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117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但,如今是太平年代,梁健无法想象,到底是怎样的麻烦,才能让一对父母舍得将自己的孩子送给别人,以致骨肉分离这么久。当初,因为培友人的事情,为了安全,项瑾带着霓裳去了北京。才一个月左右,梁健就已是十分思念。而他们,确实三十多年。
  所以,梁健虽已为人父,却依然理解不了。
  唐国和的电话没有打很久,推门进来的时候,梁东方和梁健都不约而同地不再说话。唐国和也没说什么,继续坐到了沙发上,养神。昨夜守了一夜的他,脸上有掩不住的倦容。

  梁东方劝他:“老唐,要不你回家去好好睡一会,晚上再过来。”
  老唐没睁眼,摇摇手,表示不用。
  梁健看着他靠在沙发中打盹时,都不会很放松的身体,猜测着,到底是什么样的职业,才会让他一直保持这样的严谨。
  下午的时候,病房里陆陆续续来了不少人,有省里的同事,也有镜州的同事。冯丰带着以前南山县的好几个同事一起来的,可惜没有王雪娉。据冯丰说,王雪娉最近请假出国旅游去了,去了有几天了,大概快回来了。
  他们没待多久,就回去了。临走的时候,冯丰让其余人先出去,趁着病房只剩下他和梁健两人的时候,悄声问梁健:“那个一百万是怎么回事?”
  梁健耸了下肩膀,疼得咧了下嘴,然后回答:“还不是拜你那个前女友的公公所赐!”

  冯丰愤愤然地骂:“这个老狐狸,不行,我去找小宇!这件事情必须得还你一个公道!”冯丰说着就要出门。
  冯丰这要真找去了,恐怕也就是碰一鼻子灰,说不得还要被羞辱一顿。以小宇的性子,也不是不可能。事情都已经发生了,梁健也不想冯丰再去徒劳做些什么。闹大了,对冯丰来说,也不好。他伸手拉住了冯丰,咧着嘴,吸着冷气,说:“算了。你去找她,有什么用?你觉得她还会向着你?”
  冯丰焉了下来,但转瞬又愤怒了起来,说:“我要她向着我干嘛!这是道德问题,他们凭什么这么诬陷你!”
  梁健看着冯丰说:“我以前也没觉得你是一个愤青啊,怎么去南山县待了一段时间后,就变成愤青了!这社会,尔虞我诈,难道你以前在这里的时候,看得还少?算了吧,我既然没做,那就不会有事。你就不要再去找什么小宇了!不是我说,你还不一定能玩的过那个女人!”
  冯丰变得颓然,半响叹了一声,说:“都怪我,要不是当初我要面子,给你牵这个线,也不会发生现在这些事。”
  梁健洒然一笑,说:“就算没有你,也肯定会有一个张丰,李丰出来牵这个线的。你不用自责。走吧,他们还等着你呢。”
  冯丰内疚地看了他一眼,嘱咐了一声好好养伤,就出去了。等他一走,房间里暂时只剩了梁健一个人。梁健躺在床上,看着白色的天花板,想自己刚才说的那句话。
  如果没有冯丰,是不是真的会有张丰,李丰?答案是真的。
  既然梁健已经被作为打击张强的第一步,那么无论怎么样,他们终究都是会找上梁健的。这一百万,是第一弹。如果梁健就此被打倒了,那么接下去会是谁?

  张强?亦或者是拥护在张强身边的那些人?
  华剑军不是一个冲动的人,打倒了他一个梁健,不足以直接扳倒张强。所以,华剑军应该会继续对张强身边的人动手。
  那么,夏初荣,高成汉……这些人当中,谁会是第二个靶子呢?
  梁健没有再猜下去,因为有人进来了,打断了他的思绪。来的是小语。这个姑娘,刚才妇联的人组团来看她的时候,并没有见她。没想到,此刻她一个人过来了。
  小语手中拎了很多东西,瘦瘦的身体都被这些东西给拖得弓了下来。一张小脸,涨得通红,几缕黑色头发,被汗水打湿,黏在脸侧,多出了几许妩媚。
  梁健看着她将东西放在一旁角落里,然后站直了身体喘气,问她:“你拿了什么,这么多?”
  小语回答:“没什么,就是一些水果,还有一些补品。”说着,她弯腰从一个包裹中,拿出了一个保温瓶,放到了床边的床头柜上,说:“这是刚熬好的骨头汤。我妈说了,吃什么补什么。你待会趁热喝了,我先走了。”

  小语说完,就往快步往外走。梁健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推门出去了。梁健看着床头柜上的保温瓶,哭笑不得。
  不一会儿,项瑾和唐国和他们进来了。项瑾手里还抱着霓裳。
  项瑾一进来,就看到了床头柜上的保温瓶,不由一愣,问:“妈来过了吗?”说完,眉头又是一皱,说:“这好像不是家里的保温瓶啊。”
  梁健只好解释,有些尴尬:“这是刚才单位里的人送温暖送来的,说是吃啥补啥,就给送了一锅骨头汤来。”

  项瑾瞥了一眼梁健,似嗔似喜,其中一瞬间的风情,竟让梁健有些愣神。项瑾将霓裳给了唐国和后,打开那保温瓶一看,说:“这汤一看就是个小姑娘煲的,上面一丝油也没有。看来,你艳福不浅。”
  说完,项瑾又看了一眼梁健。梁健嘿嘿笑着。不说话。项瑾也没再多说,问他:“你要喝吗?”
  这时,后面的唐国和说:“他现在喝骨头汤其实不好,回头拿回家里,换点清淡的来。”
  唐国和这么说了,项瑾也就没再征求梁健的意见。梁健在想,这唐国和是不是故意的?
  最终,这锅骨头汤梁健只闻到了一点香气。谁料,第二天小语又送来了一份骨头汤,用一个差不多样子的保温瓶装着。这一次,项瑾也在。
  小语进门,看到床边坐着的年轻貌美的女子,有些愣神。还没人说话,脸颊已经染红。梁健忙招呼到:“小语来了。这位是我妻子,项瑾。”随着话音,项瑾转头去看小语,后者难得没低下头,而是看着项瑾,带着一丝羞怯的笑,说:“梁夫人,你好。”
  项瑾的目光从小语手上拎着的保温瓶掠过,转头看了一眼梁健,然后笑着说道:“叫我项瑾好了。我听梁健提到过你。昨天的骨头汤也是你送来的吧。”
  小语嗯了一声。
  梁健见小语的脸颊越来越红,忙打岔喊了一声:“妈,昨天那个保温瓶呢?你拿出来,待会让小语带回去。”

  这一声妈,动的不只是梁东方老婆一个人,还有李园丽。两人一齐站了起来,互相看了一眼,脸上掠过些尴尬,然后李园丽微微一笑,说:“这保温瓶在哪你清楚。”
  梁东方老婆有些讪讪,笑了笑,取出了保温瓶交给了小语,同时笑问:“这汤是你自己煲的吗?”
  小语回答得有些无措:“哦……不是。是……是同事煲的,我负责送。”
  日期:2015-07-30 19:1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