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1295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富贵听了这话,知道秦书凯这个人的个性,现在他是抓着理由,那么谁说什么都没用,于是勉强笑着说,秦书记,徐友阳只不过是一个副科级干部,能有多大能耐,竟然把秦书记弄的这么气大,竟然还要上纲上线的处理?再说,即使他做错事情也不能影响参加会议啊。
  秦书凯也不是傻瓜,徐友阳当初也是张富贵同意提拔到开发区当招商局的,现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要背个处分到身上,张富贵的脸上也不好看,所以,他只能这么随口的打混混,想要把这件事大事化小,小事拉倒。
  秦书凯却并不准备给张富贵这个面子,既然你张富贵在常委会上和金大洲这个***一气,坚持把徐友阳提拔起来,自己就要让张富贵看看他推荐提拔的好干部到底是个什么货色?
  秦书凯对张富贵说,张书记,这位副科级干部可是很了不起啊,他的胆子可是比一般人大的多,竟然把政府的文件贪污下来,不让任何领导知道,现在发生了事情,我也不好处理,毕竟这个干部当初提拔的时候,不是我同意的,现在既然犯了错误,造成了不好的影响,我要是拿出处理意见,只怕有人会在背地里说我没有容人之量,我看,这件事还是请当初推荐他的领导亲自处理比较合适,当然,张书记,你可是最后拍板的,如何处理等你的意见。

  张富贵听到这儿,就知道这件事情只不过是秦书凯找到一个合适的托辞而已,现在秦书凯想要把问题尽量扩大化,让自己亲自参与此事的处理意见,无异于让自己自打嘴巴,自己推荐的人,没几天,自己就亲自拿出处理意见,这事情要是传出去,岂不又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张富贵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秦书凯,只能笑着说,秦书记,先消消气,咱们还是说正事要紧,这招商引资签约大会迫在眉睫,你们开发区那边可要拿出点实际行动来表示一下支持啊。
  张富贵话音刚落,秦书凯立即说,张书记,这一码归一码,招商方面的工作,没有招商局长参与肯定是不行的,我作为开发区的一把手不可能整天都过问这事情,我看,当前的任务还是要先把徐友阳的问题赶紧处理好,然后才能谈其他相关工作事项,否则,此时影响很大。
  张富贵见秦书凯态度坚决,一时也无法应付,只好对着电话打哈哈说,行,秦书记,你的意思,我明白了。张富贵并没有给出什么确切的答复,就主动挂断了秦书凯的电话。
  张富贵放下电话后,脸上的笑容立即全部收拢,他冲着电话低低的骂了一句,狗日子,专门在节骨眼上给我使绊子。金大洲坐在沙发上,尽管听不到张富贵和秦书凯电话交流的具体的内容,但是从张富贵的表情和答话上,也能看出张富贵和秦书凯之间的交流并不顺利。
  金大洲见张富贵已经结束通话,立即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到张富贵面前说,张书记,秦书凯到底怎么说?那个开发区现在对招商引资签约的事情到底是什么态度啊。
  张富贵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说,金县长,还有什么好说的,你说你也是一个常委副县长,推荐的干部怎么都是没有用的家伙,上次推荐的那个徐友阳到底什么素质,怎么尽做出这种上不得台面的事情。

  金大洲听张富贵这么说,赶紧申辩说,张书记,这全县的招商工作都是我分管的,每年要完成多少任务,那是实实在在的成绩摆在那里,我怎么会对自己的工作不负责任呢,你放心,我推荐的这个徐友阳绝对是能胜任招商局长一职的,现在造成这样的局面,主要原因是秦书凯根本就不放权,这一把手把所有的工作都控制在手里,连参加会议这样的事情,还要自己到办公室去看文件到了没有,你说,这样的工作环境下,让徐友阳怎么开展工作?

  张富贵听金大洲这么一说,似乎听起来也是理由充足,他有些不耐烦的说,金县长,你这套在我面前还算是能说得通,可是到了秦书凯面前却一定没戏,现在问题已经出来,你认为素质很好的徐友阳的确是犯了错误,你自己想想看,这件事究竟该怎么处理吧?
  张富贵把矛盾推到了金大洲的头上,金大洲一时也有些愣住了,他的头脑快速的运转起来,这件事其实本是小事,可秦书凯上纲上线的抓住不放,还真是一件难办的事情,金大洲的想法跟张富贵一样,自己推荐提拔的人,自己再提出处理意见,岂不是自打嘴巴。
  张富贵见金大洲久久的沉默,心知金大洲必定也很为难,但是自己可不想把这件事惹上自己的身上,于是对金大洲说,金大洲,你以前是跟我跑的,我知道你做事一向很稳重,可是最近,你推荐的两个人很让人怀疑你的目的。上次推荐了一个秦阿群,现在进了纪委,到现在没出来,这次推荐了徐友阳,又自作主张,贪污文件,所谓的县里要求召开招商会议的文件,只让他自己一个人知道,连开发区的领导都不让知晓,这不正让秦书凯找到了不配合此事的理由吗。

  张富贵继续说,这样的事情,要是一次也就算了,现在两次你推荐提拔人选都是一提拔就出问题,难免有人要怀疑你推荐提拔干部的动机到底是什么了,我看,大多数人必定会认为,你之所以推荐提拔这两人,主要目的是要跟秦书凯故意闹矛盾,你的心里或者也正是像大家猜的一样,真是这样的目的?
  金大洲听张富贵这么说,立即像是窦娥一样,苦着脸大声喊冤起来。金大洲说,张书记,这两次推荐提拔人选,都是我出于一片公心推荐的,会出现这样过的事情,纯粹是出于巧合啊,毕竟我推荐人选也就是看看被推荐人的工作能力,又不可能像组织部那样的专业提拔干部的机构有一大套的流程,所以,就算是出了点小瑕疵,也是情有可原的。
  金大洲知道自己后来尽力推荐干部,那是因为徐友阳到了自己老婆那儿,送了东西的原因。
  张富贵说,金大洲,你说的话,在我的面前,自然是行得通的,只怕外界大部分人不会这样想啊。领导人做事很多时候要考虑影响,第一次别人可以了解,第二次犯同样的错误,别人就不可能没有看法了。

  金大洲只好无奈的表示,张书记,清者自清,浊者自浊,既然大家非要联想,我也没有办法,我只能说自己身正不怕影子斜,我做任何事情是为了工作,不过没有想到这两人真不是个东西。
  张富贵见金大洲耷着脑袋的样子,心知自己预期的效果已经达到,于是假惺惺的叹了口气说,金县长,尽管你一心为公,好心推荐人给秦书凯用,可是现在秦书凯抓住徐友阳犯错这一点,把整件事情已经提到了政治的高度,你是清楚的,有些事情,开发区要是不配合的话,还是不行的,俗话说,解铃还须系铃人,如果到时候,咱们普水县的签约项目和签约资金是全市各县中最次的一个,那么市委要是追究责任下来,我看,该是谁负责的事情,还是得谁出来扛责任,这样的处理意见,金县长应该没什么不同意见吧。

  日期:2016-01-22 18:5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