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89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笑了,说你早讲嘛,遮遮掩掩的,弄得大家都不开心。
  杨操也是无奈,说陆言,我认识你的时候,你就一啥也不懂的瓜娃子,也没见过啥世面,现在居然气定神闲地跟我掰扯起这些来了,挺厉害的啊你?
  我没有在他面前表现得太过于得意,只是笑了笑,说那你听不听呢?
  杨操说赶紧讲。
  我没有再卖关子,把关于矮魅的情况跟杨操大概地讲解了一下,听完之后,他倒吸了一口凉气,说不会吧,你说那矮魅首领刀枪不入,真的有那么厉害?
  我说厉害不厉害,你自己看吧,别到时候损兵折将,怪我不提醒你。
  杨操说就这样,你们还杀了二十多头矮魅?

  我赶忙给自己推脱,说我倒没那本事,你瞧见里面那个半边脸包着的家伙不,他是苗疆三十六峒一脉的,叫做熊飞,厉害得紧,不过昨天的交手中,他也受了很重的伤,要不是他,说不定我们就出不了了。
  考虑到杨操职业的特殊性,我尽量地把熊飞给捧起来,吸引他的注意力,至于我和虫虫、念念等人,就尽量弱化了。
  毕竟被这帮人给盯上,并不是什么好事儿。
  至于为何把矮魅的事情跟杨操说得这么清楚,我也是有自己的考量,毕竟矮魅这玩意,本来就是异种,而且特别记仇,不消灭干净,说不定哪天就会蹦出来,变成灾祸。
  我这么做,叫做祸水东引,借刀杀人,不过杨操吃的是公粮,国家饭,干的就是这行当,如果办成了,也是大功一件,谈不上我坑他  。
  而且我将详情告诉他,让他有所防范,也是对他的生命安全负责,免得懵懂无知,一不小心就送了性命。

  我与杨操一拍即合,而他也是打蛇随棍上,说他帮忙可以,不过这事儿想要做彻底了,需要有上面的首肯才行,他希望能够请我们几个人当做顾问,帮着一起剿灭那矮魅,这样他才有开口的理由。
  我不确定虫虫是否同意,便跟他说此事需要跟大家商量一下。
  杨操召集部下,跟他们通报情况,而我则回到了灶房里来,把跟杨操谈及的事情,和三人说起。
  熊飞听完,酸溜溜地说道:“没想到陆言你居然和朝廷鹰犬还有联系……”
  这话儿说得我想笑——朝廷鹰犬,你当你是前明义士呢?
  虫虫沉吟了一番,说到了中国,才发现当下跟以前截然不同,如果有了那么一个身份,无论去哪儿都方便很多,而苗疆三十六峒,跟这些矮魅确实是有血仇,不共戴天,剿灭他们是本分,也是保护一方安危,行善之事,可以考虑的。
  熊飞瞧见虫虫和念念这一路走荒山野岭,基本上避开人群聚集之地,还以为对上面不满呢,没想到她居然点头同意,一下子就懵逼了。
  倘若念念和虫虫有了身份证,住店坐车就变得简单了,哪里还需要他?
  再想到自己脸上的情况,他不由得心灰意冷,说既然如此,那么我也就功成身退了——我脸上和身上的伤,一时半会好不了,留在这里也是拖累你们,一会儿我们就分道扬镳吧,我回家去了。

  虫虫看了他一眼,也不挽留,而是平静地道谢道:“熊飞,谢谢你这一路的照顾,如果没有你,这一路上不知道会有多少波折呢。”
  念念也是在旁边说尽好话,不过听着,怎么都感觉有点儿像是追悼的意思。
  熊飞越听,心中越是悲凉,眼泪花子不由得都快流了出来。
  估计也是想起自己一路上的付出没有回报,独自神伤。
  不过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熊飞不得不硬着头皮撑下来,吃过饭了之后,他与我们告别,独自下山。

  瞧见他萧瑟的背影,杨操有些担心,说陆言,你不是说这兄弟受了重伤么,他这么一个人走,会不会有危险,要不要我派两个兄弟送他离开?
  我摇头,说不用了,他身手高强得很,等闲人近不了他身的。
  杨操假意关心一下,又过来与虫虫和念念见面。
  他是一个很容易打交道的人,待人也真诚热情,没一会儿,就跟虫虫和念念熟络了,大概的寒暄过后,杨操告诉我,说他刚才已经把这情况汇报给了上级,现在暂时不动,省局那边会派人过来支援的,而且还会动用武警。
  我们没有走远,就在这农家等待,当然,该付的钱,还是给付的,毕竟人大爷也不容易。
  如此一阵忙碌,待人少了,念念便找到了我,低声说道:“你跟熊飞之间,刚才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愣了一下,说啊,有那么明显么?
  念念笑了,说你们两个下山的时候,就一直在后面嘀嘀咕咕的,别以为我们没看到。
  我犹豫了一下,不知道是否该说实话。
  念念瞧见我这纠结模样,不由得越发好奇起来,说到底怎么还是,你快说啊?
  我说你还记得我们在逃离矮魅小村、攀爬那山壁的时候,就是你们遇到那些云豹袭击时,我差一点儿失手,跌落山崖的事情么?
  念念指着我的手,说怎么不记得,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呢?
  我说如果不是我不小心,而是我抓着的藤蔓突然间被人给割断了呢?
  念念难以置信地说道:“你是说熊飞割断了那藤蔓,不可能吧?”
  我苦笑,说这就是我不肯说起的原因,我掉落的时候,分明瞧见他手中有一把匕首,不过后来爬上来的时候,发现那藤蔓是受力不住而断的,而且也没有发现他身上的匕首,没有证据,口说无凭,而且你们也不会相信,所以我才会选择隐瞒。
  念念愣了好一会儿,然后说道:“这么说他离开,是自己心虚咯?”
  我摇头,说不是,是我逼他走的,这种人留在我们的身边,我不放心,天知道他什么时候会再来一次?日防夜防,家贼难防,所以我就逼他了一下,而他也知道我发觉了不对,所以才选择离开的。
  啊?

  念念长嘘了一口气,说这一路来,虽然我不太希望他能够和虫虫姐走到一起,但真没想到他是这样的人。
  我说知人知面不知心,又或者他对你们并无敌意,但是对我这个情敌,下重手,也是可以理解的。
  念念笑了,说你倒是想得开。
  我说将心比心,换另外一个角度来看,熊飞陪着你们过来,一路鞍前马后,没有功劳也有苦来,再加上昨天的时候,他为了虫虫,在伤重的情况下还坚持前去救人,就这一份情谊,便足以换来我的不追究了。
  念念叹气,说这人真的是难以捉摸,一念天使,一念恶魔。
  我说这件事情,你就不要告诉虫虫了,一来她未必相信这事儿,二来也不要让她知道这丑恶,免得心中难受。
  念念笑了,说别看虫虫姐什么都不说,可她心里什么都知道,那脑袋里,有大智慧呢。
  我们在山里等着,到了傍晚的时候,先后来了三拨人,第一拨是附近的驻地武警,第二拨是杨操省局的同事,最后在傍晚时分、太阳快要落山的时候,来了最后一拨人,却是西南局的大档头。
  日期:2015-11-25 18: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