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1293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徐友阳质问一样的口气说,伍主任,我先拿了文件看,的确是不合程序,可我也是为了更好的工作,如果我这样就算是犯错,要受到处分,那么刘香和童虎,公然对抗领导,不完成领导布置的任务,算不算是违反了伍主任所说的规矩呢?伍主任要是会真想要处分谁,就请领导人把一碗水端平了,也让被处分的人心里服气些。
  伍英明白,徐友阳根本就没听明白,自己话里的意思,心里叹了口气想,我能做的也就仅限于此了,你自己笨,没听出话音来,我又有什么办法呢,***,我给你提醒,到现在和老娘这么玩。
  伍英长叹了一口气对徐友阳说,徐局长,刘香和童虎,每个人手里都有领导布置的工作任务,他们都是懂得自己该干什么,不该干什么的干部,你布置了他们不在他们职责范围内的工作,他们拒绝你,也是正常的,你总不能让他们把一把手秦书记布置的任务先放下来,完成你交代的任务吧,这明显是不现实的,在开发区秦书记是领导,谁都要听他的。
  徐友阳听了这话,不服气的说,秦书记布置的任务自然是要完成的,不过,事出有因,县里文件通知的会议时间迫在眉睫,凡是总是有分清轻重,难道会议材料准备的事情,就不能特事特办吗?如果只知道一味埋头工作,不知道拐弯,耽误了会议,被上级领导批评,难道这责任也是由他们来负?
  伍英见徐友阳还惦记着县招商局召开会议的事情,心知徐友阳根本对开发区招商局这边与县招商局之间关系相处原则不了解,伍英不想跟徐友阳多说,只是回答徐友阳,这件事还是等到秦书记来处理的时候,你自己亲自听听秦书记的处理意见吧。
  伍英点拨了徐友阳半天,徐友阳却因为情绪比较激动,丝毫没有察觉,伍英感觉自己意见尽力了,只好打发徐友阳先回自己的办公室去了,说此事他会向秦书记汇报的。

  伍英等到徐友阳走后,给钱保国打了一个电话,说了徐友阳现在的事情,这个徐友阳现在已经服软了,下面自己该如何办?是帮助放他一马,乘机拉拢,还是打落水狗?
  钱保国说,伍英,还是以前那句话,这些事情和你没有关系,你不要有任何的观点,因为此事情那是秦书凯和金大洲郝竹仁在斗,也是我们和金大洲在斗,所以对于徐友阳这个人,最好是打落水狗。
  伍英就说,你认为此时最后的结果会如何?
  钱保国就说,按照还一天的个性,肯定不会在这个徐友阳任用的事情上向金大洲让步的。
  伍英就说,我知道如何办了。
  中午时分,徐友阳接到了开发区纪检书记李西平亲自打来的电话,李西平在电话里用一贯平稳的语调通知徐友阳到纪委办公室来一下,有点事情也和他好好的谈谈。

  徐友阳心里很担心贪污公文的事情,现在李西平找,就有点害怕,于是问李主任找自己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李西平倒也不隐瞒,直接告诉他,自己是代表县纪委,主要是找他谈谈关于徐局长私拿文件,违反公文处理条例,并且耽误工作的事情,让徐友阳到纪委办公室接受检查,做好被处分的准备。
  徐友阳这时才有些醒悟过来,原来,自己跟伍英说了半天的软话都是无用的,真正想要对付自己的人,是秦书凯以及秦书凯领导下的开发区领导班子,他们利用这件事已经开始对自己动手了。
  就在开发区纪委找徐友阳了解相关情况的时候,县招商局的会议准时举行,孙强局长在会议室门口望眼欲穿的盼着开发区的与会代表出现,等来等去,却还是没见到半个人影,作为县招商局局长,孙强的心里清楚,要想完成金大洲副县长吩咐的在项目数字上做文章的任务,没有开发区招商局的配合是肯定不行的。
  可是现在,开发区招商局竟然连全县的招商工作集体会议都不参加,还谈什么配合完成在数字上做文章的工作,说白了根本没有把自己但是事。孙强于是特意让会议迟了十分钟开始,还是没看到开发区的人到场。
  因为全县的招商引资大户,开发区招商局没有派代表来参加会议,这次的会议匆匆开始,又匆匆结束,自始至终,县招商局局长孙强没有多说半句话,好不容易等到会议结束后,孙强立即去了金大洲副县长的办公室,向他汇报此事。
  金大洲听完孙强的汇报后,顿时感到了事情的严重性,本来开发区招商局的局长是伍英兼任的,因为她是秦书凯的人,不来参加会议,还情有可原,现在这开发区招商局局长徐友阳是自己亲手帮助提拔起来的,怎么也会不来参加会议呢?
  金大洲毕竟心思比较缜密,对于官场众多现象看的多了,对有些事情早已过了只看表面的那个层次,他心里琢磨着,此事的症结必定不是出在徐友阳的的身上,无论从哪个角度考虑,徐友阳都不该不服从县招商局的管理,这件事必定是另有隐情。
 
  金大洲静下心来琢磨了一会,拨打了开发区分管招商工作的伍主任电话,虽然知道伍英肯定知道在常委会议上自己说她的坏话,伍英也一定不会鸟自己,但是现在求着人,只能低下啊身子。

  伍英似乎早就猜到金大洲会打这个电话过来,说话的口气,并不是过份吃惊,只是淡淡的问好后,问金县长打电话给自己有什么事情?如果是自己能够处理的,一定会帮助处理好。
  金大洲想到,自己一个常委副县长,竟然要主动给伍英打电话,心里很是不爽快,但是还是尽量让自己的口气听起来婉转些,对伍英说,伍主任,县里前两天发到开发区的会议通知,不知道开发区那边传达到位没有?
  伍英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说,金县长,这开发区办公室每天收发的文件不少,您能不能说都清楚些,是关于哪个部门,什么内容的文件,我一会也好打电话给办公室的人了解一下?
  金大洲依旧是不紧不慢语气的说,伍主任在开发区是分管招商这块工作的,我既然打电话给你,自然问的是关于招商方面的工作,前两天,县里发了会议通知的文件,让开发区的招商局长准时参见全县招商工作会议,怎么今天竟然没见到开发区的人影呢?
  伍英装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说,金县长原来问的是这事,金县长真是贵人多忘事啊,现在开发区招商局的局长是徐友阳,所有涉及此类相关事件应该是在他的手里处理才对,金县长怎么会打电话到我这里来呢?具体情况,我还真不是很清楚,这样吧,要不我一会问过徐局长之后,再回电话给你?如果金县长方便的话,也可以直接给徐友阳打电话。

  金大洲听伍英这么一说,心知伍英是在踢皮球,或者说根本不把自己当回事,于是对伍英说,算了,既然伍主任对这件事不是很清楚,就不必劳烦伍主任了,还是我亲自打电话给徐局长比较妥当些。
  金大洲说完这句话,就把电话挂断了,站在金大洲办公桌旁的孙强见金县长的脸色不好看,于是小心翼翼的问金大洲,金县长,开发区那边怎么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