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1313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赵海喜听后哈哈大笑说,张书记,吃饭现在可是很小的事情,饭后兄弟之间再好好的来一把。
  张富贵听了这话,倒是没敢搭腔,说起来,张富贵以前的确是有些赌瘾的,但是自从有过一次不能对外人言的教训后,张富贵倒是戒赌好几年了。那还是张富贵在市财政局当处长的时候,一天晚上,跟一帮朋友赌的正欢的时候,正好被抓赌的丨警丨察当场破门而入,带回了派出所审问。
  张富贵当时不敢说出自己的真实姓名,毕竟,自己作为国家公职人员,参与赌博是极其不光彩的行为,如果一旦被单位领导或者是外人知道的话,对于自己的个人形象会有很大的贬损,很有可能影响以后的仕途发展。

  因此,当丨警丨察问张富贵的姓名时,他随口编了个假名字,没想到丨警丨察却要他家人拿身份证来交过罚金后,才能放人,这下张富贵傻了眼,如果不通知家人拿身份证过来,自己就走不了,可是如果拿了身份证过来,自己一个堂堂的市财政局处长,因为赌博被抓,还当着丨警丨察的面撒谎,这件事明天必定会成为普安市官场一大爆炸性新闻。
  这样想着,张富贵不由左右为难起来,眼见着其他赌友都听了丨警丨察的招呼,打电话让家人拿钱带着身份证过来带人,他却没有动静,累了半夜的丨警丨察也急着赶回家休息,于是对张富贵也没什么好脸色,照着张富贵就是狠狠的踹了一脚,嘴里骂骂咧咧的说,你小子,有本事赌,怎么就没脸打电话叫家里人拿罚金过来赎你出去,这时候要脸面起来了,你这种人以上了赌桌就记不住什么是脸面了吧?

  张富贵哪里受过这样的侮辱,要是在平常,要是有小丨警丨察敢这样欺负自己,张富贵肯定立即回敬这个有眼不识泰山的家伙两巴掌,可是眼下自己是虎落平阳被犬欺,也只有忍了。
  有时候,人到了一定地步,就没法谈什么尊严之类的字眼,比如说在丨警丨察的眼里,只要是干了些坏事的人,那都是社会的渣子,对于人渣还有什么好客气的,本身就不要脸的人,你给他面子,他都认为你是怕他呢。
  就像人一旦到了医生面前,根本就谈不上什么尊严,隐啊私之类的字眼,只要是身体有什么疾病,医生让你躺下检查身体,你一定不敢站着,一声让你脱掉上衣,你也别想脱裤子,到了那种特定的环境里,身体只是一个道具而已,而且是别人手里的道具,似乎这身体反而是跟你无关的。
  张富贵当天在丨警丨察局里所受到的待遇,基本上跟尊严两个字无关,丨警丨察们哪里知道,眼前的这位是堂堂的市财政局某处长,到了他们的地盘,任何人都成了他们的下酒菜,眼见张富贵眉头紧锁,似乎在想办法,却一直不肯打电话给家人。几个丨警丨察就围着他取笑起来。
  有个丨警丨察说张富贵正在思索的造型还真有点像一个很有名的雕塑,“思索者,只是上身穿着衣服,有点不妥当。张富贵也见过“思索者”雕像的图片,当时他蹲坐在丨警丨察局的墙角处,一只手托着脑袋思考的样子,倒也确实跟那副图像有几分相似。
  丨警丨察们开玩笑的时候,就有个丨警丨察说,干脆把他的上衣脱下,说不定这下更像些。
  于是真有人上来假装要动手脱去张富贵的上衣,吓的张富贵大声抗议说,我只不过是赌博被你们抓到而已,交了罚款自然可以出去,你们这样做,却是在侮辱人格,你们要是敢胡来,我就向你们的领导举报你们。
  一个丨警丨察的小头目见张富贵穿衣还算上档次,说话也像是有些地位的人,于是上来打圆场说,这位兄弟,咱们今晚都忙乎了半天了,大家都想要早点回家休息,你要是总是这么坚持不打电话给家里人过来把你带回去,我们也得在这里陪着,这样大家都受累,我看,你这个事情想要隐瞒家人也是瞒不住的,与其让家里人因为找不到你,到丨警丨察局报警,你不如赶紧打电话说一声,解释一下,这事情也就算是结了。

  张富贵听丨警丨察的小头目说的话也有几分道理,如果就这么一直拖着,到了天亮,说不定要丢更大的人,本来自己就是因为不想要丢脸,才坚持不打电话,经此人这么一提醒,他思想斗争了一会,决定拨打岳父的电话,请他过来处理此事。
  毕竟岳父是有个很多经历的人,他身在官场,了解官场,也了解社会,最重要的是,他但是有一定的社会关系,这些资源说不定能帮助自己在没有任何宣扬的情况下,很好的摆平眼下的这件事,让这件事不会对自己的工作和生活产生影响。
  就这样,张富贵踌躇着拨通了岳父的手机号码,电话一接通,张富贵就主动开口说,爸,我是张广全啊,我现在因为赌钱被公丨安丨局的人给抓了,他们要家人带身份证才肯放人啊。
  张富贵的岳父何等精明,听到女婿在电话里自己给自己换了个名字,立即就联想到了张富贵所处的环境,尽管他心里对张富贵怒其不争,为了女儿,他还是当即发动自己的关系网络,在凌晨之前,疏通关系,把张富贵弄了出来。
  这次的事情过后,岳父跟张富贵长谈了一次,岳父说,这官场中人,最珍贵的就是名声二字,要知道在官场混,一不要什么技术,二不评什么职称,一级级的往上提拔,在能力相当的基础上,最重要的就是看个人的名声到底谁更好。
  如果张富贵不改掉自己好赌的习惯,只怕以后,迟早会因为这件事断送了自己的前程,张富贵听了岳父的教诲后,当即表示,自己一定痛改前非,绝对不会再把自己陷入如此不堪境地。
  正是因为岳父想要帮助张富贵戒掉赌瘾,因此建议张富贵当初去了乡下当驻村指导员,一来,乡下的环境比较单纯些,张富贵到了那里没有周围赌友的诱啊惑,戒掉也方便些;二来,也是为了张富贵仕途发展的需要,只要在乡下呆两年,上来的时候,顺便提拔一下,也就是顺其自然的事情了。
  这件事说起来,已经有些年头了,可是对于张富贵来说,那一次的侮辱却是终身难忘,这么多年,没上赌是场,眼见老朋友赵喜海一见面就提及彼此想熟的老把戏,他心里不免有些感慨万分。
  现在的张富贵早已不复当年毛头小伙子的冲动,赌钱这种事,他自信还是能控制住自己的想法的,见赵喜海提到这个话题,他微微一笑说,那都是年轻时候,无事可做,找些乐子,这都多大岁数了,还玩那小孩子的把戏,我是许久不玩了,你以后也别在我面前提这档子事情了,明白吗?
  赵喜海原本也是随口一说,毕竟他和张富贵之间的交情,源于牌场,发展于牌场,两位老牌友见面,自然而然的提及这方面话题,才能引起共同的兴趣,现在见张富贵一脸正经的模样,赵海喜似乎是意识到,目前双方角色的变换,此时两人是上下级关系,自己怎么还能像以前在牌桌上一样,口无遮拦呢。
  日期:2016-01-25 18: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