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152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梁健听后,一行人就往那里面走去。一路上,不断有『警』察敲开关着的农户大门,亮出警徽,获得允许后,进去查看一番。
  梁健问村委书记:“一般来这里玩或者租房子的,年轻人多,还是年纪大一点的人多?”
  村委书记说:“年纪大一点的偏多。”
  梁健又问:“那最近,有没有什么年轻人来过,或者说,看上去像混社会的人来过这里?”村委书记听后,先是摇了摇头,片刻后,忽然说:“我们这里没有,不过我前几天,在村口那里确实看到过几个浑身都是纹身,长得五大三粗的男人经过。好像就是三天前吧。”
  三天前,和胡小英失踪的日子只相差了一天多点的时间。时间上,也相对吻合。梁健立即追问:“他们在哪?”
  村委书记被梁健的急切搞得一愣,问:“那几个看上去就不像好人,满脸横肉的,他们不会就是你们要找的人吧?”
  “是不是我们要找的,看了就知道了。快带我们去找他们,他们在哪?”梁健急切起来。村委书记说:“他们不在我们村里面,在村后面的山里面。里面有个茶园,茶园里,去年建了不少新房子,他们好像就住那里面。”
  梁健一听,愈发肯定,胡小英就在那里。姚松喊了四个『警』察,然后由村委书记带路,开了辆车,就往里面茶园奔去。

  路还是泥路,坑坑洼洼,警车底盘低,一路磕磕碰碰,开到距离茶园还有几百米的时候,就不能开了。梁健他们只好下车,步行往里面走去。
  没走多远,梁健他们就看到了那几辆停在一片林子中的军绿色吉普车。吉普车内,一个人也没有。前面是个右转弯,转弯处,密密麻麻的水杉和灌木,将后面的一切遮得严严实实。绕过弯角,抬头就是一片茶园,种植在一座山上,这个季节,正是郁郁葱葱的时候。
  茶园的右边山脚处,有一片连着的木头房子,大概有五六间的样子,造得有点像国外的度假屋。衬着那一片茶园,很有种世外桃源的感觉。
  可此刻,没人有心情去欣赏着片风景。姚松带了两个人往后面绕过去。梁健让已经有五十多岁的村委书记留在这里,然后自己带着另外两个人,直接走了过去。快到门口的时候,中间一间木屋的房门忽然打开了,一个高壮的大汉走了出来,现在才四月份,他却已经穿起了短袖。裸露在外的手臂上,和脖子里,都是红蓝间杂的纹身。
  壮汉目光在梁健和那两个穿着警服的『警』察身上一扫,脸色立即沉了下来,转身将身后的啪地一声关上后,对着梁健他们喊:“你们干什么的?”
  梁健没说话。身后的两个『警』察,上前将警徽一亮,说:“『警』察办案,现在要查看一下你们的屋子,希望你配合一下。”
  壮汉嘿嘿一笑,说:“可以呀!不过,搜查证先拿出来看看。”
  这东西,梁健他们还真没有。不过,特事特办。梁健站在这里,忽然有种感觉,胡小英就在这里。这种感觉很神奇,甚至有些莫名其妙。可是,梁健愿意相信这种直觉。
  他对那两个『警』察下令:“直接搜!”
  壮汉一听,立即变色。直接转身就跑。有了上一次水上明月的教训之后,这一次夏初荣安排来的大部分都是特警,还有一些是刑事办的精英。壮汉一动,那两个特警也动了。一人一边,同时一个箭步上了门前的走廊,两只手几乎是在同一个瞬间,抓住了那个壮汉的两边肩膀。往后一带,硕大的身躯,毫无反抗的就那么砰地一声砸在了地上。而这时,门内也砰砰响了起来。其中一个特警刚将地上的壮汉摁住上了锁铐,门就开了。两个大汉拿着棍子,棒球棍就冲了出来。一出来,就毫不犹豫举起就往两个特警身上招呼。

  梁健怕他们胶着在一起,让屋里的人跑了,虽然后面还有姚松他们,但总归不是很放心。就喊:“速战速决,找人要紧!”
  特警闻言,直接掏出了枪,趁着两个壮汉被惊吓到的瞬间,一人一个上去直接制服,上了锁铐。
  梁健冲进屋里,可屋里并没有胡小英。梁健有些失望。另外两人去了旁边几个屋子,除了这三个大汉,什么人都没有。
  梁健傻在那里,心底自问:难道是他感觉错了?胡小英不在这里?可如果胡小英不在这里,这些人为什么反应这么大?
  梁健走出门,看着最先被制住的那个壮汉,问:“胡小英在哪里?”
  壮汉哼了一声,偏过脸,回答:“我不认识你说的胡小英。”
  “你撒谎!快说,胡小英在哪里?”梁健大喝!他心底的焦急,就好似灶膛中的火,已经越烧越旺,如果不能尽快找到胡小英的话,这灶上的锅子,就要被这把火给烧裂了。
  这时,姚松他们也从后面绕了回来,看了一眼这边的情况后,跟梁健摇了摇头,示意他们什么都没找到。
  梁健有种束手无策的挫败感。他转身进屋,门外姚松会意,朝着那几个特警点头示意。很快,屋外就传来了拷问声和惨叫声。

  梁健站在屋内,这些行为,是不合规矩的。只不过,此刻,他根本顾不上那么多规矩,只想快点找到胡小英。他的目光,烦乱地在屋内扫着。忽然,目光一顿,停在了角落一个单人沙发上。上面有一条丝巾。这条丝巾,梁健见过,分开的那天晚上,胡小英曾带过。
  梁健心里的那口锅里,瞬间就好像是被注入了一勺水,咕噜咕噜地翻滚起来。他跑过去抓住那条丝巾,就冲到外面,盯着那个已经被虐得不轻的大汉,举着手里的丝巾,喝问:“她在哪里?”
  大汉目光落在丝巾上,眼底掠过心虚,但口中依然坚挺着:“我说了,我没听过你所的什么胡小英,更加没见过!”
  梁健冷笑,“好!既然你嘴硬,那我就看看,你能嘴硬到什么时候。”梁健看向姚松他们,说:“我不管你们用什么手段,只要让他开口就行!出了什么问题,我负责!”
  姚松面色微变,一秒后,忽然说:“只要不弄死,怎么弄都行,是吧?”
  梁健眼睛微眯,说:“十分钟,十分钟内他要是不说,那就永远都不用说了!”
  姚松看了梁健一眼,口中却阴阴笑了起来:“好的!放心,十分钟内,我绝对会让他生不如死!”

  可能是此刻梁健和姚松两人的目光太过残忍嗜血,刚才还硬气得很的壮汉,忽然怕了起来。他大喊:“你们想干什么?你们是『警』察!你们这样做是犯法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