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1296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金大洲一听这话,不由愣住了,张富贵这是已经在为自己准备后手了,如果秦书凯不配合,普水的找招商引资全市最后,那么张富贵就可以到市领导那儿说自己工作不力,难道自己就这么傻傻的被张富贵推到前头当替死鬼。
  金大洲不是傻瓜,也知道政治上的事情不能用简单的思维去考虑,于是勉强冲张富贵笑了一下说,张书记,你给我点时间,我会尽力争取把这件事圆满解决。
  张富贵不语,只是看着金大洲。
  金大洲心里已经意识到,自己跟张富贵也是多说无益,现在的局面相当明朗,秦书凯抓住了徐友阳私拿文件的小事大做文章,而张富贵自知依秦书凯的个性,只怕不会买自己的面子,于是已经开始做好了思想准备,到时候,普水县的招商引资工作在全市排名靠后,张富贵必定会为了给市领导一个交代,为了让自己的面子有所弥补,把自己拿出来当牺牲品。

  这样的局面,自然是金大洲最不愿意看到的。金大洲从张富贵的办公室里出来后,心里不由感叹,今年真的流年不利,推荐谁,谁就出事,长此下去,自己岂不是成了闻名的乌鸦嘴,不管是谁的名字经过自己一推荐提拔,必定出事。
  金大洲这样想着,把自己也吓了一大跳,他仔细的回想,自己推荐秦阿群和徐友阳的过程,发现其实这两人跟自己都不是很熟悉,当初之所以推荐两人全都是看在郝竹仁极力推荐的份上,金大洲想起这些,心里不由阵阵堵得慌,如果不是郝竹仁推荐的人全都素质不过硬,自己又怎么会落到这种两难的境地。
  他心里越想越气,刚刚在张富贵那里所受的委屈,一下子想要迸发出来的想法,他气势汹汹的走到郝竹仁办公室的门口,重重的敲了几下办公室的门,自己在领导面前担惊受怕的,这孙子倒是逍遥,指不定又在办公室里上网看什么不堪的图片呢。
  金大洲对郝竹仁的种种嗜好也算是了如指掌,这孙子不是烟酒,就是女人,再不行,就来点小麻将什么的,要是指望他做几件正事,却是难的很,典型的混子一个。
  站在门口,金大洲还想着,自己怎么就听了郝竹仁这个没头脑的话,一而再,再而三的推荐了他的人,现在倒好,出了事,责任要自己一个人承担,这可不行,无论如何,自己要是被张富贵贬损,这孙子必须跟自己一块平摊这责任。郝竹仁的办公室门被打开了,从里面探出来的人头却是徐友阳。
 

  徐友阳见站在办公室门口的是金大洲副县长,立即客气的点头哈腰把金大洲迎了进来。看起来,郝竹仁刚才正和徐友阳坐在沙发上聊着什么,见到金大洲进来,郝竹仁赶紧从沙发上站起来说,金县长来了,快请坐。
  金大洲却不愿意跟这两人一道坐在沙发上,左右看了看,这屋子里也没什么其他可以落坐的地方,只好往里走,绕过郝竹仁的办公桌,直接坐到了郝竹仁的办公座椅上。
  一般来说,客人来了,都是坐在客人该坐的位置上,一进门不经过客人的邀请就坐上主位是很不礼貌的一种行为,好在郝竹仁这人大大咧咧惯了,再加上,他心里认为,金大洲毕竟是自己人,跟自己不拘小节也是正常的,因此心里倒也没怎么在意。
  郝竹仁见金大洲来了,赶紧对金大洲说,金县长,你来的真是太是时候了,我跟徐局长正在谈论开发区那边这两天发生的事情,你也过来评评理,这秦书凯太不是东西了,徐局长明明是招商局长,这招商局的事情竟然全都交到伍英的手里,底下两个副局长也是各自忙自己的,徐友阳对开发区招商局的工作根本就插不上手。
  金大洲心想,一个只会到领导面前诉苦抱屈的下属,算什么好下属,领导需要的是能帮领导分忧解难的下属,这个徐友阳倒好,闯祸在先,告状在后,真不知道自己当初怎么就上了郝竹仁的当,推荐了这种没用的脓包货色,现在害的自己也要受到牵连。

  徐友阳见金县长一言不发的坐在那里,有些愧疚的神情说,金县长,真是不好意思,县招商局第一次布置下来的任务,我就没有处理好,真是有负领导的厚望了。
  徐友阳也不傻,他当然知道,金大洲之所以推荐自己到开发区招商局当局长,一部分是看在郝竹仁跟他的交情上,很重要的一部分自然是为了在开发区招商局安插上一个得力的自己人,至于说那个礼物,推荐谁,谁都要给的,只可惜,自己一心想要以实际行动报答金县长和郝县长的知遇之恩的,一时情急之下,竟然乱了手脚,被秦书凯给抓住了把柄。
  徐友阳解释说,金县长,其实,我也只是想要尽快完成县招商局文件要求的任务,于是找了两位副局长布置工作,没想到,这开发区招商局从上到下,简直把我这个局长当透明,我一时也是气糊涂了,竟然忘了公文程序这一层,现在秦书凯让开发区纪委给我处分,这件事,还请两位领导能尽量帮我一把。
  金大洲听了徐友阳的话,心里更是烦躁,什么事情都没干成,又想要领导出手帮忙,这种下属,提拔上来,难道就是为了让自己增添麻烦吗?金大洲冷冷的对徐友阳说,这件事不是一句气糊涂了就能解释得了的,你在办公室工作多年,按理说,这点规矩你是应该明白的,现在既然错误已经犯了,说什么也是白说,开发区要是真的追究你的责任,你也自认倒霉。
  郝竹仁听了这话,赶紧帮腔说,金县长,这件事怎么能怪徐局长呢,这件事本来是开发区那边小题大做吗,秦书凯这样对待徐友阳,徐友阳只是想要行使一个招商局长的职权而已,他有什么错,就算是有错,也是被秦书凯那个***被硬逼的。
  金大洲一听这话,更是来火,这个郝竹仁除了头脑糊涂,根本一点大局观念都没有,现在都什么时候了,还只顾着护着下属,什么重要的问题都不往脑子里头放,和这样的人长期在一起,不受到牵连那也是不现实的。
  金大洲伸手重重的敲了一下办公桌的桌面说,郝县长,你说话之前过过脑子好不好,一个干部,尤其是办公室出身的干部,竟然连这点公文流转的常识都不记住,不管你徐局长私拿文件的动机是什么,现在只要确定你是没有按照正常程序走,错就在你,所造成的一切后果也必须由你自己承担,这件事是明摆着的,哪里还需要费唇舌争辩,说的越多,只怕越是让人笑话而已。
  金大洲继续说,一个干部,如果政治上不过硬,看问题不能认识到自己的缺点,而是想办法推卸,那么这样的干部有那个领导会重用?
  郝竹仁这才注意到金大洲今天心情似乎极其恶劣,他看了徐友阳一眼,徐友阳也正好转头看了他一眼,两人都有些会意,觉察出金大洲今天的情绪有些波动,对徐友阳的事情很是不满意。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