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90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一位的到来,使得杨操也很惊讶,他告诉我,说这个王朋王老局长,是青城山的子弟,宗教局资深人士,就连黑手双城,当年都是他引荐进的组织,地位十分高。
  杨操说得厉害,不过在我看来,这王朋不过是一个须发皆白,满脸愁苦的老头儿  。
  杨操原本心中一直很焦虑,特别是在得知了那矮魅的战斗力十分强横之后,生怕自己的队伍出现太大的伤亡。
  不过这些顾虑在王老局长出现之后,就全部都打消了。

  看得出来,上面对于这一次的事情,还是十分重视的,居然会出现这么大的阵仗。
  王朋局长到来之后,召集着众人开了一次会,不过在此之前,专门跟我们见了一面,了解了一下具体的事情。
  毕竟我们才是真正跟矮魅有过接触的人。
  他这人比较客气,虽然满脸愁苦,不过十分平易近人,与我们聊天的时候,总是会点头,好像十分赞同你的意见一般,而等到我讲述完毕之后,他点头肯定了我们的行为,然后告诉我,说一定会认真考虑我们的意见,争取今早摧毁矮魅在这山中的势力。
  最后,他问我,说有没有感觉到那附近,有没有不稳定的空间气息?
  听到他这话儿,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宗教局对这事儿如此重视。

  矮魅只是其中之一,最重要的原因,在于他们担心矮魅的出现是因为空间的不稳定性,而一旦有诸如空间裂缝的东西出现,那么这一带就会十分危险,必须通过封锁和重点监控,方才能够提前防范未知的危险。
  我说我们昨夜的时候,是直接找到了那村子的出口,并没有在洞子里搜寻,里面岔道许多,我不保证没有。
  听到我的话,王老局长点头,说对。
  遵从我们的个人意见,宗教局和当地武警开会的时候,并没有请我们到场旁听,所以具体的内容我也不知晓,不过结束之后,杨操找到了我,说夜里查探矮魅一族,实在是有些不妥,所以行动应该会定在明天早上。
  对于他们的决定,我表示了赞同,凡事应该谋定而后动,这样才能够确保万无一失。
  行动在次日清晨进行,我们三人作为行动的顾问和向导随队出发,兵分两路,一路由省局一名姓秦的队长带领,通过绳降和伞降的方式进入那山谷村落,这一边由虫虫和念念做向导,而我则随同大部队,从那洞穴口进发。

  之所以如此,是我争取得来的结果。
  在那山谷之中,只要有阳光,危险几乎等于零,而在那洞穴之中就不一样,那儿才是矮魅的老巢,他们在那里自由自在,主场作战,处于极大的优势。
  作为一个男人,我理所应当地把危险留给自己。
  当然,这一回过来,有超过一个连的武警跟随行动,而且还是全副武装,这还不说,由王老局长带领的二十多位西南局精英一起,这些人我大约地看了一下,很多人不比我差多少,甚至更加强。
  这样的阵容,对于矮魅一族来说,已经完全可以说得上是碾压了。
  十点整,在我的带领下,全队进发。
  最前面是两名精干的先锋队员,他们拿着大功率的强力手持电筒提供照明,而我则与身先士卒的王老局长在后面跟随着。
  洞子幽深,王老局长与我闲聊,说陆言,我听杨操说你是陆左表弟?

  听到他的话语,我心里咯噔一下,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毕竟以陆左此刻通缉犯的身份,实在是有些难以启齿,不过想了一下,我还是决定说实话,点头说对,准确的说我是他远房堂弟,他父亲我应该叫三叔,我爷爷跟他爷爷是同胞兄弟  。
  王老局长说这么讲,你也是清水江流、敦寨蛊苗的人咯?
  我在这里卖了一个小关子,说不是,陆左之所以跟敦寨蛊苗有关系,是因为他外婆龙老兰是敦寨苗蛊的,我却不是——我这低微的本事,是在南方省闯荡的时候学的,我多年未回家,甚至到后来才知道陆左的事情。
  王老局长叹了一口气,说陆左出事的时候,我正好在总局里面学习,回来之后,彻查此事,发现有诸多疑点,只可惜陆左不在,很多事情都没有办法核实。
  我听到这话儿,并没有多言。
  我不确定这老领导是真的有心为我堂哥开脱,还是在诓我,所以只是跟着说道:“以我对我堂哥的了解,他应该不会做出那种事情来的。”

  王老局长说对,陆左同志对国家和人民,是做了突出贡献的人,即便是有什么不对,都是可以协商处理的,这样躲着也不是一回事儿,如果你有机会碰到他,最好跟他讲一下,说有很多同志,都能够帮助他的,让他相信组织……
  相信组织?
  呵呵……
  听到这话儿,我就没有在继续了,而是埋头向前走,一路上我们没有发现任何异状,就连我们昨夜在这洞子里杀死的云豹尸体也没有再见。

  这一路畅通无阻,我们终于来到了山谷那边的洞口处,走到门口,正好跟另一路汇合。
  直到这时,我们方才得知了另外一个情况。
  由于地形空旷,那一路要比我们快了许多,不过搜索了山谷之后,发现除了一片断壁残垣之外,别无他物,没有一个矮魅的尸体存在,甚至连摔下山崖的云豹尸体都不见了。
  一切都好像被清理得干干净净,什么都没有。

  倘若不是虫虫在山壁的藤蔓处找到一个被缠住了的云豹尸体,说不定他们都觉得我们在撒谎。
  事实上,已经有不少人开始了怀疑,觉得是不是信息错误,自己在大题小做。
  王老局长亲自搜查了那个矮魅族人栖息的村落,并且从那些残迹的大小比例中,做出了这儿绝对是曾经生活过矮魅的地方。
  当他宣布了这个结论之后,我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既然如此,那些矮魅又到了哪儿去了呢?

  我们又将目光投向了那边的洞口。
  我们过来的时候,因为我的带路,所以一路还算顺畅,但是那洞穴之中,有很多的岔路是没有去过的,矮魅极有可能就藏在那里面。
  正在王老局长他们商量着如果继续的时候,这时武警的一个军官过来报告,说有两个战士不见了。
  什么,有战士失踪了?

  王老局长皱着眉头,问那军官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军官说应该是刚才在洞子里面的时候,一开始没有注意,刚才他集合队伍、清点人数的时候才发现的。
  这一次跟随着我们行动的武警战士有四十多人,而另外的人要么随着省局秦队长绳降,要么就守在了那边的洞口处。
  本以为这一次进洞的人手足够多,又有像我这样的老司机带路,应该不会出现什么问题,结果到底还是出事了。
  王老局长没有说话,而秦队长却发了火,说怎么回事,出发前不是反复交代过纪律,让你们注意前后的同志么,为什么到现在才发现不正常?

  那军官张了张嘴,却没有说话。
  错就是错,无可辩驳。
  场面一时变得很僵,王老局长叹了一口气,说算了,他们都是当地的武警部队,不是专业处理这方面事务的人员,出了问题也是正常的。
  日期:2015-11-26 06: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