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123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大周一的刚刚上班,就碰上死人挡路,放到谁身上心情也好不了。李睿倒也没有生气,只是心里有些别扭,但还是心平气和的说:“大姐,你可别这么叫。你们这是发生什么事情了?怎么……怎么跑到宾馆这边来了?”那妇女已经是泣不成声,边哭边说:“我男人他死的惨啊,被人活活打死了……呜,惨呐……”
  她旁边那个戴眼镜的男子见她半天说不出一句有用的话来,只得站起来对李睿说:“市领导,我们这也是实在没办法啊,要不然绝对不敢跑到这儿来拦你们的车。我姐夫他死得冤啊。我替我们这些人给你道歉了。”说完连连鞠躬。李睿忙拦住他说:“你先别急着道歉,把事情说清楚。”这男子道:“我嘴巴笨,也说不清。你看,我们这里有个状纸,你看看吧……”说完从兜里摸出一张叠得皱巴巴的纸,打开来递给他。

  李睿接到手里,目光如电,一目十行,很快就把纸上写的情况看明白了。
  原来,这是一家居住在市南区老国棉三厂家属院的普通居民,男的叫孙小宝,女的叫王爱玲。一家人生活虽不富裕,但也和和美美。去年底,孙小宝家所在的家属院被青阳市本土房地产开发商、建工集团麾下的韩水房地产分公司征用拆迁,用作高档写字楼建设。可是呢,开发商给出的拆迁补偿款极低,除去每平米三千八百元外没有其余任何的补偿,而实际上,市内三区的平均房价已经达到六千左右了。也就是说,家属院的居民们搬走以后用手里的拆迁款根本就买不起房住。就因为这个,家属院几百户居民全都不答应。后来开发商答应他们每平米涨到四千二,并且每户多给算出差不多十分之一的房屋面积,家属院的居民们才陆陆续续答应,先后签了拆迁协议。

  到孙小宝这儿的时候,他从已经签了拆迁协议的老同事那里听说,开发商答应的追加条款全都是骗人的,并没有写到协议里面。孙小宝当然就不答应了,拒绝签订协议。这之后,先是市南区政府拆迁办的工作人员上门给他做工作,后来是开发商的人上门做工作,孙小宝是怎么都不答应。开发商眼看没办法,就雇佣了一批地痞流盲作为拆迁队天天上门恐吓威胁。在这个过程中,孙小宝身边有些未签协议的邻居撑不住了,老老实实地签了协议,只有孙小宝与仅有的几家还在撑着。到了今年,矛盾激化,拆迁队的人放话出来说,谁再不签协议就直接打死,就算打死了,一条命不过三十万就能摆平。孙小宝听说这消息以后,就在家里准备了棍棒自卫,然后在今年的六七月份,跟拆迁队打了三四次架,互有损伤。拆迁队一直放话说要整死他。

  就在上周四晚上,孙小宝出去买酱油,一直没回来。王爱玲出去找他,发现他倒在了胡同口儿,叫来急救车的时候,人已经没救了。医院给出来的验尸报告是:无明显外伤,系急性热射病晕厥休克致死。王爱玲还有一干亲戚朋友当然不会相信这种死因,怀疑孙小宝是被拆迁队的人偷偷打死了,于是告上区公丨安丨分局,但公丨安丨局见到医院的验尸报告后并不管,说是自然死亡,公丨安丨局管不着。王爱玲无处说理,就跟亲戚们带着孙小宝的尸体去市南区政府门口闹,结果被区政府派出警力将他们拘回家里,并且警告他们,要是再闹,就拘留。

  王爱玲的弟弟,也就是眼前这个戴眼镜的男子,叫王国放,出主意说,既然区政府不管,那就去市政府。大家都同意他的意见。可谁知道,他们队伍刚从家里出发,就让市南区政府的警车给拦回来了,警告他们,要是敢上丨访丨,那就全部抓起来扔进看守所里去。
  李睿看完后叹了口气,近年来,随着全国风风火火的城市建设,各地因为征地拆迁产生的命案不在少数,哪个城市要是没有因为拆迁死过人,就显得不是大城市似的,不过青阳还好,一直没有因为拆迁死过人。可是,这个美好的记录被眼前的孙小宝破坏了。当然,这也不能说是他的责任。皱眉问道:“那你们怎么又找到这儿来了?”
  王国放便给他解释了一番。
  被区政府拦截后,王爱玲一心要给孙小宝讨个公道,当然不会怕丨警丨察的恐吓,可是也不能再乱哄哄的往外跑,免得再被拦回来。孙王两家亲戚里面就王国放见过世面,于是就叫他出去打听该怎么办。后来有个热心的老头,当过市委的门房,指点他说,你们这样不行,乱哄哄的到哪都得被轰出去,而且你们这样闹也见不到大领导,你们啊,就学古代拦轿喊冤的例子,去拦市委书记的车吧。他的车也好认,只要拦住他的车,这事他就算知道了,多少会给你们点说法。

  这老头不知道怎么的,知道宋朝阳住在青阳宾馆里面,就指点王国放他们来青阳宾馆门口拦车。于是王国放他们一家子今天起了个大早,半夜里开车出来,在青阳宾馆附近等着,等市委一号车开进去以后,就把孙小宝的尸体搬出来,一家人也都过来摆起喊冤的场面。也是他们运气好,今天青阳宾馆的保安不知道干嘛去了,没在岗上,他们这才最终成功拦下了一号车。
  李睿问道:“验尸报告上的‘热射病’,怎么从来没听说过?这是什么病?能死人吗?”王国放说:“医生解释说是一种最新型的病,跟天气太热有关系,体质差的人受热过多,就可能中暑,严重的会休克死亡。”李睿问:“哦,既然有这种可能,那你们为什么不信医院的说辞?”王国放说:“我姐夫虽然长得瘦,可是体格很好,一百斤的大米,扛起来就走。何况,他出事的时候是当天晚上,怎么可能被晒着?”李睿听得连连点头。王国放道:“我们怀疑医院被开发商买通了,给出的是一份虚假的死亡报告。”李睿问:“是哪个医院开具的?”王国放说:“是市第四医院,也就是我们市南区医院。”

  李睿想了想,道:“这件事我知道了,会告诉书记的,但是你们在这里挡着也不是个事儿啊。这样吧,你们先回到车里去。而你,跟我们去市委,看看这件事接下来该怎么办,该走哪些程序。你看好不好?”王国放大喜,道:“谢谢,谢谢市领导,您可真是好领导啊。”
  王爱玲听说李睿答应帮忙,也是跪在地上又哭又拜,连连感谢。李睿忙扶她起来,劝说几句,这些人在王国放的指挥下开始撤离。
  宋朝阳坐在车里,眼睛始终盯着他们,见李睿几句话就将他们劝离,暗暗点头。
  等王爱玲等人带着孙小宝的尸体撤离后,李睿让王国放先去市委楼下等着。王国放很有心计,生怕这是李睿在敷衍他们,所以张嘴索要他的手机号。李睿也理解他的苦衷,就把手机号说给了他。王国放记下后才离去。
  这时候,两个保安才嘴里嚼着包子晃晃悠悠走了过来。
  李睿看了他们一眼,也没理会,回到车里,让老周继续开车,然后将这件事原原本本跟宋朝阳说了一遍。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