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1266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老秦人见到单琴,脸色并没有平常见面的时候,显出特别高兴的样子,手脚也只是老实的放在身体两侧,并没有伸手搂住单琴的身体,有点不高兴的看着单琴。
  单琴心里明白这个男人是担心自己用两人之间的特殊关系拜托他帮助自己解决目前面临的困难,于是眉头一转,有了主意。单琴把老秦人拉倒里面的闯边上坐下后,自己坐到老秦人的腿上,一只手轻轻的抚着老秦人的脸蛋说,我知道,你这心里到底担心什么,其实你错了,我是宁愿自己受点委屈,也不会让你做感到为难的事情,我今天来找你,想要见你主要是因为突然被就地免职了,心里一时有些接受不了,所以想要找个知心的人说说话而已,你可千万别多想了。

  尽管老秦人心知单琴说的这番话,不一定全是真心话,却还是有些被这几句软话给打动了。老秦人对单琴说,你也别怪我不帮你,这次的事情,你办的实在是太差劲了,从市委书记顾国海到市长唐小平都是要严办你的意思,你是知道的,我哪里有胆子跟这市里的一二把手对抗呢,你说是不是?再说,最近我可能也要离开普水,干的如何还指望顾国海和唐小平给我说好话呢。
  单琴连忙点头说,我怎么会不明白呢,你放心好了,就算你不帮我,我也绝对不会怪你的,这件事情也想清楚了,那是自己工作的态度造成的,所以我不怨恨任何人。
  老秦人对单琴说,你能这样看问题,说明你已经成熟了,其实,把你放到普水,我的心里倒是早有预感你不一定能够上任,你想想看,自打你到了普水后,总是风波不断,不是跟这个领导有矛盾,就是跟那个领导有意见,你这样的处事方式,在普水的地面上,又怎么能呆得下去呢?
  单琴嘟着嘴说,这能怪我吗,他们那些男人都欺负我是个女人,不把我放在眼里,我也是爹娘生的,凭什么就这么被他们欺负呀?再说,如果我要是县委常委,他们敢这样吗。

  老秦人伸手点了一下单琴的鼻子说,单琴,都到这时候了,你还嘴硬,就算以前的事情,你说是人家欺负你也就算了,可是这次,省领导到普水去考察,连市委书记和市长都小心翼翼的陪在左右,小心伺候着,你倒好,节骨眼上,安保工作出现这么大的失误,竟然有人把省里来的领导车胎给戳破了,你这个公丨安丨局长还丝毫不知情,要是我当时在场,也得把你这个公丨安丨局长给就地免职了,这还谈什么安保工作,根本就没有任何有效的防护措施嘛。

  单琴撒娇的口气说,这事我才是真的冤枉,这开发区是有公丨安丨分局的,虽然说是刚刚成立的公丨安丨分局,可是里头的警力也不少,我当时也是大意了,见分局的局长跟我保证说,安保工作绝对会万无一失,我这才放心的做好外围的安保工作,对于开发区内部的安保工作全都交给了开发区的公丨安丨分局负责,哪里想到偏偏就出了这样的事情,搞的我被拖累的就地免职,其实,这件事我真是冤枉死了,主要责任根本就不是我嘛。

 
  老秦人听到这里,忍不住笑了笑说,你可真是能诡辩,这普水县的地盘上出现了治安问题,不是你这个公丨安丨局长负责,那应该是谁负责呢?难道让张富贵负责任吗?
  单琴理直气壮的口气说,当然是具体的事情负责人该对这个结果负责,我这个公丨安丨局长怎么着也就最多是个连带责任,再说了,这件事细想起来也有些蹊跷,这酒店的停车场有那么多的车子,怎么就有人故意戳破了省委领导的座驾,却没有动旁人的车子,再说了,你也是干公丨安丨这行的,犯人做坏事的时候,最起码有个犯罪目的吧,不管是求财还是其他,总是要沾一条,可是你说这戳破汽车轮胎的人,他到底图的是什么呢?

  老秦人听单琴这么说,心里也不免有些疑惑,一想到这件事结果已经出来,再纠结在这个问题上已经没有多大意思,于是有些没好气的说,你说的话,尽管也有几分道理,可是不管怎么样,你作为一个公丨安丨局长,就该把一切可能发生的事情全都考虑在内,尤其是涉及到上级领导来考察的时候,领导的所有小事都是大事,难道这一点你都不明白吗?
  单琴撒娇的口气说,谁让你一点都不关心我,我在普水都已经干了一年多了,到现在连个常委和副县长都没有弄上,哪里有人把我放在眼里呢,我说话没分量,自然有人敢大着胆子跟我作对。
  老秦人听了这话,有些不悦起来,他对单琴说,这官场到底还是讲究点公平原则的,要是一个工作能力很差的人,就算是有再多的外力扶持,也不会得到什么更多的机会,毕竟有些重要职位,没有一定的实力是肯定不行的,任何干部的成长,能力直关键。
  单琴听着老秦人表情又有些严肃起来,赶紧伸出一只手触他的敏啊感部位,调啊情似的口气说,我工作能力上或许差些,不过,我某些方面的功夫却是一点也不差的,你要不要见识一下。
  等到老秦人上班后,单琴坐在那边,抚着自己白白的身体,心里不由的想,自己为了所谓的发展,现在这样的被这个老男人折腾,是否值得,难道女人在官场,要想发展就只能有身体来铺路吗。
  现在官场,男人要高升必须“提前(钱)来见”,女人升职必得“日啊后再说”,女干部如果不被男性领导潜规则,期升职的空间相对相对较小,女干部中确实有一些人她们靠几分姿色,俘虏了上级、成就了自己。有的女人甚至由“三啊陪女”变成了堂堂正正的官员,如安徽省宣城市市委原常委、副市长赵增军,担任绩溪县县长时与一20岁女子发生暧啊昧关系。他得意地对女子说:“小乖乖,你年轻又有文化,我要把你从闯上培养到主席台上,让你当乡里的一把手,当县妇联主席。”湖北省荆门市陈丽原是“三陪女”,傍上市委原书记焦俊贤后,很快被提拔该市开发区文化、广播电视、新闻出版副局长宝座,直到提拔为宣传部长和组织部长。

  一些善于把握机会的女干部,往往主动跟领导打成一片,“跟着领导的感觉走”,以求得到领导的赏识,获得提拔升迁的机会。以那些和贪官有染的女干部来说,无论是真情还是假意,被迫还是自愿,其根本原因莫不是看上了官员手中的权力。有权就好办事;有权就能畅行无阻;有权就有利禄富贵。一个女人,尤其是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傍上了一位手握实权的官员,用身子就可以换来金钱,换来房子,换来官位。这是一笔无本万利的买卖,也难怪有无数美女都甘心情愿投身到官员的怀抱。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