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1297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郝竹仁赶紧换了口气说,金县长,这犯了错,责任自然是要负的,只不过现在徐局长到任后,在开发区根本就被架空了职权,这样下去,就算是县招商局布置再多的任务,徐局长也是有心无力,我看这件事还是要好好的想办法应付才行,争取让徐友阳能够行使职权。
  金大洲听郝竹仁这么说,心里想到,***,这个时侯不想到保护自己,还是想到争权夺利,简直是一群猪,于是没好气的回了他一句,郝县长,那你说现在该怎么办?难不成你有办法让秦书凯把职权还给徐友阳?
  郝竹仁被金大洲这么一堵,坐在旁边,半天没吭一声,郝竹仁遇到事情,除了激动之外,从没拿出过什么好主意,尤其是跟金大洲在一起的时候,他一切都听金大洲的,毕竟金大洲跟他多年相交,他心里清楚,无论是论官场经验,还是论心计,他都远远不及金大洲的深度,现在徐友阳的事情,更是如此。
  徐友阳见大家都不说话,小心翼翼的低声说,金县长,郝县长,我知道两位极力帮我推到开发区招商局长的位置上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既然我到了这个局长的位置,自然就想要多做事,把工作干好来回报两位领导的知遇之恩,可是现在局面的确不是我这个小人物能控制的,除了秦书凯不待见我,分管主任伍英也从不拿正眼瞧我一眼,底下的两个副局长都是马屁精,根据领导的眼神见风使舵,我说什么话,他们都不放在心上,眼下我在开发区招商局的地位,也就类似于一个办事员,有时候,甚至连办事员都不如,最起码办事员还没有领导带着偏见的眼光看他,我现在是做什么都不对,说什么都不好,所以,这局长的位置,也实在是很难做的。

  徐友阳这么掏心掏肺的说出上面一番话后,首先打动了郝竹仁的心,他带着些悲悯的情绪说,徐局长说的话,我能理解,我估着伍英之所以不待见你,主要是因为你把她的招商局长位置,硬生生的给抢了过来,这样的事情,换了谁,都得在心里记恨一阵子,暂时情况下,你也只能先忍着。
  金大洲见郝竹仁和徐友阳说了半天,都没有说到自己关心的重点,于是有些没好气的说,你们也是干部,也全局看待问题,遇到困难的时候,不要总想着把在责任往别人身上推,就算是秦书凯不待见你,伍英也不待见你,难道你徐局长自己就没什么问题吗,你要是自己不犯错误,别人就是想要找你麻烦,也没有下手的地方。
  郝竹仁听金大洲这么不给徐友阳面子,有些着急的想要帮徐友阳解释,却被金大洲挥挥手打断说,这件事已经这样了,谈再多又有什么意义,我看咱们还是好好想想当前最需要解决的迫切问题吧?俗话说,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今天咱们三人好好的商量一下,怎么才能让开发区配合把今年的招商引资签约一事办好。
  金大洲这么一说,郝竹仁和徐友阳才恍然大悟起来,这招商引资签约大会的事情的确是迫在眉睫,开发区招商局那边要是还不提供材料和数据的话,这事情可就有些来不及了,现在说什么都是次要的,关键是要在市领导面前,把普水县的招商引资工作实绩亮出来,这样才能获得各自想要的效果。
  郝竹仁有些为难的说,金县长,按照目前的形势看,想要开发区那边配合你的工作,难度很大啊。秦书凯那个人在全县那是有名的,做任何事情都有自己的一套,不达到他的目的,根本就不要做事。

  金大洲斜着眼睛瞪了郝竹仁一眼说,如果秦书凯是个听话的人,也就不会有很多事情的发生,再说,如果这件事情难度不大,还要大家伙一起想办法干什么?
  郝竹仁就不说话。
  金大洲看了一眼坐在郝竹仁身边的徐友阳,缓和了一下口气对徐友阳说,徐局长,毕竟你对开发区那边的情况熟悉些,你倒是想想,有什么好主意,能打破现在的这种僵局呢,最好让开发区不得不尽快把材料汇总报上来,让县招商局的人也好早做准备。
  徐友阳看着金大洲期许的目光,心里有了主意,却一时担心考虑不周的情况下,随口说出,会不会又犯错,于是嘴角动动,一副想说又不敢说的样子。

  金大洲看在眼里,冲着徐友阳一挥手说,徐局长要是有什么高见,但说无妨,反正这里坐着的都不是外人,即便是说错了,也无所谓。头脑风暴法才是最好的解决问题的办法。
  徐友阳经金大洲这么一鼓励,似乎胆子也大了些,他低声说,金县长,郝县长,我说的也不一定就是什么好主意,只不过,我琢磨着,把主意说出来,总比没有主意要好些,要是有什么说的不对的地方,还请两位领导别介意。
  金大洲最讨厌人说话磨磨唧唧的,不耐烦的冲着徐友阳摆手说,你尽管说就是了,婆婆妈妈的干嘛。
  徐友阳说,其实,我的主意很简单,那就是以县委县政府的名义直接发文给开发区,让他们准备好招商工作的汇报材料,数据必须要清晰具体,或者直接让县招商局领导和伍英联系一下,用上级对下级布置任务的方式,责令伍英在限定期限内完成汇报任务,如果伍英不汇报或者说和县招商局之间的沟通出问题,那么很多责任县招商局的人也好推卸。

  金大洲听了徐友阳的话,知道这也是自己推卸责任的一个方法,现在自己做了,开发区不配合也没有办法,不禁啧啧称赞说,徐局长,这个主意的确不错,我看,这个办法还真是可行,郝县长,你是什么意见?
  郝竹仁说,金县长,你认为伍英这次看了文件后,会照着文件执行,听了你金县长的话,把汇报材料乖乖的交出来吗?
 
  金大洲不屑的说,很多事很难用应该这么做来评价,但是我想这个开发区,不听我的可以,但是要是不听政府的,这责任可就大了。到时候出问题也就不是我们的问题了。
  郝竹仁听金大洲这么一分析,觉的徐友阳出的这主意还真是不过,于是赶紧说,赶紧说,金县长觉的好就肯定是不错的主意,我早就说过,徐局长是个工作能力很强的人,如果不是开发区那帮人抱成团的欺负他,他一人难敌四拳,有徐局长在开发区招商局任职,不知道要省了金县长多少麻烦。
  金大洲听了郝竹仁的话,有些不悦的说,算了,这件事我心里有数,徐局长的出发点的确是好的,不过,工作方法却还是有很大缺陷,否则也不会陷入这种被动的局面,事情出来后,我已经主动和开发区的伍英沟通过了,又直接向张书记汇报了情况,事情都没能得到很好的解决,目前情况下,事情如何处理那就要等着下面的进展,目前也只能这样了。
  徐友阳见自己想出的主意,两位领导都表示满意,想到自己即将要被处分的事情,他看了郝竹仁一眼,低声说,郝县长,我的事情……
  郝竹仁立即明白了徐友阳的意思,赶紧对金大洲说,金县长,这徐局长要是真在一上台就先弄个处分在头上,咱们这些当初推荐他当局长的人,脸上也无光,你看这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