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76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念念说我们过哀牢山的时候,碰见了这边的一个阿莫,那小子是哀牢山蛊苗神婆的关门弟子,据说这神婆当年也是一个顶尖人物,这阿莫也学得一身本事,虫虫姐也是费了不少力气,才把他打败了。
  所谓“阿莫”,在苗语里面的意思是很优秀的年轻人,我心中一跳,说然后呢?
  念念说那阿莫呢人挺好,虽然被打败了,但却能屈能伸,与哀牢苗蛊热情地招待了我们,在得知虫虫姐是准备挑战完苗疆三十六峒之后,就跟自己的师父请愿,说想跟着一起去历练一下,结果她师父同意了。
  我一下子就跳脚了起来,说他师父同意了管什么用,咱不带他玩儿就是了。

  念念在电话那头悠悠地说道:“呃,关键是——虫虫姐似乎也没有什么意见……”
  啊?
  我的心一下子就沉入了谷底,说虫虫到底什么意思啊?
  念念说我怎么知道啊,那阿莫一直围着虫虫姐献殷勤,我感觉虫虫姐好像并不怎么排斥他,而且好像还挺喜欢他的安排,就觉得不对劲,想着这事儿多少也得跟你说一声,毕竟咱们也得有个先来后到不是?
  我着急了,说不会吧,那小子到底有什么好的,虫虫会稀得搭理他?
  念念在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下,这才说道:“陆言,实话跟你讲,那阿莫长得又高又帅,修行又好,性子还阳光,笑起来帅呆了,要是他这么对我,说不定我都得沦陷进去了。”
  啊……
  念念的话语给我带来了强烈的危机感,一直到挂掉了电话,我还有些难以置信。
  虫虫,她怎么可以喜欢上别人?

  她不是应该只在乎我么?
  我想了许久,突然想笑了——我曾经那么严重的伤害过她,又怎么能够奢望她一直喜欢我呢,而念念说那叫做熊飞的男人又高又帅,比我可强上不少,我又怎么能够阻止她找寻自己的幸福呢?
  如此痛苦了许久,我不断地回想起跟虫虫认识、交往的种种往事,突然间一下子就反应过来  。
  对了,我和虫虫才是天生的一对,那家伙才是第三者啊?
  凭什么我在这里顾影自怜,像个卢瑟一样凄凄惨惨?
  我现在最需要做的,是跑到虫虫跟前去,表明自己的立场,把那个女孩儿追到手上来,并且跟那个情敌宣示一下自己的主权啊?
  像虫虫这样的好姑娘,倘若是让我给错过了,我这一辈子肯定都不会开心快活的。

  这般想着,我再也没有犹豫,回到房间里收拾起了东西来,母亲见我风风火火的,说你干嘛啊,跟火烧房子一样?
  我说妈,你儿媳妇快要被人给拐走了,我得赶紧过去掌握一下场面。
  母亲说都没影子的事,你少在这里跟我画大饼。
  我没有再跟她多讲,收拾完东西之后,便与她草草告别,然后让我父亲开着摩托车,送我去镇子上坐车。

  哀牢山在滇南春城以西,我现在坐车去县城,然后转车去黔阳,坐飞机抵达春城,应该很快。
  我离去的心思匆匆似剑,而在半路上却给拦了下来,一辆警车路过,摇下车窗来,却是马局长,他冲着我说道:“去哪儿呢,你电话怎么老是打不通,正找你呢?”
  我说找我干嘛?
  马局长说有事呗,你干嘛去,我载你?
  我说我要去滇南春城,你怎么送?
  马局长诧异,说怎么好好的,又跑到滇南去了?
  我知道他有话要跟我说,便跳下了摩托车,跟我父亲说你回吧,我坐马局长的车去县城。
  父亲点头,又低声嘱咐我,说跟人家马局长好好谈,别耍小性子。
  我坐上了马局长的车,说马局,你找我啥事?

  马局长说别,你以后还是跟陆左一样,叫我老马吧,我马海波在你们这些家伙面前,还真的提不起架子来。
  我无所谓,说那好,老马啥事你赶紧说,我很赶的。
  马海波说是这样的,老张说想请你吃顿饭,表达一下感谢,又怕你不搭理人家,我正好在这边办案子,让我顺便帮着传个话。
  我摇头,说感谢就算了,他有时间多管教一下自己儿子,别让他再犯事儿,我就谢天谢地了。
  马海波说人诚心诚意的,你也别拒绝,俗话说得好,多个朋友多条路,你说对不?
  我说下回吧,我现在真的有急事。
  马海波的眼睛突然眯了下来,对我说道:“是不是有陆左的消息了?”
  我抬头看了马海波一眼,没有说话,而他也感受到了我的戒备之心,不由得苦笑了一声,说算了,我身份尴尬,还是不问了。

  我沉默着,目光往前方望去。
  马海波叹了一口气,说你知道么,陆左在晋平这里的朋友不多,我算一个,凯里的杨宇算是另外一个,他以前有个女朋友叫黄菲,跟我们还是同事呢;而我之所以能够走到今天,也多亏了他的帮助。没想到他这么不错的人,居然落得今天这处境,东躲西藏——不过你放心,阴天总会有,但终究还是会放晴的,希望有一天,陆左能够光明正大地回来,到那个时候,我们再一起喝酒,不醉不归……

  他说得动情,我也跟着叹了一口气,说不是,我到滇南,是去找个朋友  。
  马海波没有再多话,将我一路送到了县城的汽车站,又帮着我买好了前往黔阳的汽车票,离发车还有半个多小时,他让我在候车室等着,他匆匆跑了出去。
  回来的时候,递给我一手机,说你把电话号码给我,回头好跟你联系。
  我瞧这手机包装,怎么着也得有两三千的样子,不肯接,说这怎么行,太贵重了,我不要。
  他硬塞给了我,说你就别客气了,这是被人送我的,搁办公室里一直没用,你拿着就是,以后家里有什么事情,你直接联络我,只要不违反原则,都尽量帮你办。
  家里面有这么一个地头蛇帮衬着,那自然好,毕竟我父母在晋平,总有求人的时候。
  这般想着,我倒也不推却,接过了手机,拆开包装,然后把我那破手机里面的卡拿出来,插上,又给他打了过去,两人互留了联系方式,我想起一事来,说老马,你认识陆夭夭呢?
  老马说小妖姑娘嘛,我认识,但不熟——她是后来跟陆左一块儿的,我跟朵朵那小姑娘挺熟的。
  我说陆左这次出事,小妖她不在场,也不知去了哪儿,我找她有事儿,所以你若是有空的话,帮我留意一下,如果她回来了,让她找我。
  老马说这容易,回头我去一趟草庐,在门口留个牌子,写下联系方式,只要她回来,就应该能够联系得上。
  马海波的方法让我眼前一亮,到底是做丨警丨察的,考虑得的确比我周到。
  两人聊了一会儿,那便发车了,我与他告别,然后乘车前往黔阳。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