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173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在如此强大的压力下美国必然屈服,之后美国就会停止对中国的援助,还会出面逼迫蒋介石向日本认输。松冈认为调解中日矛盾美国是最合适不过的了。真是一环接一环环环相扣。看你们军人撅着腚几年了都未能征服中国,我松冈动动嘴兵不血刃就找到了解决“中国事变”的最佳途径。现在要做的第一步是尽快前往苏联促成四国同盟,然后“衣锦还乡”回到幼年的成长地美国,让美国乖乖地呆着按自己的指令行事。这就是松冈自己理想中的世界和平。那时候全世界人民都会为他松冈的成就而喝彩,他也会成为伟人被世人所世代传颂。

  在松冈那没长几根头发的秃瓢里竟有着这样可怕的想法,这的确也是人类历史上最危险的时刻。试想如果当时世界上四大以侵略著称的国家德、苏、日、意联起手来,再加上罗马利亚、匈牙利、保加利亚、溥仪、汪精卫一群虾兵蟹将,其实力的确不容小觑,足可以与美、英、中等国形成势均力敌。至少第一步四国联手横扫欧亚大陆是不太难办到的事情。值得庆幸的是,希特勒贸然入侵苏联打破了松冈的美梦,逼迫美英视苏联为盟友结成同盟,并最后赢得了战争。

  日期:2016-01-22 22:48:30
  (正文)
  在外务省对外公布签订三国条约的同时,内阁也以近卫首相的名义发出了政府训令。近卫于9月28日通过广播向国民作了关了时局的演说,强调指出“条约的宗旨在于建设大东亚新秩序和恢复世界和平”。随后天皇也颁布了诏书,诏书指明,“三国条约是根据天皇迅速戡定祸乱与恢复和平的殷切轸念签订的”。这是多么伟大、崇高的愿望呀!
  三国同盟缔结的当天,《朝日新闻》在头版头条刊登重要报导:“《三国同盟》,划时代的誓约今天终于达成,万众举杯,山呼万岁。”——去死吧!
  为了宣扬三国同盟,日本还发行了一张题为“三个好朋友”的明信片。图片上来自三国的很多小孩儿在挥舞着国旗,当然伟大的近卫文麿要处在中间的位置,旁边那两个人分别是希特勒和墨索里尼。在日本军人和民众眼里,近卫是日本历史上乃至当时世界上最杰出的政治家,没有之一。
  《三国同盟》签订之后,德国迅速采取措施将之前称呼日本所用的“黄祸”一词从大众文学和官方声明中去掉。在德国人眼中日本是低等民族,与德国人没有任何亲缘关系。从深层次来说,这一联盟从一开始就缺乏互相信任的基础。

  一个明显的现象是在整个战争期间希特勒与东条英机从未见过面,彼此之间也几乎毫无了解。双方都是各怀鬼胎。希特勒曾鼓励日本南进,其目的是希望日本能从太平洋方面牵制美国。反言之日本人的想法也相似,希望美德开战后会使美国把注意力先放在欧洲方面,可以减轻日本在太平洋地区承受的压力。双方真所谓不同床也不同梦。
  在整个战争过程中,德国和日本基本上是在各自为战,在战略上根本没有任何协调。德国和日本都独立地对同盟国发起进攻,他们的资源从来没有集中使用过。如果做一个对比的话,我已经查不出盟国领袖罗斯福和丘吉尔在战争期间见过多少次面,但在五年半的时间里两人之间的信件就有1700封之多,平均每1.18天就要写一封,即使是热恋中的情人也很难做到吧?在战争进程中,如果说德国背叛日本与苏联签订互不侵犯条约导致日本在诺门罕失去了继续战斗下去的勇气还勉强说的过去的话,三国签约之后德国再次贸然进攻苏联不事先通知日本就实在找不到合适的理由。——这极大地伤害了日本的自尊心。后来日本高唱着《为什么受伤害的总是我》向珍珠港发起了突然袭击,同样以牙还牙地不告诉德国。这就是轴心国的所谓联盟,仅仅停留在口头上而已。也可以说,三国同盟没有超出主要追求政略效果的政治协定的范围。服部卓四郎在《大东亚战争全史》这样描述:“虽为军事同盟,但旨在获取政略效果,就实质而言仅为一种政治协定而已。”

  9月20日,前来觐见的近卫文麿要求天皇对同盟条约盖上御玺。天皇表示了自己的不安,他告诫近卫说:“我理解在目前的形势下签订三国条约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但是海军和美国开战会怎么样呢?我听说在军令部组织的兵棋推演中,我们每次都是失败者呀。”看着半天都无言以对的近卫,天皇继续说,“我们可能会陷入极大的困境和黑暗之中。如果在最坏的情况下,首相,你能替朕分担痛苦吗?”

  近卫依旧一屁不放,他为天皇的诚恳感动得留了泪。政治家不是不能掉眼泪,但要掉在合适的时间和合适的场合,而近卫选择的此时此地恰恰是最不恰当的。他的眼泪只能显出自己的无能和无知。看看在日俄战争前夜,焦灼不安的明治天皇连夜召见了伊藤博文,伊藤是用眼泪来回答天皇垂询的吗?——明治时代已经几乎用光了日本人的所有运气。
  大洋彼岸的美国也绝不会无动于衷。三国同盟导致美国总统罗斯福、国务卿赫尔等人难以忍受“日本企图恫吓美国的满腔怒火”。10月5日,海军部长诺克斯在讲话中表示:“该条约是针对美国的,美国的生活方式收到了前所未有的威胁。”赫尔的声明中提出,“德国和日本让人类重新回到了黑暗时代”。10月12日,忍无可忍的罗斯福也终于站出来说话了,“欧洲和亚洲的独裁国家同盟,绝不能阻止我们援助那些正在拼死战斗以抵抗他们的仅存的自由人民”。一周之后他又说,“所谓欧洲和亚洲的新秩序,只不过是一个将要奴役人类的邪恶同盟而已”。

  在举国狂欢的大环境中,仍有几个难得的清醒者。此时的米内光政已经无能为力,后来他形容说:“我们当初反对三国同盟,就像在尼亚加拉大瀑布上游几百米的地方拼命逆流划桨一样。”有人问他如果还在其位会不会反对,米内回答,“肯定,但是肯定会被刺杀。”在写给朋友的一封信中米内说:“魔鬼般的历史在人们的脑海里显现出几千个幻景,使时代的政客跳起疯狂的舞蹈。”这里所说“时代的政客”指的就是近卫和松冈这一帮货。

  之前一样持反对意见的吉田茂感慨地说,“德意日三国同盟使得日本离大战仅仅只有一里路了”。
  还有一个清醒者,他就是之前米内的坚强助手山本五十六。山本写信给同学岛田繁太郎海军大将,“看看三国条约是在什么条件下签署,以及之后是如何进行物资动员的,就知道现在的政府在本末倒置。简直就像小孩子一样,做事只看眼前,不假思索”。
  1940年10月14日,山本在东京见到了西园寺公望的秘书原田熊雄。他对原田说:“三国条约意味着对抗美国,对抗美国也就是对抗整个世界。但是事已至此,作为一名帝国军人,我只能竭尽全力奋勇作战。战争的结局不言而喻:东京将被三次夷为平地,近卫和其他人也会被愤怒的人们撕成碎片。”
  “而我无疑将战死在‘长门’号战列舰上!”山本稍作停顿后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