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203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说蚩丽妹爱上洛十八,是因为洛十八一招将她给败了,我若是对上虫虫,估计躺在地上的是我,哪里还能生出情愫来?
  小妖噗嗤一笑,说得了,既然是你侬我侬的爱情,我就不阻拦了,不过我可不跟你去啊。
  我说为什么,小妖说我瞧见许映愚那个老古板就心疼,揪心的疼。
  我有点儿奇怪,这小丫头给我的感觉,是天不怕地不怕,人许二爷一和和气气的老头儿,她咋就害怕了呢?
  不过说起来,我也挺怵那老爷子的,感觉他笑容平淡,然而眼神却犀利如刀。
  到底是做过大事的人,跟咱小老百姓就是不一样。
  我并没有立刻出发,而是留小妖在我家住了一夜,次日清晨方才出发,前往敦寨。
  我走的时候,带上了杨操邮寄过来的身份证,抵达敦寨的时候,瞧见虫虫正在那晒谷场上面修行,她做的是一种类似于瑜伽一般的功法,行动缓缓,身体和四肢扭曲到了极限,而念念则蹲在旁边的地上,一脸羡慕地瞧着。
  虫虫穿了一件蜡染的小褂子,本来就挺清凉的,再加上这种修身的固体动作,那身材简直能够让人直流鼻血。
  我在旁边瞧了好一会儿,都愣住了,知道念念拿石头过来扔我,方才回过神来。
  瞧见我来了,虫虫收了功,走过来,问我什么事?
  我拿出那两张身份证,递给她们,说这证件是真的,你们拿着,以后干嘛都会方便一些  。
  虫虫不接,而念念则一把抢了过来,说有了这东西,我回去就方便多了。
  我问她什么时候走,念念告诉我,说定了后天。

  我说要不然你也跟着你虫虫姐在这里修行呗,多少也有一个伴儿?
  念念苦笑,说我倒是想,不过许二爷挑徒弟的眼光太高了,像我这样的,根本没有可塑性,他老人家也不愿意留。
  我似乎问到了伤心处,慌忙转移话题,讲了几句之后,念念瞧了我一眼,笑了,说得,你们两个聊吧,我不给你们当电灯泡了。
  说着话,她就跑到屋子里去了。

  我有些尴尬地看着她的背影,然后回过头来,对着刚刚晨练、热气腾腾的虫虫说道:“许二爷不在家啊?”
  虫虫说师父扫墓去了。
  我揉了揉鼻子,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她瞧见我这横竖为难的模样,不由得笑了,说你来还有什么事情么?有事就说话,别藏着掖着,怪里怪气的。
  我嘿嘿一笑,说还真的有一个事情,想过来找你商量一下,不过看你在这里挺充实的,又不知道怎么开口。
  虫虫瞧见我这磨叽样儿,秀眉一竖,说你别绕圈子,直说什么事。
  我瞧见她有些恼怒的表情,赶忙说道:“事情是这样的,我跟陆左在茶荏巴错分手的时候,他曾经交代我三件事情,第一件我已经办到了,是征得了你师父的允许,拿走牌位;第二件,小妖姑娘昨天回来了,通过一朋友联系到了我;至于第三件,小妖姑娘告诉我,说一个星期后,在南方省的惠州,有一个拍卖会,可能跟虎皮猫大人有关。”
  她看了我,说原来你过来,是特意来跟我道别的啊?
  我摇了摇头,说不是,怎么讲呢,这件事情特别复杂,我们昨天傍晚的时候,小妖姑娘还跟一个人起了冲突,后来她告诉我,说那人是黑手双城陈志程的手下。所以我觉得我和她去,未必能够完成任务,所以想过来找你,问一问你能不能跟着过去帮一下忙……
  虫虫诧异,说为什么会找到我呢?
  我低下头,嘀咕道:“因为……你是我在这世界上,最信任的人。”

  说着话的时候,我的心扑通扑通地跳,面红耳赤的,头都没敢抬,生怕她拒绝,然而过了好一会儿之后,突然听到她柔柔地说道:“这件事情,我也不知道能否答应你,需要问一下师父才行。”
  我抬起头来,惊喜地说道:“这么说,你是答应咯?”
  虫虫说我没有答应了,不是说还得问一下我师父么?
  我的心欢喜得快要炸了,高兴地说道:“如果许二爷同意了,你就能够跟我一起去,是不是这样?”
  她点头,说对,如果能够帮忙的话,我没有问题。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她的话语,我有一种从这儿跳到你田里去,滚一圈的冲动。
  太棒了!

  我一直都不太想跟许二爷碰面,因为害怕直面他那能够洞彻人心的目光。
  然而因为邀请虫虫帮忙的事情,所以不得不等待他的回来。
  老头是中午十一点多钟回来的,这时念念已经做好了午饭,我理所当然地被邀请一起,吃饭的时候,我一直低着头,没说话,等到虫虫将我的事情跟老头儿说起的时候,他才诧异地抬起头来,说啊,那屈阳被人给算计了?
  我有点儿听不明白,说谁,屈阳又是哪位?
  许二爷拍了一下额头,说哦,对,他现在的名字叫做“虎皮猫大人”,唉,这人真走极端,好短短的名儿,为什么叫这么长?
  我脑子里思索着,感觉屈阳这名字好像很熟悉,不知道听谁说起过,不过仔细一想,却又找不到根源  。
  许二爷没有再说话,而是继续吃饭,完了之后,放下碗筷,对我说道:“你跟我出来。”
  我跟着许二爷来到了打谷场前,在黑乎乎的木头矮板凳上坐下,他像个乡下老头儿一般掏出了一杆旱烟来,慢条斯理地点燃了烟,深深写了一口气,然后对我说道:“你应该知道虫虫的身份吧?”
  我说您指的是什么?
  许二爷眉头一扬,说就是她的来历,你应该是知道的,对吧?
  我点头,说对,事实上,我还曾经跟蚩丽妹的小妹蚩丽花、以及她的徒弟雪瑞保证过,会让她形成自己真正的人格,从而能够不至于精神分裂,消失于这世间。
  许二爷抽着旱烟,说你既然知道她不是真正的女人,为什么还对她有那个意思?
  我没想到这老爷子居然会单刀直入,直至内心,顿时就僵住了。
  他看我没有说话,眉头一扬,说你小子是不是看着虫虫漂亮,就起了那色心?
  呃……
  我心中郁闷,没有办法,只有将我与虫虫之间的关系,跟这老爷子一一说来,甚至还将雪瑞当初拜托我与虫虫谈恋爱的事情,也一并讲出。
  我最后告诉他,说我之所以喜欢上虫虫,并不是因为她有多漂亮,或者有多特殊,事实上在此之前,我也有过无数次的挣扎和犹豫,然而最终还是被她的单纯、善良和对我的关心说感动。
  爱就是爱,是单纯的喜欢,是发自内心的感受,是人和人之间的情感牵连,与其它的东西无关。
  听到我说完这些,许二爷沉默了许久,然后说道:“为什么她会觉得你跟洛十八很像?拜托,我看来看去,也没有觉得你跟洛十八有任何相像的地方啊?”
  呃,大爷,咱们说动这么动感情的事情时,能不能别岔开话题?
  我好不容易酝酿的感情顿时就给许二爷这一句话给弄散了,我哭笑不得地说道:“呃,这个啊,我又没有见过洛十八,怎么知道哪里相像?再说了,这个问题,你不是应该去问一下虫虫么?”
  日期:2015-12-01 18: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