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74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也不能说全没办法,很多嫉妒李志超的男同胞,不约而同的前往他那里敬酒。李志超虽然在工商部门历练了很多年,酒量已经在酒场上练出来了,可还是独虎难斗群狼,很快就喝高了。这些人还故意耍坏,表面上许可李志超喝多了白酒之后可以喝啤酒或者红酒,其实是要他喝搀酒,那样醉得更快。可怜李志超明知道大家是这个意思,碍于面子,却也不能不喝。
  光杨鹏一个人就敬了他三回,回来后,低声对李睿道:“给你出气了。”
  李睿唯有苦笑,看着李志超满脸通红、醉意熏熏的狼狈模样,有些解气,也有些可怜他。
  人啊,太出头了不好,尤其是在大众情人面前强出头,那样会死得更惨。
  “出头的榫子先烂!”李睿默默的告诫自己,永远不要强出头。
  吃饭吃了一个多小时,李志超已经被灌得跑出去上了五趟厕所。在他某一次再次出去的时候,丁怡静忽然起身要走。

  她的举动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李睿表面上对她并不关心,其实耳朵一直高高竖起听着她那边的说话声,听她要走,心里很郁闷。
  贾媛媛忽然叫他道:“李睿,丁怡静要走啦,你作为她的老同桌,不跟她喝杯酒吗?”
  李睿闻言又惊又喜,在心里记了贾媛媛大大一个好,转过身看过去。
  丁怡静见他转过来,也看向他。两人目光在空中交会,丁怡静表情没有任何的变化。这一刻,他心伤若死。
  贾媛媛还在极力撮合两人,对他说:“丁怡静转到咱们班以后,一共只有两个同桌,先是你,后是我。我跟她喝过了,你不跟她碰一杯可不像话。”
  丁怡静听了没说话,似乎是无可无不可。
  李睿知道自己必须抓住这个机会,否则以后自己在丁怡静眼里真就跟普通同学一样了,忙端起杯走过去。丁怡静见他过来,就也端起杯,不过里面只有半杯啤酒。
  贾媛媛忙给她倒满。
  李睿感激的看向贾媛媛,心说这女人真好,她怎么忽然对自己这么好呢?
  在众人的注目下,李睿与丁怡静的酒杯碰到一起,两人对视一眼,刚要喝掉杯中酒,门口忽然有人叫道:“不好啦,不好啦,大家快出来帮忙,于震让人给打啦!”
  喊话的是李志超。于震一直是他的死党,刚刚陪他一起出去解手。既然是从他嘴里说出来的,那肯定不是假的。

  一听说同学被人给打了,又是班长号召帮忙,人们哪里还顾得上吃喝,纷纷跑了出去。看热闹也好,帮忙也好,总之是都过去了。呼啦一下子,宴会厅里就变得空空荡荡。
  只剩李睿与丁怡静。
  丁怡静见人都出去了,包括贾媛媛在内,就把酒杯放回桌上,拎起包,不冷不热的问道:“你怎么不去?”
  李睿见她竟然不喝,心中怒极,狠狠的瞪视着她,把手里的杯中酒咕嘟咕嘟喝了个干净,重重的砸在桌面上,也没理她,转身大步走了出去。

  丁怡静呆了下,看看他那空了的酒杯,面无表情地走了出去。
  李睿赶到事发现场的时候,于震正被一个年轻体健的平头小伙子踩在脚下,趴在某包间门口,鼻青脸肿,嘴里骂骂咧咧的,却是一动不能动。而班里这些同学们,俱都围住了两人,群情激昂,纷纷要那小伙子放人。那小伙子只是冷笑,并不说话,更不放人。
  忽然间,有个跟于震不错的、名叫张兵的男同学冲了上去,抡起老拳砸向那小伙子的脑袋。那小伙子冷冷看着他,一动不动,眼看拳头就要打到头顶了,倏地飞起一脚。
  众人还没看清他的动作,他已经收腿回去,再次踩住了于震的脖子。再看张兵的时候,已经被踹得倒退两步,撞在了人群里。还好有人扶住了他,要不然他会跌得很惨。
  见这小伙子露出了这手功夫,同学们冷静了很多,虽然依旧在指责那小伙子欺负人,却没人敢再次往上冲了。
  李志超四下里望望,高声喊道:“大伙儿一块上,把于震救出来,打死这孙子。”
  没人理他,贾媛媛走出来冲那小伙子说:“朋友,有话好好说,别打人啊。”那小伙子对她挺客气,道:“明明是他先打我的。”

