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119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纪委书记笑一笑,没解释,倒反而说起了那一百万的事情。梁健心里疑惑,他不说,也不好问。只好,耐心听他说一百万的事。
  原来,这一百万本来足够梁健麻烦缠身了。虽然纪委这边大概都清楚梁健是被陷害了,但苦于那个自首的,一直咬着说梁健是清楚这筹码的价值的,纪委这边也没了办法,就算他们查到了,这个总经理是一个月前才上任的,之前只是公司里的一个临退休的普通员工,因为喜欢赌博,外面欠了不少高利贷,天天被人追债。而上一任的总经理,在前段时间,出国了。

  但后来,事情忽然峰回路转。据检察院那边说,北京那边忽然来了两个人,拿着公文,提审了那个总经理一个晚上,第二天一早那个总经理就什么都招了,包括曹永明如何利诱他来陷害你的。所以,现在曹永明,和另外几个知情人员都已经被控制了,这两天应该要开庭了。因为你有伤,法庭那边就不传唤你出庭了。
  梁健听赵书记说完,虽然不太相信他所说的纪委这边都相信他是被陷害的,但让他更疑惑的是,那两个北京来的人,到底是什么来头,又为什么来?
  梁健问赵书记:“那两个北京来的人,是什么人知道吗?”
  赵书记看着他说:“我还想问你呢。”
  梁健想来想去,北京那边,除了自己的丈人,就没有其他人。难道是项部长?但是,以他的性格,应该不会这样直接干涉下面部门办案。赵书记似乎看出了他的疑惑,说:“我打听过了,不是项部长。”
  梁健没去想赵书记是怎么打听的,既然他也说不是,那应该不是。那不是项部长,又会是谁呢?
  赵书记笑着说:“看来你运气很好,每次都有贵人相助,逢凶化吉。”
  梁健苦笑了一下,没接话。
  赵书记看了一下时间,梁健会意,便站起来告辞。出了纪委书记的办公室,梁健想了一想,转道去了张省长那边。
  梁健到张省长办公室这边的时候,正好遇上萧正道往外走,梁健正好省了去敲萧正道办公室的这一步骤,直接问:“张省长现在有时间吗?”
  萧正道看他的目光,有些怪异。他说:“你等等,我去问问。”说完,又问:“你的伤已经好了?”

  他的语气,仿佛他和梁健之间很熟稔。梁健听出来了,不过没在意。点点头,说:“差不多了。”
  萧正道又补了一句:“还是要多注意休息。这俗话说:“伤筋动骨一百天。你才两个多月就来上班了。”
  梁健笑了笑,没接话。萧正道觉出些无趣,转身去了张省长办公室。半分钟后,萧正道出来喊梁健进去,然后给他泡了杯茶,又出去了。
  张省长正在看文件,见他进来,也没从文件里抬头,就问:“身体怎么样了?怎么不多休息几天?”
  梁健回答:“反正也不是干什么重活,在家里待不住,就过来了。”
  张省长点点头,抬头看了他一眼,又低下了头,说:“看着气色倒是不错。不过,还是要注意点。”

  “我会的。谢谢张省长关心。”梁健回答。
  张省长嗯了一声,问:“你来,是有事要问我吧?”
  “是的。”梁健说。
  张省长笑了一下,说:“你先坐坐,等我把这份文件看完。”

  “好的。您先忙。”梁健耐心地坐着,不多久,张省长就合上了文件。他起身,从办公桌后走了出来,到沙发上坐了下来,梁健跟了过去。
  坐下后,张省长不等梁健开口,就说:“来问我治水的事情,还是问那一百万的事情?”
  梁健如实回答:“治水的事情。至于一百万的事情,我来您这里之前已经去过赵书记那里了。”
  张省长点头,说:“现在治水的事情,华书记是总指挥。”
  梁健一愣,治水的总指挥怎么成了华剑军了。梁健不解地看着张省长,张省长笑笑,说:“这是两个多月前的事情了,你刚出事那几天。不过,这样也好,正好这段时间,我也有点事情需要处理,正好腾出时间来。”
  张省长虽如此说,但梁健还是从他眼中,读出了些许的不甘心。这治水行动进行到这一步,曹永明因为陷害自己现在肯定官司缠身,无暇顾及治水一事是必然的。眼看这大肥肉就要到口了呢,怎么就飞了呢?
  梁健一边想着,一边就忍不住说:“这华书记这么做,未免也太无……不讲究了吧?”

  梁健本来想说无耻,话到了嘴边,却又改了。官场这种地方,很少会有人真的用一些严重的词去形容一个人。
  张省长笑说:“政绩这种东西,每个当官的都喜欢。华书记刚来江中省,自然更加需要。”
  梁健心里觉得气愤难平,但也明白这事情已经过去了两个多月了,早就尘埃落定。而且,就算当时他在,也是难以改变的。
  我国虽然党政分开,但丨党丨委权力明显远大于政府。这在很大程度上,就形成了一种丨党丨委牵制政府的现象,而不是互相监督互相牵制。华剑军毕竟是省书记,丨党丨委一把手,他提出了要替换张强做治水行动总指挥,而且是在那样的情况下,恐怕没人能反对。
  为此,此刻,梁健也只能在他心中,打上无耻,小人等这些标签。
  这时,张省长忽然提到了胡小英,他说:“胡小英的调任议题前几天又被提到了常委会上。通过了。”
  这个消息,梁健已经听胡小英说过了,所以倒也不惊讶。只是,他依然觉得有些不真切。当时胡小英给他的解释是,用凤凰山的地做的交换。但后来梁健想了想,总觉得有些不对劲。韩磊对凤凰山的地,确实是志在必得的。这一点,上一次张省长请客,华剑军安排的那次饭局,梁健就已经看出来了。只是,一块地,就能让华剑军出手?
  梁健相信,就算胡小英不同意,韩磊也能拿到那块地,只不过可能时间更长一点。人总是这样,只要对一件事生了点疑惑,往后,越是琢磨,这疑惑就会越多。就像女人看待丈夫是否出轨的问题。
  梁健现在就好像一个害怕丈夫出轨的女人。他问张省长:“胡小英不是刚升任市长不久吗,常委会怎么会同意的?”
  张省长看了梁健一眼,然后郑重说道:“梁健,胡小英她不是个简单的女人。之前,在工作方面,我还是比较敬佩她的。作为一个女人,没什么背景,还能有那样的气节,确实足够让人敬佩。但,现在,我发现我需要稍微改变一下看法。我呢,不喜欢对未经证实的东西多加评论。我也知道你跟她关系比较近,所以,我提醒你一句,她最近和华书记走得比较近。外面的风言风语也不少,你别忘了当初答应过我的那句话。”

  日期:2015-07-31 06:4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