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1287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谁推荐谁负责”, 就是如对被推荐人存在的突出问题失察,或明知存在违法违纪问题不如实反映的,将视情节轻重、追究推荐人的责任。干部选用“谁推荐谁负责”要达到的目的是要让那些“伯乐”在行事时保持高度责任感和使命感,本着对国家、民族负责任的态度来举荐人才,但是,过于把责任定位在举荐人身上,而忽视考察、公示、任用等等关口,不但让举荐人寒了心,事实上,也无法从根本上杜绝那些钻营者的可乘之机。所以,这种“谁推荐谁负责”也只是说说,但是由于很多机制方面的原因,真正的实行起来还是有难度的。

  常委会议结束后,秦书凯一言不发的夹着自己的公文包离开了县委大楼,这次的事情虽然有点意外,但是还是能够想办法控制的,一个副科级在自己的手下,还不是想怎么摆弄就怎么摆弄。
  刚回到开发区自己的办公室,就接到钱保国的电话。钱保国在电话里,相当不快活的口气说,秦书记,难道常委会议上这件事就这么让金大洲和郝竹仁小人得志了?
  秦书凯明白钱保国此时的心情,自己的马子被人从招商局长的位置上死拖硬拽下来,而他却站在一边干着急没办法,这对一个男人来说,是相当丢脸的事情。秦书凯微微一笑说,钱部长,现在事情大局已定,说什么也没用了,我看,这件事暂时只能先这样了。
  钱保国说,秦书记,关键是我就是咽不下这口恶气,本来常委会上整个局面已经掌握在咱们手里,基本都已经定调子的事情,偏偏那个郝竹仁简直就是个猪脑子,想出什么投票的馊主意来,我就不信这个徐友阳没什么问题,干脆让纪委的人也查他一下,让他像那个秦阿群一样,还没上任,先进纪委,那么就可以让金大洲和郝竹仁大丢面子。

  秦书凯见钱保国一副急切的口气,心里不由反而淡定起来,他知道,于是在这种节骨眼上,越是不能随便乱动,否则的话,很容易失了分寸,反而对自己不利。
  秦书凯对钱保国说,钱部长,徐友阳这次也不过是被提拔为开发区的招商局局长,一个副科级干部而已,又不是领导班子成员,上面还有伍英作为分管领导,只要开发区这边控制的好,还怕他一个小泥鳅在这里翻了天不成,你放心吧,他徐友阳在开发区的地盘上,折腾不出什么好来。再说,如果还是按照上次秦阿群的做法,那不是太明显了,这种事情要小火慢慢的熬马,会让他主动提出走出开发区的。

  钱保国听了这话,感觉心里似乎好受些,那就是徐友阳真的上任了,日子不会好受的,可毕竟从事情的表面看,今天自己是被张富贵和金大洲,郝竹仁联合着受了气了,他的心里总是感觉不爽快。
  钱保国于是对秦书凯说,秦书记,这个徐友阳的提拔对我们来说真的是很小的事情,不过这次常委会议我看,如果以后张富贵和金大洲要是联合起来的话,很多事情只怕以后对咱们很不利啊。
  秦书凯明白钱保国想要对自己说什么,轻笑了一声说,好了,兄弟,很多事情急不得的,当利益相违背或者说当遇到责任的时候,他们也就无法牵手了,所以这件事情咱们来日方长,以后有机会见面的时候,坐在一起大家慢慢的聊吧。
  钱保国听了这话,只要怏怏不乐的挂断了电话,他心想,伍英到时候问起自己这件事的时候,不知道会这么埋怨自己呢,竟然让人把她的兼着局长给拿掉了,亏他还是个县委常委,连自己心爱的女人这点利益都保护不了。钱保国很是烦恼,可是知道这件事情真的不是能够急着处理的,必须慢慢的等待机会。
  再说,徐友阳听到自己没有到县志办任职,经过金大洲郝竹仁的争取被提拔为开发区招商局局长的消息时,心里真是一半喜,一半愁。喜的是自己到底是得偿所愿,没有被调整到县志办当那个什么破副主任,发愁的是,自己的招商局长位置得来的的确是不容易,常委会上的林林总总在事后,早就有人传的沸沸扬扬,最夸张的是有人竟然传说,徐友阳的位置是郝竹仁拍着桌子跟秦书凯斗鸡似的,好不容易争取过来的。

  这样的结果,至少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秦书凯心里是极其不愿意把这个位置给徐友阳的,单位的一把手反对自己当招商局的局长,自己这领导即便是当上了,日子只怕也不好过。
  何况,上次就因为金大洲推荐的秦阿群当招商局局长的事情,没有得到秦书凯的同意,却硬推了上来,结果秦阿群落了个悲惨的下场,直到现在还在纪委没出来,这件事明眼人一看就明白了,必定是秦书凯在背后搞的鬼,否则的话,怎么会秦阿群早不出问题,晚不出问题,偏偏在要当招商局长公示的时候,出了问题呢?
  徐友阳知道,自己这些年当党政办主任的时候,油水也没少捞,尽管很多事情都是经得起查的,但是秦书凯要是真心想要办自己,还是能找到由头的。一个在有权岗位的干部只要纪委认真的查,没有特殊的情况那是经不住查的,只要查,肯定会被弄进去。
  徐友阳也知道,金大洲这么积极的推荐,说白了还是自己到胡集乡金大洲的老婆那儿,把这个位置的金钱给送到位了。作为常委的金大洲肯定知道收钱做事的道理,再说,做这样的事情肯定不是第一次。
  这几天因为害怕秦书凯的报复,徐友阳见到秦书凯的时候,心里不免有些胆颤心惊,他害怕自己担心的事情总有一天会发生,开发区这次推荐了四个科长,只有自己能够被留下来,而且被提拔为招商局局长的位置上来,这次的事情,让秦书凯的脸上不好看,他又怎么会在心里记恨自己呢?再说,秦书凯也不是那个被人欺侮的人。

  令徐友阳没想到的是,一连几天过来了,秦书凯不仅一点动静都没有,表面上似乎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跟平常一样吩咐徐友阳的工作,一直到徐友阳当招商局局长的公示结束后,常委会研究徐友阳的上任问题,徐友阳也没看到秦书凯对自己有什么异常举动。
  看到任职文件下来的时候,徐友阳在心里不由悄悄的松了一口气,他暗想,难道秦书凯心里早就想好了,冤有头债有主,这件事上是郝竹仁和金大洲在跟他面对面的较劲,自然不好把脾气发到自己身上,又或者,秦书凯根本就没把自己这号当成个人物,因此心里本没把这件事想的那么严重,从头至尾都是自己在吓唬自己罢了。
  眼见秦书凯始终如常的态度对待自己,徐友阳也逐渐的不再恐惧,他慢慢的开始适应自己新角色的转变,准备着到招商局去当局长后,好好的大干一场。很快,徐友阳就要到招商局正式上任了,在正式上任之前,秦书凯特意把招商局的两位副局长,和分管招商工作的副主任伍英都叫到自己的办公室来,开了一个简短的会议。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