  贾媛媛尴尬的笑了笑。
  众同学都知道那小伙子说得准没错,于震张兵李志超等人当年都是班里乃至学校里的风云人物,没少跟人打架,甚至把人的肋骨打断过。这种嚣张跋扈的性格,被他们几人从学校里带到了社会上。如今三十岁的人了,依旧是一言不合就要抡起老拳。可惜,今天于震显然是碰上了硬点子,不是那种可以任他欺负的老实人,他也就终于吃到了自酿的苦果。
  贾媛媛又说:“我们先替他跟你赔不是了,你先放开他吧。这样……多难看啊。”那小伙子说:“不用跟我道歉,他没打着我。他调戏我们首长的妹妹来着,活该挨揍。今天我不踩死就是便宜他了。”
  李志超怒了,冲着大伙儿喊道:“***你们到底是不是于震同学啊?刚才还好哥们好弟兄的一起喝酒来着,现在碰上事了全他妈缩了,属王八的呀?”
  他不说这话还好,一说这话,更没人上去帮忙了。很多人还把他也埋怨上了。

  李睿来晚了,只能站在人群外围,听到李志超这番话,苦笑着摇摇头。他李志超被人尊称一声班长,还真把自己当成大家伙的领导了,竟然敢跟大家叫嚣这种话。就算他是大伙儿的领导,想使唤大家,也不能连喊带骂啊。这个人,活到现在这个年纪,竟然还是不会做人,真纳闷他是怎么在官场里混下去的。
  突地,有人轻轻拍了他肩头一下。他回头看时,却是丁怡静,有些惊喜,却也有些厌恶,暗想,刚才连杯酒都不肯赏脸,现在又招惹老子干什么?
  丁怡静低声问道:“于震怎么样了?”李睿说:“让人踩着呢。”丁怡静吃惊不已,轻启朱唇,道:“为什么呀?”李睿低声道:“好像是调戏女人来着,还打人……”丁怡静紧蹙秀眉,道:“李志超又冲谁发火呢?”李睿说:“他嫌没人上去帮忙。”丁怡静说:“是啊,你们怎么不上去帮忙啊。再怎么说也是自己人啊。”
  李睿听她顺着李志超的口风说话,暗暗不爽,也没理她。丁怡静推了他一下,道:“你上去帮忙啊。是不是男人啊?”李睿回头瞪了她一眼,心说这女人真烦。丁怡静伸手在他腰侧拧了一把,低声道:“你瞪我干什么?我说的不对吗?”

  李睿被她掐了这一把,不怒反喜,暗想,时隔十几年,她还能跟自己动手动脚,虽然没有亲热之意,但也算表现得很亲近了,看来,自己在她心目中还是有一定地位的。
  他刚要借机跟丁怡静说句体己话,李志超从人群里发现了他,指着他叫道:“李睿,你不是会功夫吗?过来帮忙啊!躲在后面装什么孙子?”
  李睿听了这话,气得大怒,想要跟他翻脸,又怕被外人笑话;想要置身事外,人家已经点名了,不上去不合适,暗叹口气,分开人群走上前。
  李睿走到那小伙子身前一米远处,道:“朋友,得饶人处且饶人,他再有什么不对,你踩了他这么半天了,也该算了,放他起来吧。”那小伙子倒也不是蛮横无理之辈,道:“我没说不放他起来啊,先给我们道歉了再说。你瞧他,骂骂咧咧,一个劲儿的不服,我干吗要放他?”

  于震闻言骂道:“服你妈个逼……”小伙子脸色一沉,脚下用力。于震立时被踩得哎哟哎哟叫唤起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