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97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这时也想起了这人的名字来,笑了笑,说李东啊,你好。
  这李东是马海波的心腹部下,之前我被关在派出所里面的时候,就是他过来给我送夜宵的,挺不错的一人。
  旁边押着我的那交警愣了一下,说李东,你们认识?
  李东点了点头,然后打量着我们,疑惑地说道:“这到底是什么情况,陆言你是犯了什么事么,怎么会在这儿呢?”
  我耸了耸肩膀,说你问他们呗。
  把我给逮过来的丨警丨察走上前,说李东,是这样的,他在县城里面无证驾驶那无牌摩托车,被我们抓了个正着,根据相关规定,处于十五日的行政拘留……
  李东是熟知当地情况的,一听到了这个,眉头顿时一挑,说你们这是搞什么,这不是在胡闹么?
  他的言语很不客气,那个丨警丨察立刻就恼了,他跟李东本来就不是一个系统的,虽然大家平日里彼此之间给一些面子,但是李东这么简单明了的批驳,却还是让他的脸上有些挂不住,瞪了李东一眼,说我们是按照规章制度和程序办事的,你要是有意见,等你李东做到我的顶头上司,再来对我指手画脚吧。
  他说完话,气呼呼地叫人押着我就走,而李东则在后面跟着过来,说老罗,你这样乱来,会出事的。

  那老罗不阴不阳地说道:“李东,管好你自己就行,我的事情,用不着你担心。”
  说着话,我却是给推搡着进了车,朝着看守所送去。
  我到底还是没有进看守所,在门口的时候,一辆警车将准备办交接手续的丨警丨察老罗给拦了下来。
  李东拦不住,但是马海波却拦得住。
  当瞧见怒气冲冲的马海波从车上跳了下来,一大脚踢在了那汽车驾驶室车门前时,老罗终于慌了,他把车门打开,跳下来立正敬礼,还没有说话,就给马海波一通话给震住了:“罗友文,身为警务人员,驾驶车辆不系安全带,知法犯法,立刻给我停职反省,现在、立刻、马上  !”
  马海波气得浑身直哆嗦,嘴唇发白,而那老罗也给吓到了,嘴唇嚅喏,说马局,不就是没系安全带么,多大点事儿?
  听到这话儿,马海波立刻朝着旁边跟过来的李东喊道:“李东,我命令你,立刻将罗友文的工作证、驾照给扣留……”
  李东冷笑着走了过来,而老罗顿时就慌了,冲着马海波说道:“马局,马局你这是什么意思?”
  马海波指着车里的我,对他说你这又是什么意思呢?

  这个时候老罗也是头发了昏,慌不择言地说道:“马局,这事儿是张书记儿的公子张大器吩咐的,我只是给这小子一个教训而已,并没有真想怎么样……”
  马海波终于雷霆大怒了,指着老罗的鼻子骂道:“张大器吩咐你的?他叫你去吃屎,你是不是也要去?”
  老罗脑子一时间转不过弯来,赔着笑说道:“倒也不是……”
  对于这样滑不溜手的老油条,马海波知道不敲重锤是不行的,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说道:“公器私用,罗友文你好大的胆子啊。那好,你现在就打电话给张大器,问他是不是他指使你干的。若是他承认,一切都还好说;若是他否认了这件事情,你就等着停职查看吧!”
  马海波长期从事刑侦工作,一张马脸又黑又硬,眼神犀利,瞧得老罗心慌意乱,赶忙拿起手机来,拨通了出去。
  几声之后,电话接通,老罗开了扩音,慌里慌张地喊道:“大器啊,我是老罗,今天你交待我的这件事情啊,我说,等等,你……”
  嘟、嘟、嘟……
  老罗开口没几句话,那便直接就把电话给挂了去。
  他再一次拨通了电话,结果发现对方用户已关机,根本就已经接收不到任何信号了。

  瞧见张大器这动静,老罗的脸色一下子就变得狰狞了起来,将那手机恶狠狠地往地上一摔,愤恨难平,一脸悔恨地冲着马海波说道:“马局,我、我,唉……”
  他一声长叹,眼泪都快憋了出来,完全没有先前的那副嚣张模样。
  他似乎想说些什么话儿来挽回,然而却一句话都说不出口,而马海波则根本就不理会他,过来给我开了门,说陆言,走,到我车里面去聊。
  我全程没有说一句话,听了马海波的招呼,下了车,然后上了他车的副驾驶室里去。
  马海波带着我走了,临行前吩咐李东,让他把这边的烂摊子给收拾妥当。
  马海波带着我开了几百米,来到了河边的风雨桥前停下,然后对我说道:“下去走一走?”

  我点头,跟着他走上了风雨桥。
  风雨桥横跨清水江,对岸是著名的学府路,上面有晋平一中、晋平职高和晋平卫校等好几个学校,风雨桥上人来人往,很多人都会来这儿乘凉,逢年过节的时候,还会有歌会,不过现在人很少,我和马海波走在那桥上,他长叹了一口气,对我说道:“唉,对不起,是我队伍没带好,让你受惊了  。”
  我笑了,说主要是我没有做对,让人抓到痛脚,也是没有法子的事情。
  马海波说那摩托车,回头我叫人帮着上了牌照。
  我说这都是小事,我就是过来买点儿药材,以后未必能够用得着。
  他说你用不着,你父亲可不还是常用?对了,你卖的药材,是不是给南方省那个刘老板的儿子给备的?

  我说对,约好明天给他治病,而如果我现在给关到看守所里面去,就用不着了。
  马海波叹了一口气,说今天早上政府办公室那边还打来电话,说南方的李老板是身家亿万的大老板、企业家,让我们照看着点,若是有什么问题,要及时跟进,看看能不能从他手里漏点儿投资出来,搁我们这儿呢,没想到他们又给我弄这么一出。
  我低着头,没有说话,马海波瞧见我情绪不好,低声问道:“你是不是有点儿后悔救活张大器那小子?”
  我说明人面前不说暗话,张大器的蛊毒,是我下的,他若是死了,我这里肯定逃不了——你们或许抓不住我,但肯定会有人断清楚的,如果不救他,那将是我一生的污点,所以救肯定还是得救的。
  马海波叹了一口气,说他其实也是孩子气,就是想给你找点儿不自在,太多的坏心眼倒也没有。
  我笑了,说的确是孩子气,可是我又不是他爹,还真的忍不下来。

  马海波说这样吧,我回头警告一下他,然后跟张书记商量一下,看看能不能把他调到市里去,又或者赶到邻县去,眼不见心不烦。
  我说那是你们的事情,跟我没关系;有时候我还在想,倘若他真的动点儿真格的,我自卫,杀了他就是了,结果总是这么不疼不痒的,弄得难受。
  马海波顿时就黑脸了,说陆言,摆脱你尊重一下我的职业好吧,好歹我也是个丨警丨察,你这么说话合适么?
  我笑了,说我既然没有进看守所,你又亲自出面了,这事儿就算是结了,你别担心,我不会对张大器怎样的,在我眼里,他什么都不是,我不至于为了一两只臭虫而耽误自己的好心情。
  日期:2015-11-29 08:3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