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116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梁健嗯了一声,忍不住问:“你从哪里过来的?”
  胡小英回答:“我中午到的省政府。”
  梁健没再细问,胡小英提出了离开。项瑾说:“正好我也走,我们一起下去吧。”
  梁健本能的不愿意,可这话不能说出口。否则,以项瑾的聪慧,肯定能猜到些什么。
  项瑾和胡小英出门了,梁健却心里忐忑不已,根本没了睡意。
  电梯门口,项瑾和胡小英并肩站着,同样美丽的她们,仿佛一对姐妹花。只不过,项瑾是恬淡一些的兰花,而胡小英是韵味更浓的玫瑰。
  电梯不知为何,一直停在了五层,不肯上来。有些昏暗的电梯门前,沉默让胡小英有些不适应。她忽然开口问项瑾:“孩子现在几个月了?”
  项瑾看向她,回答:“快八个月了。”

  胡小英笑容里带出一丝羡慕,说:“一定很可爱吧?”
  项瑾点头,笑问:“姐姐的孩子,比较大了吧?”
  胡小英笑容愈发苦涩了一些,说:“我没孩子。”
  项瑾露出些惊讶,然后说了声抱歉。胡小英笑着摇头,说:“没事。”

  项瑾又问胡小英:“那姐姐结婚了吗?”
  胡小英看着项瑾,回答:“结了又离了。后来,虽然有结婚的机会,但我自己没抓住。他跟别人结婚了。”
  项瑾没有立即说话,或许是没料到胡小英会一下子说很多,或许是胡小英看着她时,眼中流露出来的光芒,让她有些奇怪。这时,电梯上来了,叮地一声开了。项瑾索性不再说话,两人一前一后进了电梯。
  电梯下行的过程中,还有后来走出医院的过程,项瑾和胡小英都没再说话。医院大门口,两人互相摆摆手,然后各自离开。

  只是,走了没多久,项瑾忽然停下,转身看向胡小英的方向,她正打开一辆黑色奥迪车的车门,坐了进去。
  项瑾站在那里,一直等到那辆车开出去很远,才重新迈开步子,往自己的车子走去。
  第二天一早的时候,就有纪委的人,敲响了梁健家的门。他们是来拿那个一百万的筹码的。项瑾看着他们仿佛搜家一般在梁健的书房中翻找着,莫名地觉得有些烦。她带着些不悦的口气,问:“还没找到吗?”
  其实,她已经看到了其中有个人手里已经拿到了那个浅绿色的筹码。这个筹码她是看到过的,她也没想到,这样一个不起眼的东西,竟然价值一百万。那些明显不想停下的人,只好停了下来,一人看似是组长的人,客气地笑着,说:“找到了。那我们就不打扰了。”

  说着,便带着人离开。
  项瑾的身份,不是秘密。梁健的事,还没完全定论下来,他们终究不敢太造次。他们一走,项瑾就给留在医院的梁东方打了电话,把这件事跟梁东方说了,让他转告梁健。
  病床前,梁东方一脸担忧地看着梁建,问:“小健,他们会不会要抓你进去啊?”
  梁健看了一眼依然靠在沙发中养神的唐国和,这两天他就没离开过病房,但他和梁健之间,并没有说过什么话。梁健看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说:“爸,你不用担心。我没做过,就不会有事的。”
  唐国和在这个时候忽然睁开了眼睛,目光依然锐利,落在梁健脸上,梁健几乎立即就感受到了他的目光。

  他转头看他。唐国和问:“你觉得他们为什么要陷害你?”
  梁健从来不知道唐国和是干嘛的。他说话时,给人一种不容拒绝,却又不会让人不舒服的感觉。梁健回答:“我认为,有两点可能。”
  唐国和看着他,等待他详细的解释。梁健继续说道:“一,大概跟治水行动有关。治水行动从短期来看是影响了那些大企业的利益的,所以他们不甘心,想要通过我来影响整个治水行动。但,我在整个治水行动中,只能算是小半个军师的功能,主要决策人是张省长。所以,我认为,他们可能还是想通过我来打击张省长。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可以推测,背后可能会有江中省一把手华剑军书记的身影。”

  唐国和问:“为什么这么推测?”
  梁健想了一下,将他心里的那些依据说了出来。华剑军到江中省也有一段时间了,但除了那一次常委会上的大交易之外,并没有太大的动作。那次常委会,虽然让他在江中省建立了一点根基,但并不稳固,这些用利益换来的东西,自然也能够被别人换走。而与华剑军相比,张强在江中省的根基无疑是十分稳固的,甚至,张强在民间也有着很好的声誉。这些,都是华剑军无法比拟的。
  而以梁健对华剑军性格的了解。华剑军是一个势在必得,自信到甚至自负的人。这一点,当初在北京的时候,梁健在他丈人家中第一次看到华剑军的时候,已经有所感觉。像曾经高成汉在的宁州市一样两虎共存的情况,是不可能出现的。
  所以,华剑军必然会想办法要挤掉张强,就算不能挤掉,也要将他牢牢控制在手掌之下,才会放心。

  唐国和听梁健说完,沉思不语。过了一会,他站了起来,一边往外走,一边说:“我出去打个电话。”
  等他走出去后,梁健忍不住问梁东方:“老唐到底是做什么的?”
  对于唐国和的称呼,叫爸爸对于梁健来说,无疑是困难的。若没个称呼,用喂,他类似这种,又不太礼貌。所以,梁健决定叫他老唐。对于这个,梁东方,包括唐国和本人也都没什么意见。
  梁东方对于梁健的疑问,并没有能给出一个答案。他只是说:“唐家在北京好像也是个大家族,但老唐因为当年的一些事情,已经离开唐家了。至于,他是做什么的。我也从来没问过。”
  梁健又问梁东方:“那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这个问题,梁健记得问过梁东方,当初梁东方说了什么,梁健已经不记得了。此刻,他又问了一遍。他总觉得这些事,充满了不可思议。唐国和已经在病房里待了两天,他依然有些难以接受。
  梁东方说,他们当年的认识,也是因为一场意外。至于是什么意外,梁东方没有细说,只是说唐国和对梁东方夫妇二人有大恩。后来,梁东方夫妇二人不能生育,又不想离婚。唐国和当时好像正身陷危险麻烦之中,因为担心梁健的安危,所以就提出将梁建交给梁东方夫妇抚养。并约定,等到梁健有了自己的孩子后,再告诉梁健实情。
  可能,他们觉得,只有梁健做了父母,才能够体会到他们做父母的心情,才能够体谅当初他们的初衷。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