜海见张富贵这么一说,心知他必定是有下文,于是笑着问张富贵,张书记,有什么好办法,能打击一下秦书凯的嚣张气焰?但是,秦书凯毕竟是纪委出来的干部,我要是直接对此人动手,去查这个人,那么我在纪委也就混不下去了,毕竟一个系统的干部是要相互帮助的,而不是拆台的,这个道理张书记一定是懂的。
  张富贵说,赵书记,你误会了,我肯定不会让你去和秦书凯闹什么不快活,毕竟这也是班子成员,要是秦书凯出事了,对我的影响也是很不好。其实,秦书凯敢把腰杆站的这么直,无非是在普水这边已经培养了一批所谓的自己人,只要他那些爪牙没有了,他就是想要得瑟也得瑟不起来。
  赵喜海听张富贵这么一说,立即明白张富贵话里的意思,他笑着说,以前,秦书凯有王耀中帮他,谁跟他作对,王耀中这个纪委书记就查处谁,现在这纪委书记换成了我,哪里还有干部敢不听你张书记的话,你说是不是这个理?
  张富贵见赵喜海也算是聪明,不用自己费太多的口舌,已经明白自己话里的意思,于是笑着说,不管怎么样,你赵书记来了,我可就省心多了,这普水就是咱们兄弟的地盘,往后,吃香的,喝辣的,只要有我的一份,我自然是少不了兄弟你的好处。
  赵喜海巴结张富贵也不过是为了能让张富贵把自己当成自己人,以后不管是捞好处也好,升迁提拔也好,总会顺当些,现在见张富贵主动表态,心里也是相当高兴。

  赵喜海一副掏心掏肺的口气说,张书记,我到普水来当纪委书记,也是诚心的想要干几件实事,我的前任王耀中书记,在普水呆了几年多,就因为办了几个铁案,这次被提拔为咱们纪委系统里最年轻的正处级干部,我现在既然接替了这个位置,肯定也想要好好干,争取弄几个大案子,这样一来,对我以后的仕途发展也有好处。
  话是这么说,赵喜海知道,做事是需要的,但是和张富贵以及上面的干部搞好关系才是关键的。凡做官非常成功的人,一般不是做事业成功,而是为上级长官服务做得非常成功。在中国做官的最大特色是跟对上司,那是因为官吏的考核与任免,主要不在于他们有多少政绩,而在于他们与上司关系的密切程度,搞掂了上司,就等于戴稳了乌纱帽。所以,要把“报喜不报忧”、“欺上压下”作为做官的铁律牢牢记住,做到与上级交往突出一个“谄”字(即:谄媚),与下级交往突出一个“渎”字(即:轻慢)。

  张富贵点头说,赵书记,你有这样的想法是正确的,一个干部如果不想进步,那就不要进了官场,做官的目的是什么?是利益和职位,你放心,只要你想干工作,我会全力支持你的。
  张富贵说的很实际,现在做官的目的其实就是利益,不知疲倦地攫取各种利益。虽然现在老百姓把这叫**,但做官的99.99%的不这样看问题,而是把这一点看作再顺理成章不过的事情。你不但要明确的把攫取各种利益作为当官的目的,而且要作为唯一的目的。你务必要时时想到:你的领导想方设法提拔你,是因为你能给他带来利益;你的下属心甘情愿服从你,也是因为你能给他带来利益;你周围的同僚朋友时时处处关照你,是因为你能给他们带来利益。对一些不义之财,万一你良心发现,自己也可以不要,但属于别人名下的你必须给。记住,一旦你把攫取利益这个目的一模糊或放弃了,你为官也就离失败不远了。

  张富贵说这话的时候,心里却是另外一种想法,他心里清楚,纪委书记王耀中走之前,王耀中手里的县纪委就是秦书凯对付跟他作对的人手里的一把刀,尽管握刀的人是王耀中,真正控制刀砍向哪个方向的,却是秦书凯。
  现在,这把刀的控制权落到了自己的手里,只要自己把赵喜海哄好了,还怕他不顺着自己的心意,把刀砍向自己想要的方向吗。张富贵对赵喜海说,赵书记,其实,眼下就有两个人,只要是纪委认真查处,必定有收获,而且这两人的问题肯定不会少。
  赵喜海听了这话,知道张富贵给自己提供信息来了,也是给自己送政绩来了,立即很有兴趣的样子问张富贵,张书记,哪两个人?具体什么位置?什么情况?
  张富贵说,赵书记,这两人都是秦书凯手下的得力干将,一个叫周德东,另一个叫赵晨阳。
  赵喜海瞪着一双眼睛等着张富贵说下去。
 
  张富贵于是介绍说,周德东的问题,比较复杂,我只是凭借感觉,此人必定不简单,在秦书凯的手里,不到两年的功夫,从乡长到组织部的常务副部长,到河流乡的丨党丨委书记,这一路提拔,必定是有其中的弯弯道,但是这个人现在位置比较特殊,所以可以暗中调查。
  张富贵继续说,现在最好下手的反而是赵晨阳,此人在开发区是还一天的亲信,分管基础建设这块,这每年很多亿的工程招标,全都由他说了算,他即便是从中抽千分之一的好处费,这里头的黑色收入也是很可观的,我看,这个赵晨阳只要一查,必定是个大案,因为开发区这一年多来,上亿的大项目有很多,这赵晨阳的涉案金额还会少吗?
  赵喜海听张富贵提供这么重要的线索,有些喜出望外的对张富贵说,谢谢张书记提点,你放心,我上任后头一件大事,就吩咐手下人紧紧的盯住这两人,争取尽早抓到两人的犯罪证据,拔下这两个秦书凯的爪牙,只要把这两人之中的一个人办了,那么秦书凯也就听话了。
  张富贵说了半天,等的就是赵喜海这句话,现在终于听到了,他也抑制不住内心的高兴,高高的举起酒杯,大声冲着赵喜海说,兄弟,我先祝你马到成功,在全市纪委系统大出成绩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