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1294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金大洲白了孙强一眼,很不高兴,说,开发区还能怎么说,一退六二五,说不知道,现在是徐友阳处理的,看样子这事情还真是麻烦了。
  金大洲早就估计到,自己上次在常委会上极力推荐徐友阳当上了开发区的招商局局长后,底下的局面就不是自己能控制的了。毕竟开发区还是秦书凯的地盘,徐友阳在开发区招商局能不能落地生根,把局面控制在自己手中,就要看他自己的随机应变能力了,总之,秦书凯和伍英必定不会过份待见他,但是徐友阳竟然连头一次的全县招商引资工作会议都没来参加,这还是让金大洲心里有些生疑,不管怎么说,这两条腿长在徐友阳自己身上,为什么,徐友阳就不能到场参加一下会议?

  孙强就说,金县长,如果现在是徐友阳处理这件事情,那么应该就很好沟通了,毕竟他是金县长推荐提拔的。
  金大洲就说,话是这么说,关键是这个徐友阳不知道是否管用,如果不管用也不一定起到作用啊。带着满腹的疑惑,金大洲又拨通了徐友阳的电话,问问具体的情况。
  徐友阳接电话的声音是低沉的,听起来似乎是心情十分低落的样子,金大洲直接问他,徐友阳,作为开发区的招商局局长,为什么没有准时参加全县招商工作大会。
  徐友阳叹了口气,把开发区这边发生的情况向金大洲做了汇报后,对金大洲说,金县长,开发区这边的事情很复杂,有些事情真不是一句两句能说得清楚的,我现在虽然是坐上了招商局长的位置,可这日子过的竟然连一个小办事员都不如,我现在真是有些怕了,为了参加县里招商会议的事情,我可能要背个处分在身上,中午李西平主任已经代表县纪委找我谈话了,后果很不乐观啊,你说,我哪里还敢胡乱自作主张呢。

  金大洲听了徐友阳的话,心里很害怕再出现秦阿群的事情,也知道李西平这个人的厉害,于是有些埋怨的口气说,徐友阳,你也是当了这么多年的办公室主任的人,怎么会在这么小的细节上,被人家抓住了小辫子呢?
  徐友阳说金县长,我现在也是后悔的不得了,可是真的没有办法了。原本郝县长建议我,抓住合适的机会,争取早些把对开发区招商局内部事务的一些控制权握在手里,我倒是尽力往这个目标争取了,只不过,刚一出手,就被领导狠狠的教训了一通,我看,这开发区招商局里头一干人,恐怕只是听从分管领导伍英和一把手秦书凯的话,我这个局长也就是个空架子而已,根本做不了任何事情,也当不了任何的主。

  金大洲听徐友阳这么一说,心知,再跟他谈下去,也得不出什么结果来,于是鼓励了徐友阳几句万事开头难,遇到困难要抗住,不要气馁的话后,挂断了电话。
  金大洲两个电话一打完,开发区招商局的基本情况,他已经有所了解,说白了,尽管现在开发区招商局的局长换成了自己人,局面却并不掌握在徐友阳的手里,反而是促使秦书凯对招商局的工作控制更加严密了,竟然连内部分工的事情,他都要插一手,这不是明摆着要架空徐友阳吗。
  现在徐友阳为了夺啊权,还要背个处分,这让金大洲意识到,很多事情不是自己的能力能够解决的,这件事还得要县委书记张富贵亲自出面才行。金大洲及时赶到县委书记张富贵的办公室,把整件事的来龙去脉都跟张富贵汇报了一遍后,张富贵听完,也感觉有些头疼。
  现在的张富贵只要听到秦书凯的名字,心里就有些忌讳,尽管秦书凯名义上是自己的下属,可是每次跟这个下属过招的时候,自己很少能占到便宜的,时间长了,张富贵也有些怕和秦书凯打交道,既然玩不过他,那就对他敬而远之好了,反正秦书凯这个人一般是不会主动招惹自己的。
  上次河下乡的事情,姚晓霞现在对张富贵还是很生气,所以对张富贵的晚上的事还是不尽情的开放,让张富贵一直得不到满足。男人晚上那个事情得不到释放,那种感觉,肯定不是很欧意的。
  昨天晚上张富贵到姚晓霞那儿的时候,姚晓霞刚从浴室出来,很是卖力的服侍了张富贵一次。
  如此的卖力,张富贵知道下面姚晓霞的事情一定会要自己尽力的,张富贵也知道姚晓霞的事情要想实施,还是少不了秦书凯的支持,那么如何让秦书凯听自己的话,对张富贵来说,是一个很困难的事情。
  姚晓霞的事情,那是必然要和秦书凯联系的,现在这次招商引资的的事情,只怕是绕不过去了,毕竟招商引资签约数字涉及到普水县今年招商引资在全市排名问题,涉及到自己这个县委书记在市委市政府领导心目中形象问题,本来很简单的一件事,就是因为秦书凯从中作梗,竟然一波三折的办不成,这让张富贵很是闹心。
  张富贵听完金大洲副县长的工作汇报后,虽然心里很不满金大洲这个人的两面三刀,以前是服务张富贵的,后来是秦书凯帮助提拔的,现在却成为赵正扬的人,***,正是一个墙头草啊。心里如何想,还是打了个电话给秦书凯,想要看看秦书凯到底是什么态度,在这件事上究竟怎么样,才能同意退步。
  秦书凯接到张富贵的电话后,心里自然知道张富贵此时打电话给自己的原因,刚才伍英已经到他的办公室,把金大洲打电话的事情,向他做了汇报,从时间上估算,这个时候,金大洲应该已经亲自找张富贵汇报过这件事了,说不定,此时张富贵打电话给自己的时候,金大洲就正坐在张富贵办公室的沙发上。

  秦书凯想到金大洲两眼直直的盯着张富贵打电话给自己的模样,心里不由一阵厌恶,金大洲这个名字,在秦书凯的心里已经成为一个对朋友不忠不义的叛徒的代名词。有人说,其实人有时候,要感谢给你侮辱的人,毕竟韩信没有胯啊下之辱,说不定就成了大将军,可是真正有如此宽大凶怀的人,这世间又有几人呢?
  张富贵这件事情上并不想跟秦书凯罗嗦,他直截了当的问秦书凯,秦书记,听说全县组织的招商工作会议,那是签约时候的最后一次协调会,对县委班子的重要性不说你也知道,听说所有单位都能准时参加,独独开发区招商局缺席呢?是不是有什么原因?
 
  秦书凯见张富贵一副责怪的口气,不由冷冷的笑了一声说,张书记,现在开发区不能参加全县的会议,那就要感谢你张书记帮开发区选了一位素质比较高的招商局局长了,上任才几天啊,就开始胡乱使用权力了,竟然连县里发到开发区办公室的公文都敢私拿,等到我和分管领导知道这份文件内容的时候,开发区这边根本就不可能有足够的时间安排人去准备什么材料参加这次的会议。
  秦书凯继续说,目前,这件事情开发区纪委正在调查处理中,既然张书记现在电话过来,这开发区的招商局长徐友阳又是张书记当初在常委会上极力推荐提拔当了招商局局长的,这件事的处理,还希望张书记要拿出处理主要意见,否则,这样的招商会议开发区真的是不好参加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