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1232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件事让秦书凯醒悟到,开发区的治安工作,要是全指望在单琴的身上,显然是不现实的,可是自己毕竟只是一个县委副书记兼开发区的一把手主任,其他的事情还好办,这公丨安丨系统的事情,自己怎么能插上手呢。
  思索了片刻,秦书凯感觉,目前最好的办法是赶紧想办法让单琴这个大草包滚蛋,只有单琴离开了普水,普水这边来了新的公丨安丨局长,这普水县的治安也好,开发区的治安也好,才能真正的让人放心起来。
  真正迫使秦书凯下决心把单琴弄走的是后来发生的一件事,这件事让秦书凯深刻的感觉到,只要单琴一天在普水这边当公丨安丨局长,普水这边的治安问题就远远没有解决的一天。
  说起这件事却离不开已经请辞在家的原开发区常务副主任顾哲明。顾哲明是个聪明人,他在秦书凯的威逼下做出了自己内心并不情愿的选择后,回家静静的休息了几天,他突然有所醒悟,秦书凯这么着急的想要赶自己走,难道只是因为自己写举报信,举报了关于桥梁建设的事情吗?
  从表面看,似乎是解释的通的,可是从另一个角度考虑,会不会正是因为秦书凯做了对不起自己的事情,所以心虚的很,这件事恰好给了他一个提醒,所以,他不顾一切的对付自己,目的就是把自己赶出开发区管委会这个小圈子的同时,也达到自己私心里头一个见不得光的目的。
  顾哲明越想越觉的自己的儿子顾云昌莫名其妙失踪的事情,说不定就跟秦书凯有关,稍稍休息了几天后,他把最近发生的几件事都整理了一下头绪,首先,的确是儿子先要对秦书凯下手的,当天在管委会门前的停车场上,秦书凯也是看在自己的面子上,答应不会追究此事。
  后来,儿子在出事前两天,一直提到秦书凯和王子成经常去王子成的表妹胡莉莉那里去,于是,儿子那几天像是有心思的样子,总是早出晚归,还从他母亲那里拿走了一笔不小数目的钱。
  不久,开发区管委会里头就有小道消息说,秦书凯的司机王子成的表妹胡莉莉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被几个流啊氓打到流产。当时,顾哲明听到这个消息时,并未多留心,现在想来,这件事情很可能是儿子顾云昌在背后做的手脚。
  胡莉莉出事一周后,儿子顾云昌就失踪了,不管从时间上,还是从其他方方面,似乎这一切都有些巧合的离谱,而现在自己又被秦书凯给弄的离开了开发区,这不能不说明,在秦书凯的心里,说不定是有一盘棋的,而这盘棋上,到底都曾经动用过哪些棋子,却只有下棋人秦书凯自己的心里有数。

  顾哲明心里盘算着,要想弄清楚整件事的来龙去脉,想要知道儿子到底去了哪里,这期间又发生了什么,说不定王子成的表妹胡莉莉是个很关键的线索。为了儿子,顾哲明就要知道具体的原因。
  其后几天,顾哲明开始伺机而动,他先是从外围打听胡莉莉的来路,当得知胡莉莉原本也是大学毕业,没有关系就成为打工妹,在没有任何背景的情况下,竟然被安排在县劳动局的下属单位工作时,他不由有些吃惊起来。因为胡莉莉的进编,没有按照凡进必考的要求。
  凡进必考是指用人单位招录新成员的一种方式,从字面意思来看,可以形象的解释为:凡是你要进一个单位,你都必须参加相关考试,比如资格考试,通用考试等上面提及的凡进必考,其实主要是针对公务员和事业单位的。也就是说,凡进必考的对象不包括普通的企业,大型国有企业除外。公务员和事业单位,统称为公务员准入体系。
  在公务员法颁布以前,公务员准入体系的门槛不是很高,例行考试及水平考试都可以,但是自打2000年以后,进公务员队伍都必须通过考试。通常有两个渠道,其中最重要的原则就是凡进必考。也就是说,想成为公务员,必须参加公务员正规的笔试、面试、审核合格,才能进队伍。现在还有一种途径,也可以从科员(不是行政编制)提拔到副乡科级实职,这样就可以自然而然变为公务员了,不过这个途径,通常比较难,一般人行不通。

  顾哲明联想到,县劳动局局长,正是秦书凯当年在组织部当组织部长时的关系户,而这个劳动局局长也是秦书凯一手提拔起来的,这说明,胡莉莉的工作安排很有可能跟秦书凯有关。
  另外,顾哲明又得知了一个极其重要的线索,这个叫胡莉莉的女人竟然还是个未婚的女人,既然未婚,她上次流产的孩子从何而来,顾哲明心里不由暗喜,说不定,一切的谜底都在这个女人的身上,只要想办法撬开这个女人的嘴巴,很多事情自然就会真相大白,只要顺藤磨瓜,说不定就能得到儿子在哪里的线索。
  可是,怎么样才能让胡莉莉把实话说出来呢,顾哲明思考良久,也没有想出一个好法子,一般的陌生人即便是跟胡莉莉套上了话,她也不会傻到把这次事关自身秘密的事情,随便的透露出来,可是在胡莉莉人事局的同事中,自己又没有熟悉到可以利用到帮自己这个忙的人选,这让顾哲明心里烦躁不安起来,明明已经快要看见谜底了,却又遇到了阻碍,顾哲明一时也感觉有些无计可施。
  顾哲明现在反正不用上班,每天有的是时间,于是他暗地里开始盯梢胡莉莉,希望能从胡莉莉的行踪中,得到什么有价值的信息。没想到,盯梢了几个星期后,他渐渐看出些名堂来,胡莉莉虽然是一个人住,秦书凯和王子成却隔三差五的过来,每次来的时间,都是晚上,吃完晚饭后,王子成独自驾车离去,秦书凯却经常留下来过夜。
  这让顾哲明心里理清楚了三人之间的关系,秦书凯才是胡莉莉的正主,胡莉莉当初肚子里的孩子,很有可能正是秦书凯的种,正因为如此,秦书凯才会在得知孩子流产后,雷霆大怒,报复到自己的儿子顾云昌的身上。
  顾哲明感觉这样的解释应该是相当合情理的,所以,他更加确定,秦书凯必定知道自己儿子到底被弄到了哪里?顾哲明的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以秦书凯对儿子的这种痛恨心理,会不会已经把自己的儿子给杀人灭口了,这个念头只是在头脑中转瞬即逝,顾哲明感觉,不管怎么说,秦书凯也是个国家干部,争权夺利也好,想办法多赚点实惠也好,都是人之常情,只不过,这种伤天害理,出人命的大事,相信他是不敢做出来的,难道他真的不怕国法天威吗?

  顾哲明掌握了这些情况后,回家静静的一个人想一想,下一步棋到底要怎么走才好。妻子自从儿子失踪后,每天都在家里以泪洗面,今天见顾哲明从外头回来,赶紧充满希望的问顾哲明,儿子的事情,有消息没有?
  见顾哲明再次冲着她摇摇头,妻子的眼泪又流了出来,她手里拿着儿子一张正笑的灿烂的六寸大照片不停的埋怨着,你这个混小子,到底死到哪里去了,你难道就不想你妈吗?都出门这么长时间了,连个电话都没有,你到底心里有没有这个家,有没有你爸和你妈啊?
  在偌大空寂的一百多平米的三居室客厅里,只有顾哲明和妻子两人站在客厅里,妻子捧着儿子的照片边流泪,边抱怨着,一种凄怨的气氛在整个房间里飘荡,顾哲明看着妻子伤心的样子,心里也像刀割样的难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