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1242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富贵见徐友阳低着头一言不发的样子,心里早已急的火烧眉毛,他冲着徐友阳说,你倒是说句话啊,你到底是见着你们秦书记没有?你没有告诉他,我正在他的办公室里等他吗?
  徐友阳知道,张富贵这么一直追问下去,自己始终保持一言不发总是有些不妥的,于是陪着笑回答说,张书记,我们秦书记正在开会,估计一会儿就结束了,还请张书记稍安勿躁。
  张富贵一听这话,立即明白了事情的原委,那就是秦书凯根本不想见自己,或者说不愿意和自己谈什么事情,自己作为一个县委书记,竟受到这样的待遇,他气的冲着徐友阳说,你告诉我,你们秦书记在哪里开会,我这就亲自请他去。

  张富贵说着一边作势要走,一边逼着徐友阳给自己带路。
  徐友阳正为难着,忽然听到隔壁秦书凯的办公室已经有了人声,听上去像是秦书记已经开完会回来了,于是赶紧一激灵说,张书记,秦书记好像是回自己办公室了,我陪您去看看。
  张富贵一听这话,哪里还等得了徐友阳陪着,径直转身出了党政办公室的门,拐进了隔壁秦书凯的办公室。果然,秦书凯一副刚刚结束会议的样子,手里拿着的一叠材料还没来得及放到办公桌上,张富贵进门冷冷的笑笑说,秦书记的架子还真是不小啊,我可是在你的办公室足足等了一刻钟了。
  秦书凯见张富贵从门口进来,又见徐友阳尴尬的模样站在办公室门口,用眼神示意徐友阳把办公室的门关紧后,冲着张富贵笑一下说,张书记,没有办法啊,手里的很多事情都要处理,再说,我不可能让很多开会的人在等着吧。
  张富贵没有说话。
  秦书凯继续说,张书记,你这么着急找我,难道又是为了唐市长家祖坟的事情?
  张富贵见秦书凯明知故问,再也控制不住心头怒火,指着秦书凯的鼻子说,秦书凯,你倒是跟我解释一下,我三番五次的交代你,不许动唐市长家的祖坟,怎么你竟然还是让你的下属铲掉了唐市长家的祖坟坟头,你知道自己这样做的后果有多严重吗,要是唐市长怪罪下来,你可别怪我没有提醒你,你这样不听上级领导指挥,擅自动作,实在是太过份了,你眼里还有我这个县委书记吗?
  秦书凯见张富贵一副狗急跳墙的模样,心知他此时的性子已经被磨到了一个极限,于是微微笑了一声说,张书记,我看,咱们还是坐下来心平气和的好好谈谈比较好,否则的话,你一个人站在这里大喊大叫的解决不了问题不说,拖的时间一长,我可保不准赵晨阳会不会因为着急的缘故,再次动手。那个时候你就是再着急,也没有办法了。
  张富贵听了这话,一时气的脸色胀的通红,却又没有什么好法子,眼下主动权掌握在秦书凯的手里,他只要一个电话,那个赵晨阳必定会听了他的话,把唐小平家的祖坟给铲了,到时候说什么就都晚了。
  张富贵无奈的听了秦书凯的话,在他办公桌对面坐下。
  秦书凯轻轻的端起面前的水杯喝了一口水后,又问张富贵,张书记,要不要帮你泡壶好茶?

  张富贵此时哪里还有喝茶的心思,他一摆手说,秦书凯,有事说事,不用罗嗦,我不喝茶。
  秦书凯一拍桌子,两眼盯着坐在自己对面的张富贵,心里琢磨着,这种时候,也到了适合摊牌的火候了。秦书凯不紧不慢的说,张书记,你是当领导的,不知道咱们这些办具体工作的下属的难处,咱们开发区引进的国宝空调项目现在进度方面出现问题,我这里一时真是一筹莫展,所以,还希望张书记,能在这件事上鼎力相助一把。
 
  张富贵有些疑惑的说,秦书凯,你开发区的事情,和我有什么关系,再说,我也有关系,你能让参与吗,我们现在谈的是关于唐小平市长家祖坟的问题,你别东扯西扯的把问题给扯远了。
  秦书凯微微一笑说,张书记,对我来说,开发区的很多事情都是相关的,如果你不把开头听完,又怎么会明白结尾呢。
  张富贵耐着性子说,你赶紧说,我不想听很多废话。
  秦书凯说,张书记,按照开发区原先的规划,我们引进国宝空调项目的时候,在合同里是写着的,必须要有一条公路从项目所在地直接通到市区,现在国宝空调项目已经上马,这道路建设的事情也就提上了议事日程,可是前两天,下属向我汇报说,我们原本规划建路的地方,在河下乡那一段,已经被河下乡的领导决定建筑房地产项目,既然原本路线被占用了,我们只好从别的路线走,这样一来,就只有从唐市长家祖坟那里经过是最为合适的,为了履行跟投资商的合同,这条路我们开发区是非修不可的,还请张书记大力支持。

  张富贵一听这话,不由有些愣住了。
  他做梦也没想到,原来秦书凯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自己被折腾的晕头转向这么半天,竟然没有好好的静下来想一想,秦书凯这样做的真实目的,那就是他要河下乡的那块地。
  张富贵醒过神来对秦书凯说,秦书记,河下乡的土地原本就是要按照规划划给开发区的,你要修路也好,做其他的用途也好,你照旧按照原计划就行了,何必又要我支持什么,这话说的不是有些莫名其妙吗?
  秦书凯见张富贵装模作样,避重就轻,于是把问题挑明了说,张书记,河下乡里当初我们拿到规划的时候,划拨进开发区的一片地可是耕地,现在竟然被正忙着盖上房子,这里面值得探讨的地方可就多了,首先是关于拆迁费用的问题,这耕地的补偿款跟房子的补偿款怎么能一致呢?
  张富贵此时总算明白了秦书凯谋篇布局的险恶用心,他有些不屑的说,秦书凯,河下乡划拨到开发区的土地,规划是怎么定下的,就按照原先的规划执行就行了,要说到拆迁补偿这一块,我倒是可以从中协调一下,看看能不能让河下乡吃点亏,在拆迁费用上,跟开发区这边共同分担一点,这也算是河下乡那边做出的最大让步了。
  秦书凯见张富贵还没听明白自己话里的意思,直截了当的表态说,张书记,我在这再说一次,开发区原本规划的是农田,现在河下乡私自改变了原来的地貌,我们开发区这边相当的不满意河下乡领导所作所为,这边的规划刚出来,河下乡就急着在规划后的土地上做动作,这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无非是想要占便宜罢了,既然张书记作为普水的一把手,对这件事不仅不做出公平的处理,反而处处维护河下乡的利益,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我只好按照修改后的路线来修建一条通到市区的道理,至于唐市长家的祖坟,必定要拆,任谁阻拦都没用。

  秦书凯把话说的相当明了,张富贵要是再不明白就有些傻瓜了,他压着心头的怒火,两眼直视秦书凯问他,秦书凯,你要怎么样,才能修改路线,不动唐市长家的祖坟?
  秦书凯知道,这件事是自己最大的杀手锏,只要扣住了这一条,不怕他张富贵不顺着自己的意思来。秦书凯说,张书记,我的要求很简单,我开发区原本规划的时候,河下乡划过来的地段是农田,我现在还是按照农田的拆迁价格,把这块的划拨过来,否则的话,一切免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