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208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6-01-16 21:54:00
  更新线------------------
  想到了对策,我精神大震,立即调息蓄气!
  以我目前的功力,去吹断一株近在咫尺的小小藤蔓,并不在话下。
  调息蓄气已毕,我正要发力去吹断那藤蔓,一瞥之间,突然又泄了气!因为我骤然意识到自己的脑袋根本不能大幅度转动,一张嘴也无法对准那藤蔓!

  满怀希冀,刹那间全部破灭,这可真是要了命了!
  我焦急万分,抱着侥幸之心,又提了一口气,努力朝那藤蔓喷去——
  “呼”的一声,地上尘土草屑飞扬,那黑色藤蔓纹丝不动,安然无恙。
  薛笙白大怒:“你干什么!?大家都这样了,你还消遣我?!”
  他离我较近,我那口气吹在地上,弄了他满脸的草屑尘土烂树叶子。
  “对不住。”我沮丧道:“不是故意的。”
  “不是故意的,那就是有意的!没事儿吹什么气啊!”薛笙白嘟嘟囔囔道:“溅了我一脸,湿漉漉的,都是什么烂七八糟的东西……”
  那湿漉漉的东西不是别的,其实是草屑中没有蒸发干的露珠湿气。

  日期:2016-01-16 21:54:00
  计千谋笑道:“薛老大啊,还好是这位陈世兄在吹,你才保住了命,要是那老贼僧来吹气,你可就死了!”
  计千谋自己也是秃子,所以别人骂那老和尚是“老秃驴”,他自己不骂,他称之为“老贼僧”。
  薛笙白却不解道:“为什么会死?”
  计千谋大声道:“那老贼僧连牛都能吹死,你能比牛还禁吹?”
  薛笙白忍不住笑了起来:“计秃子你真损!”

  就在此时,突然“嗤”的一声响,计千谋闷哼一声,不知道哪里受了伤,滋出一道血柱来!
  众人皆惊,却听那老和尚道:“再污言秽语,老衲便不客气了!”
  原来是叔父和计千谋对那老和尚百般辱骂,他终于忍耐不住了,出手伤了计千谋以杀鸡儆猴。
  叔父和计千谋倒也乖巧,吃了这哑巴亏,都不再吭声。
  薛笙白却忍不住道:“计秃子,你有事没事?”
  计千谋道:“没事,还死不了。”
  薛笙白道:“我都瞧见滋出了一管子血!哪儿受伤了?”

  “什么一管子血?!”计千谋道:“老和尚的念珠在我胳膊上钻了个眼儿,不碍事。”
  这句话传进我的耳中,就好似是劈破了旁门见着了明月当空照,我眼前猛然一亮,计上心头——用气不行,可以用血!
  日期:2016-01-16 21:58:00
  我的脑袋难以大幅度转动,对不准那黑色藤蔓,但是我的手指头可以!
  手指头不会吹气,却会滋血!
  血如水,可以柔克刚!

  念及此,我复又精神大振!
  思索片刻,我努力勾动双手,试了半天,终于让左手食指商阳穴处瞄准了那黑色藤蔓。
  潘家传授我的改良式五禽戏正好有凝气闭血之法!天然禅师传授我的婆娑禅功中“定”字诀里又有塞脉之术,再将六相全功中的转运之法结合起来施展,短时间内可积聚大量的血渗透至左手食指的“商阳穴”处!
  我忍着难受和疼痛,斜眼死死盯着自己的左手食指指头,商阳穴处越来越红,越来越鼓,整个指头也越来越粗,就像是鼓起来了个大大的血包!
  这其实就好似是用锤子在手指头上大力砸中一小块肉,皮没有破,肉也没有掉,但是被砸中的皮肉已死,坏血全淤积到了此处!

  “破!”
  我心中喝了一声,商阳穴处的那骇人的血包顿时涨开,一道细细的血柱犹如红线般激射而出,正中那黑色藤蔓!
  我心中大喜!
  要成了!
  日期:2016-01-16 22:01:00
  就在此时,血柱断了,血流已止。
  毕竟那血是从手指头上喷出去的,不是从大动脉里溅出来的,血量有限。
  我努力斜着眼睛去看,坏了——那黑色藤蔓安然无恙!
  我的心凉了半截!

  我弄出来的血根本就没有冲断那藤蔓。
  兴奋过头,结果一场空。我只觉脑子里一阵眩晕,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失了血气。
  “唉……”我闭上了眼睛,绝望的叹了口气。
  等着给江、范、夏、邵收尸吧!
  我愠怒片刻,气愤愤的使劲锤了一下地,捶的拳头生疼!

