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99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心中欣喜,迎了上去,说你怎么回来了?
  与前日相比,虫虫的脸上明显多了几分人气,她指着堂屋里的人说道:“你今天不是要帮人治病么,我放心不下,就过来瞧一眼。”
  我一愣,说啊,你还要回去啊?
  虫虫说对,师父交代了,让我夜里再回去。
  我诧异,说什么,什么师父?
  虫虫微微一笑,说我前天夜里的时候,已经拜了许映愚为师父,跟随他一起修行。
  我愣了一下,说不会吧,你还需要拜师?

  虫虫瞪了我一眼,说我为什么不能拜师?我就是我,又不是蚩丽妹,虽然传承了她的记忆,但还是有着许多的偏差,如果能够有一个师父指导的话,一定能够变得更强;而我师父他戎马一生,虽然教过几个徒弟,都不成气候,如今与我有缘,收我当了关门弟子,机会难得,哪里能够错过?
  我摇了摇头,在脑子里面算着——许映愚是洛十八的徒弟,而他还有一个师弟叫做许邦贵,许邦贵有个徒弟叫做龙老兰,龙老兰有个再传弟子叫做陆左,陆左收了个徒弟,那就是我。
  而现在虫虫成为了许映愚的弟子,那么……
  一一得一,二一得二,三八妇女节,五一劳动节——按照敦寨蛊苗的传承来说,虫虫可不就是我的师姑奶奶了?
  杨过和小龙女相差也只有一代,就已经为世间所不容了,我跟虫虫这之间的差距……
  我有些头疼了,这明摆着是不给我机会啊?
  虫虫因为新拜了师父,心情很不错,眉目之间都洋溢着会心的笑容,而我还是有些不敢相信,说那你还要不要继续挑战三十六峒呢?
  她点头,说这是自然,不过并不是现在。
  我说为什么?

  虫虫说当年蚩丽妹北上而来,也是在敦寨蛊苗这儿就截止了啊,我这重走北上路到了这儿,就算是结束了,至于接下来的事情,我需要跟随着师父修行,等到达了一定的境界,然后才会再一次出山,将当年蚩丽妹未尽的野望,给继续完成。
  我苦笑,说那你这算是白河蛊苗的,还算是敦寨蛊苗的啊?
  虫虫说都算啊,总之我就是要成为三十六峒第一人。
  我说你要是就这么一个目的,就别那么麻烦了,陆左现在不是被三十六峒共奉为苗疆蛊王么,你回头把他给败了,事情就结束了。

  虫虫撇了一下嘴,说得了吧,就几个不入流的家伙吹捧两句,陆左就成了苗疆蛊王,这也太儿戏了,你根本就不知道,苗疆三十六峒里面,到底有着多少厉害的角色,只是很多人都隐世不出而已  。
  我没有与她争辩,其实她落下了脚来,让我知道她在哪里,总比在路上漂泊不定要好一些。
  至于辈分这种事情,在敦寨蛊苗之中,反而是最不让人在意。
  你看我除了拜师的时候之外,就没有交过陆左一声师父。
  两人简单交流一阵,便走进了堂屋里去,正在陪着我父亲说话的老刘瞧见我身边的虫虫,顿时就眼前一亮,下意识地站了起来,忍不住地吸了一口气。

  显然他也是给惊艳到了。
  我瞧见老刘这家伙跟他儿子一般,都有那好色的基因,便说道:“老刘,虫虫你应该有见过吧,这一次给你儿子治病的药方,就是她提供的;而她担心我这边手艺不精,特地赶了过来坐镇,所以你放心,令郎一定会康复的。”
  老刘有心上前来握手,又有些自惭形秽,冲着虫虫躬身说道:“多谢虫虫姑娘的援手,刘某自有重谢。”
  虫虫不喜欢跟人交际,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客套话,然后让我带着她来到了后院。
  在那木桶边上,她瞧了一眼正在沉睡之中的小刘,伸手在他脑袋上的孔洞上轻轻抚摸了一下,叹了一口气,说他现在主要的问题,就是余毒未尽,又没有及时治疗,使得这些孔洞都已经存留下来,想要不留痕迹,用药物实在太难。

  我说那怎么办?
  虫虫说你把小红叫开,还是我来吧。
  虫虫是虫池化身,而那虫池的根本,却是传说中的五彩补天石,最富含生命能量的物件,我当时千疮百孔的体内脏器,也是她给补全的,对于这些,倒是小意思。
  我唤出小红,而虫虫则将手掌抵在了小刘的额头之上,深深吸一口气,然后有五彩光华从手心流出,笼罩在了小刘的身上去。
  不多时,那孔洞旁边的肌肉开始快速生长,紧接着却是把里面的腐肉挤开,填得满满。
  再过了一会儿,小刘却是恢复了正常人的模样。
  虫虫弄完之后,回房去回气歇息,而我在吃过午饭之后,将小刘给唤醒。
  瞧见小刘此刻的模样,老刘夫妇顿时就是幸福得老泪纵横,而瞧见镜子里面的自己,小刘也是兴奋得发狂,噗通一下就给我跪了下来,不断地磕头感谢。
  我好言安慰一番,然后写了两张药方,跟他们交待了一下接下来的治疗过程。
  老刘握着我的手,满眼泪花,激动地说道:“陆先生,真的不知道怎么感谢你才好,你说吧,我该怎么做,才能报答你?”
  面对着老刘给我开出的空白支票,我只是淡淡说了两个字。
  不用。

  对,不用,老子就是这么任性,看那张大器狗日的,还有什么说法?
  我不收取任何报酬,这事儿并没有让老刘开心,反而感到一阵慌张  。
  他拉着我的手,说陆先生,怎么回事啊,难道我儿子这病,其实是没救了的?
  我摆手,说不是,小刘这病,大体的病根已经除去了,剩下的就只是调养了,药方和需要讲究的地方,我都跟你说了;这些草药都是店里面能够买得到的,并无任何出奇之处,所以你别担心。
  老刘诧异,说那既然这样子,你为什么不让我们表达一些小小心意呢?
  我摆手,说那天我离开的时候,有个叫张大器的,是不是跟你说了一些不中听的话?
  老刘缓声说道:“张大器是张书记的公子……”
  我平静地说道:“他告诉你,说我做这些,都是在骗钱,那么我偏偏就不收任何费用,我所做的这一些,就算是我跟小刘难兄难弟的情谊了;另外我跟你说一件事情,昨天的时候,我差一点儿被那位张公子送到看守所里面蹲十五天,只是因为骑了没牌照的摩托车……”
  小刘母亲顿时就激动起来,说他怎么可以这样,他若是把陆先生你整进了看守所,我家刘宝可咋办呀?
  我微微一笑,平静地说道:“老刘,我不缺钱,也不想落人口实,所以所谓心意,我看就算了吧,你说呢?”

  老刘顿时就不断摇头,说这怎么行,我这人天生犯贱,不做点儿什么,心里不踏实,觉得没有给孩子留些福报;陆言,你就随便说点东西,我能够办得,一定帮着办。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