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80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念念感慨,说好端端一寨子,怎么就突然被泥石流给淹了呢?
  我说即便不是泥石流,别的事情也极有可能将其毁灭,特别是现在的现代社会,各种思潮的冲击,使得人们开始逐渐地跑开了以前的老观念,就如同我们这敦寨苗蛊,连我师父陆左都是半路出家的,倘若他不再,也许就断代了。
  说完这话,我突然忍不住想起了那个神秘的许二爷来  。
  他说自己是敦寨苗蛊的一员,然而我却听都没有听说过他,虽说我跟陆左接触不多,但是二春却跟我说了无数的事情,所以这样更加让我困惑。
  我将心思藏着,而念念也点头,说对,你们国家现在的发展日新月异,跟我们那儿完全不同,很多人都开始抛弃传统了。
  我挠了挠头,说这事儿还真的说不清楚,有人甘于贫困,有人的心中却向往着花花世界,这事儿谁也左右不了。

  两人聊了一会儿,决定回到集合点,等虫虫回来之后,把这个消息告诉她,让她来决定这件事情。
  下山上山,我们赶到地方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五点多。
  不过回到营地,我才发现虫虫和熊飞都没有露面,也就是说,他们还在找寻着线索,我和念念并没有闲着,生火做饭,等待着两人的归来。
  我回来的路上捉到了一头肥硕的野兔,当下也是找到了一小溪抽筋剥皮,回来之后,耐心地烤着,不知不觉天色已晚。
  那烤兔焦黄喷香,四处流油,让人瞧见,忍不住咽口水,念念瞧了好几回,问我烤熟了没有,而我则一直在等着虫虫,想把最肥美的兔腿留给她。
  然而一直等到夜幕笼罩了箐坝山,他们都没有回来。
  念念这个时候也已经将注意力从喷香的烤兔,转移到了没有回来的虫虫和熊飞身上,满脸担心地说道:“他们不会出什么问题了吧,按理说这个时候,应该是已经回来了的啊?”
  我同样也是心中忐忑,又耐着性子等了一个多小时,到了晚上九点多的时候,终于坐不住了,站起来,说他们肯定发生了什么事,我们去找一找吧。
  在我的心里,虫虫连那般恐怖的飞头降都能够算计,几乎无所不能,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的。

  然而想是这般想,这事情一脱离了计划,有找不到人,我就越发感到害怕。
  因为她身边多了一个不确定的因素,那就是熊飞。
  熊飞这人,我这几天跟他交往不深,而他的来历也仅仅只是听念念跟我讲起一些,做不得准,而他还得到了虫虫的信任,倘若是他导演了此事,问题可就变得严重了。
  我和念念没有半点儿食欲,在营地里留下了纸条,防止他们找回来,而我们则沿着他们走过的路,找寻过去。
  山上夜露寒重,黑乎乎的,找寻得也是颇为艰难,好在念念有着那几个大老鼠,倒是方便很多。

  我们在山上找了一个多小时,并没有什么线索,而就在我们几乎想要放弃,准备回到营地再瞧一眼的时候,念念突然蹲在了地上,对我喊道:“陆言,你过来一下,看看这是什么?”
  我走过去一看,瞧见地上居然有这一滩鲜血,念念的大老鼠围着血迹在围绕着,而她从那狸猫一般的老鼠嘴中摸出了一根布条来。
  我一看,浑身就变得僵直。
  这布条,是从虫虫的身上撕下来的!
  出事儿,这一滩血迹是虫虫的么?
  我心中一阵慌乱,不过瞧见同样六神无主的念念,立刻就沉下心来,深呼吸,调整好自己的情绪,对她说道:“念念,让你的小宝贝循着这血迹,找过去。”
  听到我提醒,念念没有再慌乱,嘴里吹了一声口哨,那些老鼠就会意了,身子一弓,就朝着草丛中钻了过去。

  我和念念跟着这些小东西一路紧追,走了三两分钟,却是来到了一处山涧之前来。
  血迹在这里停止,而老鼠的嗅觉器官十分发达,继续往前走。
  走进山涧,我们来到了一个狭小的山洞跟前。
  眼见着那老鼠就要往里面钻去,念念突然间就是心头一惊,惊声喊道:“别去……”

  话音未落,从洞子里突然传来了一声兽吼,还有那老鼠慌乱的吱吱叫声。
  怎么回事?
  我没有任何犹豫,直接从腰间掏出了金剑来,刚刚一拔出,洞子里立刻有一道黑影从里面射出,朝着我们这边扑面而来。
  我想也不想,抬手就是一剑。
  那剑正中黑影,对方来不及闪避,被我一剑斩中,直接分成了两半,而就在这个时候,鲜血陡然间就炸开,洒得我一头一脸  。
  我抹了一把脸上的热血,而念念则蹲下了身子来,检查这个被我斩成两半的玩意。

  我听到了她倒吸凉气的声音。
  是什么东西啊?
  我擦干脸上的血液,低头一看,却瞧不清楚这玩意到底是什么,只知道它有一条野狗那般大小,身子柔软,像野猫。
  念念打量了一下,却也认不出来,对我说道:“看着好像是猎豹,不过长六条腿是怎么回事?”
  六条腿?
  我心中骇然,顺着念念的指点望了过去,瞧见在这畜生的腹下,果然长着六条腿,后腿健硕有力,中腿又细又长,前腿则爪子锋利。
  无论是我,还是念念,都认不出这玩意到底是什么。
  它的嘴巴里,还咬着念念那大老鼠的半截身子。
  好凶恶。

  我和念念对视一眼,都知道虫虫出事了,问题估计就出在这个地方。
  怎么办?
  念念瞧了我,而我则深吸一口气,对她说道:“我要进去看一看,你在这门口守着吧?”
  她摇头,说不行。
  我问为什么?

  念念说虫虫姐这一路待我如亲妹子一般,不但照顾我,而且还教了我许许多多的东西,如师如姐,她现在出事儿,我怎么可能袖手旁观?
  她执意进洞,我没有办法阻止,只有抢在了前面,防止再有类似的袭击。
  两人入洞,里面一片黑暗,不过我们都带得有强光手电,往里面照去,瞧见这儿是一个喀斯特地貌里面的溶洞子,一开始的时候有些狭窄,曲曲折折,而越往里面走,那空间则越发开阔。
  这一路并非坦途,虽说我坚持在前,不过念念并不放心,便让她的那些宝贝趟路。
  这一路趟下来,当我们走到了一处大溶洞的时候,她的老鼠就只剩下一头了。
  念念的眼圈一直都是红红的。
  这些小东西是她亲手养大的,跟了她一路,立下了汗马功劳,在这儿却几乎全军覆没了去,叫她怎么能够不伤心呢?
  不过我们也没有让那罪魁祸首好过,一路过来,死在我和念念手下的六腿豹就足有七头之多。
  六腿豹。
  这是我和念念对这玩意的命名,它矫健得跟猎豹几乎没有什么区别,而爪牙更是锋利,獠牙几乎吐出了嘴里来,形成一个弯弯的剑齿;它的体型应该跟年龄或者公母有关系,小的也就只有一条土狗那般,而大的,则有小牛犊子一般大。
  两人一路过来,精神紧张到了极点,而到了这洞穴之中,左右一打量,居然发现这儿有一条小河流,而在河流的旁边,竟然有人类活动过的痕迹  。
  日期:2015-11-22 18: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