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78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说完这话儿,她也朝着前面跑开去,大声喊道:“等等我,等等我啊……”
  我们当天在山里面的一户农家借宿,那家人房间有空余的,所以两男人一房间,两女人一房间,倒也合适。
  与农户接触的事情,是熊飞去做的,他长得一表人才,口才又好,而且还塞了钱,女主人十分热情,不但张罗着给我们做饭,而且还把灶房剩下为数不多的老腊肉都取了下来,用淘米水泡过之后,准备给我们打牙祭。
  熊飞忙前忙后,表现得长袖善舞,人情世故十分熟络,而我却显得有些拘谨。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我还记得之前与虫虫分离的时候,她所说的话。
  她说:“就当我不认识你,再见!”
  这话语是那般的决绝,透着一股冰冷的疏离感,我不确定虫虫是当时的情绪所致,还是深思熟虑之后说出的这话儿。

  这一点很值得推敲,因为她表明了虫虫最终对于我的态度,如果是前者,那么我与虫虫之间就并不存在隔阂,这熊飞根本就没有戏,只需要我多加殷勤即可,而倘若是后者的话……
  我很难想象若是虫虫对我死了心,我又该如何。
  我有些猜不透虫虫的心思,她总是给我一种很神秘的感觉,就如同现在一般,对于我的回归,她表现得很平淡,没有欣喜,也没有抗拒,就仿佛我只是昨天开了小差一般。
  正因为如此,我方才更加忐忑,琢磨不透她的心思。

  在农户女主人张罗晚饭的等待时间里,虫虫瞧了一眼我,说你出来一下,我有事情问你。
  我习惯性地服从她的意见,说哦,然后跟着离开房间。
  熊飞正在跟农户的男主人聊天侃大山呢,听到这话儿,顿时就停住了,想跟着一起出去,结果旁边的念念一把拉住他,说人家好久没有见了,说些体己话儿,你跟去搀和什么?
  她说这句话的时候,熊飞的脸上莫名就是一阵阴沉,继而笑了笑,说没有,我就是去那一下柴火。
  不理两人的对话,我和虫虫离开房子,走了一段距离,来到了前面的田坎边。
  虫虫停下脚步,看了我一眼,说是念念叫你来的吧?
  我老老实实地点头,说对。
  她说你既然都离开了,为什么还要回来呢?

  我犹豫了一下,这才说:“放心不下。”
  虫虫盯着我,说你觉得我会有危险?在东南亚丛林那种地方,我带着你一个累赘,都活得好好的,这儿太平盛世,哪里会栽跟头呢?
  我说国内的治安肯定好,不过人的心思坏。
  虫虫没有再继续说,而是问我陆左的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我在这世间,能够毫无保留信任的,只有两人,一个是陆左,另外一个则是虫虫,听她问起,我便将与她分离之后发生的事情,毫无保留地讲述了一遍,还将陆左交代我的三个任务也跟她说了起来  。
  虫虫问我,说既然如此,为什么不赶紧去找人,偏偏跑她这儿来浪费时间?
  我不假思索,直接说:“两个原因,第一是我暂时也没有什么办法找到人,没有任何头绪;再有一个,就是念念一打电话给我,我就懵了,什么也不想,就想赶紧过来瞧你一眼。”
  虫虫的眉头扬了起来,说那你瞧也瞧了,还不赶紧去办正事?
  我想起念念以前跟我说起的话,便耍赖地说道:“不,对我来说,陪着你才是我的正事……”
  虫虫依旧是平日里那一副平淡的表情,但是眉眼却舒展开来,眯眼瞧了我一会儿,然后叹了一口气,说天山大战之后,陆左的名声大振,江湖上很多事情,都绕不开他,所以方才会遭此一劫,而如果照他跟你说的事儿,如果是真的,只怕以后还会有许多动荡,想要能够在这大时代中存活下来,就得有厉害的手段——这些日子以来,你可有长进?

  我点头,说有,接着把聚血蛊的两次梦境跟她详细地说起。
  说到聚血蛊,虫虫也很是怀念,我赶紧叫出小红来,那小蛊虫对虫虫也亲热,一会儿贴在虫虫饱满的胸口,一会儿又摩挲着虫虫的脸庞,热情得很。
  瞧见小红如同放风的犯人一般,异常兴奋,我不由得反思起来。
  这些日子我一直东奔西走,小红就直接藏在了身体里,根本就没有放出来,实在是憋屈,而它本身还是有着活泼好动的天性,一直压抑着,似乎并不太好。

  想到这里,我决定以后没事的话,就把她放出来,一来是增进彼此之间的感情,二来也能够让它多熟悉熟悉环境。
  正如虫虫所说,日后的变故肯定会天翻地覆,想要活下来,就得有些本事。
  而小红,则是我最大的底牌。
  久别重逢,而且分别之时还闹了些小别扭,两人重新走到一起,颇觉得有些尴尬,不过有着小红这可爱的小蛊虫作为润滑剂,仿佛又回到了我们相依为命的丛林生活,虫虫的脸上也露出了笑容来,对我说你说你做了两回梦,学了些本事,那就耍来看看吧。
  我满心愿意,不过却没有立刻动手,苦笑着说第一回梦见的将军,那完全就是战场杀伐之术,玩的是搏命,跟现有的套路有些冲突,没办法演示;第二回梦,就只是一种气节和坚持……
  虫虫点头,说传闻中聚血蛊神秘无比,甚至隐藏着巫蛊之术的终极秘密,这个自然夸张,不过这梦境,对你的帮助挺大的,都是最实用的东西。
  我撇嘴,说前面的倒还好说,至少让我不吃亏,第二回就实实在在没啥用。

  虫虫摇头,说你不知道,有的时候,意志才是比那根骨、悟性还要更加珍贵的东西,也是通往至道的不二法门。
  谈完这些,虫虫突然问道:“你手上,有洛十八的灵牌?”
  我点头,说对。
  她说拿来看看,我赶紧从乾坤囊中拿出,虫虫从我手中接过了那灵牌之后,脸色一下子就变得肃穆起来,过了许久,她方才回过神来,说这灵牌之上,并无任何炁场波动,看来应该是凡物,陆左为何会特意让你把这个东西带给他?
  我摇头,说不知道,不过他做事向来都有分寸,应该自有道理吧  。
  两人聊着天,不知不觉时间就过去了,这时熊飞过来喊我们,说吃饭了。
  农家饭,算不上好,也算不得差,简单吃过之后,主人家烧了开水,两个女孩子洗漱完毕,回房睡觉,而我和熊飞就只能在院子的压水井里提水,用冷水冲洗了一番之后,回房歇息。

  为了表示自己的大度,回房之后,熊飞并不睡觉,若是跟我聊起了天来。
  他是一个很会来事儿的人,不断地提出话题,并且在交谈之中试探我,还有意无意地宣示自己跟虫虫之间的关系,以及对于虫虫的喜欢。
  对于他的心思,我心知肚明,不过却不太想搭理他。
  在我看来,熊飞有点儿聪明过度了。

  爱情这东西,怎么讲呢,并不是说靠一个人就能够热得起来的,它就是得王八看绿豆,相互看得顺眼,方才能够继续进行下去。
  虫虫虽说刚刚诞生不久,但是传承的却是蚩丽妹的记忆,而蚩丽妹欣赏的是什么男人呢?
  日期:2015-11-21 18: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