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134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梁健心里,五味杂陈。还没看完,老唐在客厅喊他了。梁健将照片簿放了回去,平复了一下心情,走出了书房。
  老唐的下酒菜弄得不算丰盛,三菜一汤。但闻着似乎很香。不算很大的客厅里,飘着一股浓郁的香味,让梁健有种食指大动的感觉。
  老唐从一旁的柜子中,拿出了两瓶一斤装的高度白酒,一人一瓶摆在了各自身前,说:“一人一瓶,行吗?”
  梁健看向老唐,恍惚间,好像他脸上透出些神气,梁健虽然也三十多岁了,但和老唐相比,还算是血气方刚的汉子,当时就说:“当然行。有什么不行的!”
  但话是这么说,梁健看着这52度的高度白酒,心里还是有点打鼓的。梁健以前酒量是还可以,但顶多也就一斤白酒左右,还是48度左右的。何况,他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喝酒了。
  “好!”老唐却是听得很开心。爽快地拿出两个小碗。梁健一看,又傻了。这酒店里和白酒,都是用盅子的。这老唐,不按常理出牌,这碗虽然是小碗,但一碗绝对抵得上一啤酒杯了。
  老唐一笑,说:“用碗喝过瘾。以前,我在部队的时候,就是这么喝的。而且今天这里也没专门的白酒盅子,将就将就吧。”
  梁健本来到了嘴边的那句‘要不换个小杯子’的话,只好又吞了回去。
  倒满酒后,老唐举起碗就是一饮而尽。梁健也只好跟上。一碗之后,又是一碗。两碗下去,这一斤的酒瓶都空了一小半了。这酒喝的猛,饶是梁健自恃酒量还可以,都觉得有些晕乎乎了。
  倒是老唐,面不改色,淡定地坐在那里,举着筷子,气定神闲地吃着小菜。偶尔,还招呼梁健吃。这敢情,喝下去的不是白酒,是白开水啊!梁健心里腹诽。
  两碗下去后,老唐终于停了下来。没再接着干。要不然,梁健估计自己今天是不能竖着出门了。
  不得不说,老唐的菜味道是真不错。吃了点东西后,梁健终于稍稍缓了过来。这时,老唐说话了:“知道我为什么要找你来喝酒吗?”
  梁健想了下,说:“你有话对我说。”
  老唐抿了一口酒,说:“是的。男人么,喝点酒,好说话。不该说的,该说的,都好说。”
  梁健觉得这话不好接,就没接话。老唐夹了一口菜,嚼了两下,吞下后,说:“你是我老唐的儿子,是我唐家的血脉,认祖归宗是必然的,你觉得呢?”

  梁健想问他为什么以前不来认祖归宗,要一直等到现在。但话才浮现心中,他的脑海里又出现了刚才在书房中看到的那一本照片簿。里面的那一张张他的照片,有些是他知道的,有些是他不知道的,那些不知道的,多是背影,想来是偷偷拍的。忽然间,他的心就软了。
  他犹豫了几秒后,回答:“我需要时间。”
  老唐对他的回答,似乎很满意。他一笑,说:“我知道,我会给你时间。但你要知道,时间这种东西,向来是不等人的。所以,别太久。”
  梁健接话,举起碗,喝了一大口。入口那种灼热的感觉,犹如一道火线一般,仿佛将他心里的那些烦恼也一起给烧化了。
  梁健从来不是个铁石心肠的人。
  俗话说,酒后露真情。也许真的是酒精的作用,梁健在老唐面前,渐渐的放开了拘束。而老唐,却一直无比清醒。仿佛,杯中酒真的不是酒,而是白开水。
  这一顿酒喝了两个多小时。老唐问得不多,但梁健却是说了很多。最后,梁健还是醉了。也不知是真的喝醉了,还是因为自己想醉,所以醉了。

  这一夜,梁健是在老唐家里睡过去的。醒来的时候,老唐已经做好了早餐,不见了人。他和李园丽带着项瑾霓裳去公园散步了。梁健看着字条,在看看早餐,愣了一会后,笑了笑。因为今天周末,也不用急着去上班,梁健吃得十分悠闲,顺便想一些事情,和老唐有关,和自己有关的事情。
  他很认真地将老唐说的去北京这件事,纳入了考虑范围。将去永州放在了一起,衡量着。回北京,对于项瑾来说,无疑是好的。毕竟项瑾的娘家在那里。但是,北京空气环境差,项瑾的身体未必会行。而且,对霓裳的健康,也未必好。
  再说他自己,虽说,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但北京情况太复杂。梁健认为自己是实干派,但要到北京和一批大佬斗智斗勇,梁健自信心不是很足,而且也不喜欢这种勾心斗角的生活。
  但,自从老唐出现之后,有一种感觉一直缭绕在梁健心头,那就是,他的根在北京,他终究是要回到北京去的。
  这种感觉以前并不强烈,但经过昨夜之后,似乎变得强烈了一些。
  去北京,还是永州?
  北京,还是永州,这个选择题,在梁健心里盘桓了好几天。就在他心底有了决断的时候,宁州城里,发生了一件大事。
  宁州城西,有一个服装城,三座大楼占地近万亩,是附近三省,甚至内陆一些省市的服装主要集散地。布料,衣物都属于易燃物品。加上,这三座大楼里,有两幢都是二十几年以前的旧楼,消防设施和布置都已经达不到现在的标准。所以,每年,这个地方的消防安全一直都是宁州市政府,甚至是省政府所密切关注的事情。
  但,密切关注,并不能解决根本问题。大楼里,人员拥挤,通风不利,设备老化,加上堆积如山的各种布料衣服等易燃物品。还有一些商家,总是不遵守规定,偷偷使用电饭煲,电磁炉。所以,每隔一两年,总会有一两次小火情发生,但因为有一个消防中队就驻扎在服装城一公里以外的地方,有单独的消防通道直通,所以救援及时,倒都没什么人员伤亡,就是损失些财物。
  网上曾有不少网友,曾问政府,为何不将这片服装城迁移,将这两座旧楼拆掉重建。但这其中涉及到的拆迁安置等等问题,牵涉实在太大,政府部门也是有苦难言。
  而这一次事情的开端,是一次**。据说是一伙从其他市过来进货的年轻人,在抢货的过程中,被偷了钱包。年轻人要求调监控。但旧楼里的监控,其实多是摆设。年轻人发现这个事实后,与大楼管理人员,起了冲突。双方争执不下后,就在一楼打了起来。这一伙年轻人有七八个,一时占了上风,正打着打着,楼里就起火了。起火的地方,就在斗殴地点的后面,一个囤积布料的仓库。仓库用铁丝网铁门锁着。火头是从贴着铁丝网的一堆布料上着起来的,具体是怎么起来的,没人知道。当他们闻到刺鼻的糊臭味,反应过来时,那堆布料上已经窜起来不小的火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