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127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贺兰婷说:“找人。”
  我说:“好吧。谢谢你了,但是,这要花钱搞装修,盘下来什么的吧。”
  贺兰婷说:“已经盘下来了,里面的东西都是你的,烟,酒,零食,泡面,其他很多东西,进去就能做。”
  我郁闷道:“可里面死了一个人,多**晦气啊。”
  贺兰婷说道:“怕什么,生意跟晦气不晦气没关系。”
  我说:“这不是这么说,可里面有人死过,总觉得该好好装修一下吧。”
  贺兰婷说:“你以后也会死,谁都会死,我也会。”
  我说:“我不是这个意思。”
  贺兰婷说:“你怕鬼?”
  我说:“有点啊。你想想看,那个小卖部本身就很简陋,大晚上在那里睡觉,是不是觉得挺可怕的啊。”
  贺兰婷说:“那我给别人做。”
  我急忙道:“别啊,我开玩笑的了!我做我做。”

  贺兰婷喝酒,我也喝酒。
  喝完了酒,全身发热啊,我脱了外套。
  我说道:“要不你把里面那个黑饭店也盘下来吧,那个更加能赚钱。”
  贺兰婷说道:“那个还不行。”
  我问:“那怎么才行。”
  贺兰婷说:“等机会。”
  这女人还真是野心不小啊。

  吃饱喝足了,我买单,两人出来了外面。
  外面的雪越来越大,居然能下雪,我也是服了,好冷啊。
  外面走的,基本都是一对一对的情侣。
  我问贺兰婷:“你走了啊?”
  贺兰婷说:“走了。”
  我问:“你不开车走啊。”
  她说道:“我不酒后开车。”
  她要打的回去。
  我说道:“那让我先上吧。”
  贺兰婷说:“滚!”

  我说:“我好冷,你看我穿了那么少。”
  贺兰婷说道:“关我什么事。”
  我说:“好吧。”
  一个小女孩拦住了我们面前:“叔叔,给姐姐买花吧。”
  没错,她是对我说话的,我看着这个手拿着一大堆花的七八岁的小女孩,脸冻得红扑扑的好可爱,我说道:“我靠为什么我是叔叔,她是姐姐!她比我大好吗!”
  小女孩嘟起嘴。
  贺兰婷一把把我推后面去:“怎么能这么对小孩。”
  我说道:“靠,怎么不能?”
  贺兰婷蹲下去,捏了捏小女孩的脸,说道:“外面好冷的,赶紧回家吧。”
  小女孩摇了摇头。
  贺兰婷又说道:“你爸爸妈妈呢。”
  小女孩指向那边两人,有两人,男的卖板栗,女的坐在轮椅上。
  贺兰婷看了看,然后对她说道:“你的花,姐姐都买了,多少钱。”
  小女孩说:“一朵八块,这里多少朵呀。”

  她自己歪着头数了起来,有二十几朵吧,她自己也算不清楚了。
  算了三次,因为冷,手抖,她一直算错。
  贺兰婷对我凶道:“拿钱来!”
  我说道:“我靠你自己要买花,关我屁事了!”
  贺兰婷骂道:“你他吗给不给!不给就别要小卖部了!”

  我给我给。
  我掏出钱,二十几朵,也就两百左右,我给了贺兰婷两百。
  贺兰婷一看,道:“再给一百!”
  好吧,我看小女孩也挺可怜的,再给了一百。
  小女孩算清楚了,然后说只要二百,把一百给回贺兰婷。
  贺兰婷拿了花,然后把那一百又给了小女孩,小女孩说只拿二百,然后塞给我手中。
  贺兰婷一看我拿了钱,马上一脚飞过来,我赶紧又给了小女孩:“为了叔叔的生命安全,你就拿着吧!”
  小女孩又要塞给我。
  贺兰婷推着我走了:“小姑娘,早点回家啊!”
  然后推着我急速的走了,接着,把一大捧花塞进我手中。
  我抱着花,说道:“我这辈子没买过那么多花。”

  突然,我想着,如果今晚我去找谢丹阳,或者朱丽花,或者许久没见的林小玲,把花送给她们,估计她们开心到死吧。
  我随口说道:“要是拿来送个美女,估计今晚马上向我以身相许。”
  贺兰婷一愣,站住,然后一把强行抢过我怀抱中的花:“拿来!”
  我说道:“这是我买的!”
  贺兰婷说道:“那又怎样?”
  我说:“为什么要抢走?”

  贺兰婷说:“我喜欢!”
  说完她拦了计程车,上车了。
  碰的一关车门,车开了。
  靠你。

  这家伙拿着我的花走了。
  我还想送人,她还就真的拿走了。
  冷,真的好冷,我不喜欢下雪,因为冷。
  叫我去看雪景啊,去玩雪啊,什么的,我真的怕死。
  街上好多人在雪花飘飘的街道上闹着,**都成双成对,就老子孤零零一个。
  算了,回去吧。
  回到沙镇,存钱后,跑去睡了。

  让我找谁去看店呢?
  想来想去,还是觉得吴凯最适合,因为我认识的圈子,基本都在监狱内了,而之前的同学,很少有联系的,也没哪个人适合做的,只能找吴凯。
  这家伙本来跟着王达混,自从王达进了看守所,他就一直不停的干一些七七八八的工作。
  不过,他目前看起来混得并没有风生水起的,这个小卖部好好干的话,一个月几万真的不是问题。
  两天后,我去找了吴凯,让他干这个事,这家伙一口同意。
  我说里面有人死过,他沉吟一会儿,说他不怕,有钱什么都不怕。
  然后,就把他带去了那个小店。
  小店的东西,自然比别的地方的店卖的贵一点,不过,不愁没人买。
  来探监的,还有监狱里面的人,都会买。
  还有一些我们监狱的人,拿烟啊酒啊之类的来贱卖,那些都是有犯人家属送的,她们直接拿来这里出手了。
  贺兰婷所说的一个月赚个十几万,真的不是问题。

  不过,吴凯一个人忙不来,因为偶尔要送货进里面去,正好,那天吴凯告诉我,有个男的过来问,这里招不招人,这家伙之前就在这里干的,我也认识他,正好,就把他招进来了,我让吴凯管着他,我不出面,让吴凯不要让他知道是我管着店,让他以为吴凯就是老板。
  这家伙也不问什么,来了就埋头苦干,反正我施行承包制,吴凯每个月给我多少钱就行,然后我给贺兰婷一部分,少部分我留着,吴凯赚多了,自己拿,这家伙这下来劲了,一个月他除掉发给另外那家伙工资等其他至少能拿上万,如何不勤快啊。
  毕竟我是监狱的工作人员,所以不敢让人知道的。
  让吴凯来干这个,监狱里也没人知道是我管的,吴凯话不多,也不是那种小人,所以,我放心。
  这天我出来后,我去市里买东西。
  在公交站等车的时候,一辆越野车拦住了我面前。
  是黑明珠的车。
  她在车上,示意我上车。
  我钻上车了。
  我上车后,贪**宜的我,立马到处翻找烟。
  黑明珠说道:“没烟。”

  我问道:“好吧,找我什么事。”
  我自己点了自己的烟,开了车窗,我靠风吹进来好冷啊。
  日期:2016-01-30 18:5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