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118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生意场如战场,必须花时间和精力去厮杀,让她放下,她不可能会放下,因为金钱事业让她有安全感,如果我告诉她,亲爱的,如果觉得累随时可以不做了,我的薪水可以养你,我也可以给你开家小店啊。
  可是我明白,她也是明白,我养她,只是一剂让她甜美一笑暂时舒心的强心剂,可以使她暂时觉得有我在,有家在生活的美好,而她在踏出家门,踏入车门时不得不重新面对现实,我也是。她可能会忘了跟我约好的事情,她可能不太会包揽家务,因为可能下班回家她都累得只想躺下休息,追求她的人可能会多,要有一颗强大的心脏,不去吃醋,那些人在工作能力,社会地位上也许比我会强大很多,但正是因为她的魅力,所以,我在努力工作的同时,需要承担起很多,比如,保姆、家政、保镖、厨子、数据统计师、运营经理、司机、陪聊、按摩师、家人、爱人、妈妈、爸爸、哥哥、等等等等。

  算了,我想要的,是一个以我为中心点,围着我转的一个平凡小女人就行了,她安安静静的相夫教子就好,哪怕两人一个月的薪水只有几千块。
  次日,起来,醒来。
  我习惯性的拿烟。
  发现她也醒来了,坐在床头,看着笔记本。
  她问道:“醒了。”
  我看看她,说:“嗯。”
  我点上烟,她说道:“抽烟尽量抽好点的,便宜的烟更伤身。”
  我点了点头。
  彩姐边看电脑边问:“昨晚睡的好吧。”
  我说道:“非常的好啊。”
  彩姐说道:“今早,阿伦给我打了电话,告诉我,又有几个霸王龙那边的人,过来我们这里了。”
  我说道:“这是个好消息。”

  彩姐说道:“霸王龙回去后,大发雷霆,暴躁的打了这几个人,说他们不管不顾他的死活,先跑了。”
  我说:“呵呵。他活该遭人背叛。”
  彩姐说道:“不过,我遇到了一个手下,来求着阿伦,让阿伦来给我说,求我放了霸王龙。”
  我奇怪的问:“什么手下。”
  彩姐说道:“全名陈逊,昨晚在喝酒的时候,就求了我一次,我没放心上,今早又来求阿伦,让阿伦来转告我。他以为,霸王龙还没被放走。你觉得,对这样的人,我怎么处理?阿伦让我直接把他赶走了。”

  我问道:“他以前是你的人吗?后来也背叛你了吗?”
  彩姐说道:“他是为了救他母亲,进会的,他母亲那时候检查患上肾病,不换肾就等死,他没办法,跟了霸王龙,霸王龙帮了他。那时霸王龙还是我手下,后来霸王龙过去那边,他就劝着霸王龙不要背叛我,可霸王龙过去,他也只能跟着去,之后霸王龙对付我,我听说,他一直要霸王龙不要这样子。这一次,霸王龙被抓,他也没有说要重新过来这里,只是留着在这里求我们放了霸王龙。”
  我说道:“这家伙很有义气啊。”
  彩姐说道:“是。但他不会为我所用。”

  我说:“他能忠于霸王龙,不因为霸王龙的兴衰而改变,那,他也会忠心于你。你收了他吧。”
  彩姐问:“我怎么收了他,他还是想要对霸王龙尽忠。”
  我说:“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吧,如果他愿意跟着你,一定是个忠心耿耿的手下。”
  彩姐说道:“我去试试吧。他现在还跪在下面。你不去上班。”
  我说道:“今天,不用上班。起来吧,我去看看你收了那个**。”
  彩姐问我道:“我要怎么和他说?”
  我说:“说不了,只能放走他,这样的人,他会懂得考虑的。”
  彩姐问:“放走他?”

  我说:“对。”
  彩姐点点头。
  两人都起来了,然后洗漱,下去。
  彩姐到了楼下,在那里的办公室门口,看到跪着的一个人,这就是所说的陈逊了。
  我们一起走过去,阿伦和彩姐的保镖都跟着。

  陈逊看到了彩姐后,转过来,还在跪着,对彩姐打招呼道:“彩姐好。”
  彩姐对他说道:“你这是做什么?”
  陈逊说道:“希望彩姐放了龙哥!彩姐你就是要我这条命,我都在所不惜。”
  彩姐问:“你觉得,我稀罕吗?你呢,值得吗。”
  陈逊说道:“我知道我以前作为你的手下,却跟着龙哥走了,还对付你,我是不对的。可是,龙哥对家人有救命之恩,男子汉大丈夫,受人之恩,应当报答。”

  彩姐问:“你懂受人之恩,应当报答,那为什么还要跟着他,对付我?”
  陈逊说道:“忠义的人不会因生死存亡而改变立场,我多次劝告龙哥,可他不听从我的建议,看在他救我家人的份上,我也会与他一起去死的。”
  彩姐说:“只怕你们白白死掉,毫无益处。”
  陈逊沉默。

  阿伦也说道:“那时,你们一起跟着霸王龙走,霸王龙背叛彩姐,人人都认为霸王龙忘恩负义,你觉得呢?”
  陈逊拜了一拜说道:“龙哥是对不起彩姐,我也是一样。我只希望彩姐能放了龙哥,我愿意用我一辈子对彩姐忠心耿耿!”
  彩姐说道:“真是个忠义的人啊,可惜跟错人了。你走吧。”
  陈逊还是跪着不动。
  彩姐说道:“我昨晚就放了霸王龙了,你们曾经都是我的手下,我又于心何忍加害你们。算了,走吧。”
  陈逊拜了三拜:“谢谢彩姐!”
  然后站起来,大步离去了。
  彩姐看了看我,我没说什么。
  彩姐说道:“走吧,去吃饭再说。”
  吃饭是在彩姐酒店的餐厅吃的。
  山珍海味,精致又贵。
  我说道:“彩姐,这是特意请我吃的吗?”

  彩姐说道:“我发现你这人很不一般。”
  我问:“怎么不一般?”
  彩姐说:“满肚子诡计,谋略,可是呢,你到底为了得到什么?我给你钱你不要,你说你想要什么呢?”
  我说道:“我,只是想帮你吧,而且我提出的这些建议,很高兴你能采纳,我其实也怕,万一你遵照我的意思去办了,却取得很差的效果,例如你放了他们,他们反而反扑对付你,那我也就成了罪人。”
  彩姐说道:“你都看透了人了。心理学果然不是白学。”
  我说:“呵呵好吧,谢谢夸奖。”
  怎么我感觉彩姐和我讲话,有点怪怪的味道,但愿我不是多想吧。
  彩姐问我道:“吃完饭了我要办事了,你去哪儿?”
  我想了想,我想找殷虹,我心里记挂着她,但愿她没被霸王龙给打死了。
  妈的,昨晚我就一直怂恿彩姐弄死霸王龙,可彩姐那么仁慈,偏偏还放走了那厮,妈的,若是霸王龙被打死了,多好,殷虹不就解脱了,就算霸王龙的集团不垮,也都差不多了。
  靠。
  可惜了,可惜了。

  我说道:“我去找朋友。”
  彩姐点点头。
  吃过了饭后,我和彩姐道别,我出去了外面后,我给殷虹微信发消息。
  可是等了许久她都没回我。

  好吧。
  日期:2016-01-26 06: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