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146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证据!现在的关键是证据。
  梁健在原地拿着手机,转了好几个圈,忽然眼睛一亮。他重新回到关着杨克发的办公室,问杨克发:“他们走的时候,是从后门走的吧?”
  杨克发点头。梁健立即出门找到了常主任,说:“这江中宾馆附近所有的监控视频,都找出来。看看昨天胡小英失踪的时间,有多少车辆是从这里出去的。”
  这不是一件轻松的活,这附近有不少的监控摄像,有些是道路监控,还有一些是私人的,要将这些视频全部找出来,需要花不少的时间。常主任虽然不太赞成梁健的做法,但还是立马让人去搜集视频去了。
  道路监控,还好一些。只要联系交通管理那边提供就行。那些私人的监控摄像就比较麻烦,需要一个个上门去搜集。搜集这些摄像,花了半天的时间。然后又开始播放排查,十几个人在估计时间段内,一桢桢地对比排查,最终确定了三辆车。一辆是奔驰唯雅诺。一辆是丰田的汉兰达。还有一辆,只是一辆很普通的三菱面包车。
  三菱的面包车上车牌很旧,加上又是晚上,车牌很模糊,第二个字母和最后一个数字看不清楚。至于另外两辆车,很快就从车管所那边找到了车主。
  奔驰唯雅诺登记的车主是一个名叫李强的五十多岁男人,根据车管所的电话打过去的时候,却是个空号。丰田汉兰达的车主,和面包车的车主倒是立即找到了。汉兰达的车主其实是个来偷情的中年男人,接到公丨安丨局的电话,起先敌意很重,后来似乎意识到自己似乎卷入到很大的麻烦中后,乖乖的来了公丨安丨局做了笔录。公丨安丨局与江中宾馆的住房登记做了对比后,确认他说的没错。至于面包车主,说的话却是让人有些生疑。他说,他是来给江中宾馆送菜的。但是『警』察问了江中宾馆的人,他们昨天晚上,根本没有车来送菜。

  于是,面包车主就成了嫌疑人,被留下审讯。常主任亲自审问了两个小时,车主情绪几乎崩溃,却依然一口咬定他就是来送菜的。
  梁健觉得这样坚持下去也没什么意思,他提议让人去查一查那辆唯雅诺。常主任同意。这一查,发现这辆唯雅诺身上问题也挺多的。这登记的车主李强就是个工地上打工的,根本就买不起这样一辆车。有『警』察几经波折,找到了李强工作的工地,却得知,李强在一个星期前就已经回老家了,还没回来呢。
  既然李强不在这里,那昨天晚上的唯雅诺是谁开的呢?
  瞬间,唯雅诺的可疑度也高了起来。
  而这个时候,那个面包车主说出了一个让人惊讶的消息。也终于说清楚了,为什么昨天他说去送菜,但江中宾馆却没收到菜。
  原来他去的时候,后门的弄堂里停着一辆车,车子尾灯还亮着。弄堂是个死胡同。司机就将车停到了弄堂外面的转角处,想那辆车应该很快就会走。等了一会后,不见车子动。司机正想下车去催催的时候,就看到有几个人拖着个人从后门走了出来,拖到了车子里面。
  因为隔得有些远,光线又暗,当时他也没看清被拖着的人是个男的还是个女的。人拖进去后,这辆车就倒了出来,出来的时候,他们看到了司机。司机心里怕,上车就跑了。所以,菜就没送成。
  至于他刚才为什么没说。他说,他一进来,就被问昨天晚上到江中宾馆干什么,一直就没人问他有没有看见些什么。他被弄急了,就忘了这茬事。

  如此一来,所有的疑点都集中在了那辆唯雅诺的身上。
  姚松和褚良带着好几个人立即去找道路监控。可是,这辆车上的人,好像对各个路口的监控摄像十分熟悉,没几个路口,就失去了踪迹,再也找不到那辆唯雅诺了。
  这种情形,让梁健觉得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好似在哪里遇到过。但他一时又想不起来。姚松和褚良根据唯雅诺消失的地方,和附近的几个监控点,然后划出了一个区域,那辆唯雅诺可能在这片区域内的任何一个地方。
  这个区域不算很大,却也不小。附近都是些老小区,所以在电子监控上落后了一些。公丨安丨厅里出动了不少人,开始对这个小区进行排查。还算好的是,这几个小区都没有停车库。不需要惊动住户。

  但梁健觉得这样的排查意义并不是很大,他们进了这里之后,完全可以换一辆车,把胡小英运到其他的地方去。
  最终,唯雅诺还是被找到了。但就如梁健所料,车子里早就什么都没有了,就是一辆空车。常主任让人车原封不动的放在那里,然后留了两个人在那里轮流盯着。
  线索找到这里,算是断了。梁健心里,不由更加着急。深夜到家,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愣是睡不着。一闭眼,就想到胡小英。他害怕她会出事,他担心她会出事。
  黑暗中,项瑾从背后温柔地抱住他,轻声安慰:“她会没事的。”
  “嗯。”梁健握住她抱在他胸前的手,微微用力。她身上总是微凉,此刻,却给他一种安心的感觉。
  再次找到线索,是三天后。就在许多人都开始对营救渐渐失去希望的时候,那两个一直在监视那辆唯雅诺的『警』察终于有了收获。
  清晨四点五十五分的时候,这个时候,人正是很困的时候。昨夜盯了一夜没休息的『警』察真耷拉着眼皮犯困,忽然一声汽车发动机的嗡鸣一下子将他惊醒了。他睁眼一看,那辆唯雅诺竟然亮起了尾灯。他立马就推醒了旁边在休息的同事。同事被叫醒后,发现前面那辆车竟然亮了尾灯,也立马清醒了过来。两人相视一眼,立即下车,摸出了枪套中的手枪,快步摸了过去,在车子还在慢慢挪着,准备挪出车位的时候,一边一个上去拽住了车门。驾驶座的车窗是开着的。手枪的枪管直接伸了进去,抵在了司机的脑袋上。

  “熄火,下车。”
  车上有两个人,副驾驶座上还有一个。驾驶座上的人,老老实实地下了车。副驾的人下车时,却忽然用力一把将门撞在了门边的『警』察身上。『警』察措手不及之下,被撞歪了身子。那人趁着这个机会,就要逃。与此同时,另一个人也一脚踹向另一个『警』察,想趁机逃跑。另一个早有准备,脚还没落下,就感觉一个冰冷的枪管抵在了脑门上。顿时,这脚就僵在了半空,一秒后,小心翼翼地放了回去。而另一个,当然也没逃掉。没几步,就被另一个『警』察,给摁在了地上。

  十几分钟后,他们就出现在了公丨安丨厅。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