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124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对彩姐说道:“我不知道怎么回答你了。总之,介于爱与喜欢之间吧。喜欢之上,爱之下。”
  彩姐问我道:“连骗女人都不会?”
  我说:“好。我爱你,爱到天天想死你。”
  彩姐呵呵笑笑。

  当晚在彩姐这边睡了。
  次日去上班,结果,到了监狱门口,大门口,却见到好多人围着监狱门口,过去,看到好多警车,还有,丨警丨察,拉了黄线。
  还有我们监狱的很多同事,围着监狱门口。
  这个,发生了什么事了。
  我赶紧的过去。

  围着的,不是监狱门口,而是门口边的那个小店。
  那个小店怎么了。
  我过去后,问一些同事,她们也都说不知道。
  这时候,侦察科科长过来了,对我们喊道:“上班好好去上班,都在这里干嘛!”
  我们赶紧的进去,回去上班。

  只有丨警丨察在那里忙着。
  回去了里面后,我问沈月她们,她们也不知道那里发生的什么事。
  好吧。
  早上忙了,中午吃饭的时候,有人聊起了小店的事。
  后来,下午开会了后,我和徐男单独讨论监区的一些工作事项后,徐男才告诉了我小店发生了什么事。
  小店的老板昨晚被人捅死在店里面。
  凌晨被捅死。
  我靠。
  睡在店里面,被捅死了。
  说实在话,这个小店,就是为监狱服务的,里面卖的什么东西,回收的,都是和监狱的女囚的生意。
  我奇怪的问道:“好端端的,为什么被捅死了?”
  徐男说道:“我和你说你千万别说出去。”

  我说:“嗯,你说。”
  徐男说:“这老板,是和监狱长拿下的这小店,他每年给监狱长钱,他可以自由进出,监狱的人大都知道他是监狱长的人,都不敢拦,然后,他和监狱里的一个饭堂阿姨好上。饭堂阿姨的老公常年在外,后来知道了这个事,昨晚直接拿着刀来找到店里,捅死了他。”
  所谓的赌近盗,奸近杀,说的就是这个吧。
  我说道:“这家伙也该死。不过最该死的还是那个女的。”

  徐男说道:“都该死。”
  我说:“女的老公不该死。女的最该死。小卖部老板也该死。可惜了她老公,把人一杀,是解气了,但自己也完蛋了,而他的老婆,却可以到处找男人了。”
  徐男说:“都不是好东西。但是,这个事情也没有那么简单。”
  我问道:“怎么不简单?”

  徐男说:“你知道饭堂那阿姨的老公是怎么知道的吗?”
  我问道:“是啊,怎么知道的?”
  徐男说:“有人说,是狱政科科长找人透露这出轨消息给了饭堂阿姨的老公。”
  我说道:“这又是为什么啊,狱政科科长那么多事啊。”
  徐男说道:“以前那小卖部,是狱政科科长先做的。后来不知道监狱长通过什么方法,从狱政科科长手中拿了小卖部,然后转手给那个男老板做。据说狱政科科长因为这个和监狱长一直不对头。“
  我说:“真**复杂啊。不过,如果真的是狱政科科长这么干的,这女人也心机很深啊。”

  徐男问我道:“混到这个地位位置的,有谁不是心计深的?”
  我说:“嗯,这倒也是。”
  徐男说道:“那个老板,是被饭堂阿姨老公偷偷让开锁的配锁开门进去,在他睡梦中,捅了他三十几刀。”
  我说:“妈的,如果不是恨到了极致,估计也干不来这事。”
  徐男说道:“另一半出轨,都不会受得了的。”

  我说:“那是。如果你的谢丹阳哪天背着你和别的男人。哦不,是背着你和别的女人,搞在了一起,你会不会也捅了她三十几刀?”
  徐男说:“我可没那么疯。”
  我说:“那你是不够爱她?”
  徐男说:“爱,但不盲目,不烧坏脑壳。是你老婆跟了别的男人,你还杀了他们吧。”

  我说:“嘿嘿,我不会轻易娶老婆的,以前我女朋友出轨,让我看清了很多,反正,起码要找个有道德底线的女朋友,长期发展,研究观察,知道她什么人了再结婚。如果真的看错了人,她和我结婚了,却出轨了。那。”
  我迟疑一下,妈的说到这些,心里就不舒服,想着自己的妻子,跟了别的男人搞在一起,给我戴绿帽,我受得了吗?
  徐男问:“那你就杀了她。或者是杀了她的男人?你现在是理智,一旦真的发生了,没人能理智。”
  她说得对,我现在只是假设,所以我理智,记得当时,我前女友跟了别的男人走后,**我都要疯了,就想杀人。
  爱越深,恨越深,被人夺走了最爱的东西,想着她现在被那个男人用着糟蹋,**,全身都不舒服,只有恨,只想杀了那男人。
  本身,出轨就是一个很热门的话题,而且集中于妻子出轨。我看过一篇报纸,有媒体调查发现超过八成的受访男士表示会毫不犹豫选择分手,只有一成多一点的表示会认真思考这个问题,做出最适合的解决方案。
  而在真实相关的新闻中,对于妻子的出轨,丈夫的反应各不相同,轻则精神崩溃和妻子大吵大闹,重则酿成杀人惨剧。
  我上大学大三那年**节,发生了一个杀人事件。
  我们那边的县城,一个我小学同学的妈妈,用聊天软件,和一个男人搭上了,**节那晚外出和那男人相会,我同学的父亲,一路跟随,在某小区发现了妻子和那名男子在一起。紧接着就是吵架、扭打,这个过程中,同学父亲用锐器将男子捅死后驾车逃回老家。
  最后,同学的父亲躲在山上,被丨警丨察围堵的时候,上吊自杀。

  所以,一旦知道了自己的老婆,自己的对象出轨了,**,还能有理智?
  我呵呵了一下,说道:“我估计自己也无法理智的去处理吧。”
  徐男说道:“你不是问我如果谢丹阳跟了别人我会怎么样吗。反正我是不会杀人的,也不会报复,我会放手!一个人,一定要控制得住自己的情绪。不能让情绪控制自己,否则。”
  我打断她的话说:“控制个毛啊,真到那时候我不信你能控制。靠,以前你没当这监区长,话都不会说几句,现在怎么讲话来那么有文化的样子。”
  徐男说道:“上月我们监区刚来一个谋杀犯,你知道吧。”

  我说:“每个月都来那么多谋杀犯,鬼知道是哪个。”
  徐男说道:“和**合谋杀自己丈夫的那个。”
  我靠我记得了。
  这个女的姓厉,叫厉海。

  她这名字,和她犯的事,让我一下子就记住了她。
  那天还是我去接收的新犯人,这个女犯让我全无好感,长得面目算清丽,但眼睛狭窄尖锐,看起来就很狠毒的一个女人。
  她是因为谋杀自己丈夫进来的,她和丈夫结婚五年,而且孩子已经两岁,却在同学会上,和自己的老同学眉来眼去对上了,然后两人就做了一切出轨该做的事,没想到被丈夫李某发现了的聊天内容,丈夫狠狠打了她一顿,逼着她要么和**断绝关系,要么离婚净身出户。
  日期:2016-01-29 06:5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