  “咦?!”叔父突然说:“道儿,你的胳膊能动?”
  “啊?”我猛然间也打了个激灵,对啊,我刚才怎么能捶地了?
  我急忙扭头去看那黑色藤蔓,惊愕的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它已经枯萎了!
  那“八爪金龙”也全部萎缩了。
  我的脑袋也能动了!
  原来不需要弄断它,它怕血!
  遇血而枯!
  日期:2016-01-16 22:07:00
  我按捺住内心的狂喜,试着运转周身四肢,无不如意!
  我从地上一跃而起,急冲到叔父那边,他仍然惊愕不已。

  我环顾四周,发现叔父的影子距离他有一丈多远——那正是他发觉老和尚捣鬼时跳出去的距离。
  和我一样,在叔父跳起来的时候,他的影子已经被那黑色藤蔓给“钉”在了地上!
  叔父是半蹲在地上的,影子在他身后,那黑色藤蔓也在他身后,所以无怪乎他一直都猜不出那老和尚到底捣了什么鬼。
  我咬破舌尖,朝那黑色藤蔓上吐了一口血水,然后瞪大了眼睛去看——终于不用再努力斜着眼珠子看了。
  果然,那黑色藤蔓在浸血之后一点点的枯萎,我喜道:“大,你试试能动不能?!”
  叔父“嗯”了声,然后霍然起身,大喜道:“好!道儿,有你的!”
  “陈世兄!”许丹阳惊喜交加,低声道:“好本事!”
  袁重山也大喜道:“陈世兄,求施援手!”
  就在此刻,我听见那老和尚大喝一声:“小丫头,看你还跑!?”

  抬头看时,我刚巧看见那老和尚劈手揪住了邵如心的脑后脖颈,把她高高的举了起来。
  日期:2016-01-16 22:12:00
  我急忙转眼看向别处,江道复和范瞻冰全都已经瘫倒在地,不知死伤。
  “前辈快快救人!”许丹阳焦急万分。
  “老秃驴!”叔父暴喝一声:“放了她!”

  这一声龙吟是叔父因人而发,对我们并无伤害,但其中蕴含了叔父近乎全部的修为,再加上叔父积蓄已久的愤怒,实在惊人!
  那老和尚倒了大霉——他悴不及防,被冲的浑身瘫抖,歪歪扭扭的就要摔在地上。
  邵如心聪慧至极,哪里会错过这个机会?从那老和尚手中略一挣便即脱身,冲着我们这边跑了回来。
  叔父飞身直奔,那老和尚扭过头来,鼻孔中淌着血,满脸的神情都是惊愕和惶恐:“你,你们如何识破老衲的蛊?!”
  “你猜猜!”叔父狞笑着,早到了那老和尚跟前,一掌挥出,那老和尚慌忙伸手来挡,只听“砰”的一声,那老和尚双手下垂,身子倒飞出丈余之地,直到撞在树上方才止住。
  “噗!”
  那老和尚慢慢的站起身子,嘴里狂喷出一口血来,喃喃道:“好掌力……”
  “琪兄留下活口!”袁重山叫道。
  薛笙白着急道:“小兄弟,快把我也放了啊!我去抓住哪老秃驴!”
  我只顾着看叔父那边,也不舍得再放血,就当是没听见薛笙白的话。
  日期:2016-01-16 22:15:00
  “这老秃驴太精太滑!”叔父说道:“我不杀他也行,先废了他的道行再说。这东西的罩门,唔……”

  “且慢!”那老和尚突然厉声喝道:“你不想让他们活了?!”
  叔父一怔:“谁?”
  那老和尚冷笑道:“江家那四个男女全都中了老衲的虫蛊!除非老衲去解,否则必死无疑!你废了老衲的道行,就是要了他们的命!”
  “虫蛊?”叔父道:“老秃驴,你又编什么瞎话诓人呢?我不信!”
  “嘿!”那老和尚突然张嘴一吐,一道银光直冲叔父面门而去,叔父急忙侧头,于电光石火间躲了过去,大怒道:“你是找死!”
  我却瞧见那银光径直钻透了一棵树后,“嗖”的一声怪啸,又倒转了回去,奔向了叔父的后脑!
  我惊惧交加,连忙叫道:“大,后面!”
  叔父听风辨形,匆忙之间,不闪不避,反而向前一纵,越过那老和尚的顶门,翻转到他身后,将他的身子提起来挡在身前,那银光早到!却见那老和尚不慌不忙的又张开嘴来,伸出舌头,那银光闪落,老和尚舌头往喉中一卷,银光早已不见。
  我却在那银光落在他舌头上的瞬间瞧的清楚,那银光不是别的,而是——
  肉虫!
  害死张易和雷永济的那种肉虫!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