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70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忍不住翻白眼,直接拒绝道:“叔,我是因为被误抓了,人家才送我回来的,我跟马局长真不认识。”
  他失望地叹了一口气,然后讲了两句话就离开了。
  母亲愤愤不平地说村子里这闲话传得可真快,要不是他儿子弄这打短命的事情,你怎么会平白无故吃这么一顿生活呢?
  我望着棍子父亲离开,心想着他若是知道自己儿子差点儿被我给废了,不知道作何感想。
  这一夜发生了太多的事情,我没有再多想,洗漱完毕之后就睡去,次日清晨,我早早地起来,先是在院子里练了一趟功,让全身热气腾腾,出了宿汗之后,洗过澡,便骑着父亲的摩托车前往敦寨。
  敦寨在阿茳坡还过去,虽然属于大敦子镇,不过不在河坝子附近,得进山。
  早两年的时候,敦寨没通车,走路都得大半天,现在修了一条机耕道,我骑着摩托车,磕磕碰碰,倒也勉强能够行走。
  开了差不多快三个小时的车,我终于到了敦寨,发现果然如我母亲说的一般,整个寨子都十分陈旧,一路过来,都没有瞧见什么年轻人,要么就是老人,要么就是小孩儿,而且好多房子都已经坍塌了,显然是已经搬到镇子上去,又或者去了别的地方。
  我不知道陆左外婆住哪个地方,于是在路边找到一老头,说大爷,你知道龙老兰家在哪里么?
  那大爷眉头一皱,说人都死了好多年了,问这个干嘛?
  我说没啥,就问问。

  大爷回房,端了一碗水来,说年轻人,渴了么,喝水……
  老大爷把碗递到了我的手里来,我却没有接,苦笑着说道:“大爷,我不渴。”
  他十分殷勤地说道:“哎呀,你骑了一路车,风尘仆仆的,累得很,来,喝点水解渴吧……”
  我依旧推辞,就是不肯喝,老大爷顿时就发火了,说咋地,看不起你大爷我是吧?
  我伸出右手食指,在那碗澄清的水里面搅动了一下  。
  仅仅只是这么一晃荡,那碗清澈见底的水突然一下就变得浑浊起来,然后里面却是出现了千百万条细小得几乎肉眼不能瞧的黑色虫子,在水里面不停地晃动着。
  我指着这满满一碗虫子,气定神闲地再一次说道:“大爷,我不渴。”
  水中藏虫,是苗疆巫蛊之中最常见的下蛊方式之一,算得上是烂大街的招数,而这满满一碗的水虫子,甚至都算不得蛊,而是一种叫做蠹厘子的小沙虫,是苗蛊之中经过特别调配出来的小玩意儿,瞧着好像很恐怖的样子,但危害性并不大,顶多也就能够让人上吐下泻,胃部不适,多拉点儿肚子就没事儿了。
  当然倘若下蛊的人铁了心整你,弄一个胃穿孔、胃溃疡的内出血,也是能够要人命的。
  至于我为什么知道的,却是从陆左在地底里传授给我的《正统巫藏-携自然论述巫蛊上经》之中学得——巫蛊上经,囊括了天底下绝大部分的巫蛊奇术总则,我尽管只能算是囫囵吞枣,却也能够知晓大概。
  瞧见我淡定自若的表情,那老大爷却是将腰杆一下子停直了起来,说哟呵,行内人啊?
  我笑了,说你不正是想瞧一瞧我是不是懂这个么?
  老大爷眯着眼睛,很自然地将那碗水往旁边一放,然后说这年头居然还有人跑过来找龙老兰的,我多多少少,还是有一些好奇的,小心并不为过吧?

  我学着江湖把式,拱手说道:“没有请教老大爷的名讳?”
  他平静地回手,然后说道:“我姓许,你叫我许老二就是了。”
  我恭敬地拜了拜,说许二爷啊,失敬失敬,你既然是同道中人,那我也不瞒你——小子陆言,受人所托,过来他家老宅拿一个东西,此事紧要,还请您理解一下。
  我不知道为什么要跟老头儿报备,感觉就跟地头蛇一样,这儿是人家的码头,多少也得拜一拜。
  许二爷盯着我,突然笑了,说他家的老宅?你说那人,是陆左吧?

  我在别处可以隐瞒,但是这儿是敦寨,陆左的老巢,鬼知道这里面到底有着什么东西,所以我也没有含糊,直接点头说是。
  那许二爷说你叫陆左,是他什么人?
  我说勉强算是远方的堂弟吧。
  许二爷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道:“说起来呢,龙老兰跟我有一些关系,所以回来之后,就一直帮着她照看着,但你说你是陆左叫过来的呢,倒也可以让你进去,不过……你拿什么证明你跟陆左有关系呢?”
  我一愣,说这个怎么证明啊,他现在又不在这里,还打不了电话,我怎么知道?
  许二爷平平举起了手来,对我说道:“来,我试一试的手段。”
  啊?
  这许二爷要跟我打一架?
  我有些发愣,不知道到底该不该迎战,因为我晓得一点,通常来说,养蛊人的身体并不算好,因为常年累月跟毒素打交道,所以衰老得特别迅速,也经不起折腾  。
  所以说,养蛊人偷偷摸摸地下蛊就好了,当年动手的少之又少,而我面前这许二爷一副风烛残年的模样,更是让我生不出半点儿兴趣来。

  我若是一拳重了些,将人给撂倒了……
  我扶还是不扶?
  呃,错了,错了,人家这一手水中藏虫的手段这么溜,不至于跑来讹我吧?
  我犹豫了一会儿,这才说道:“呃,大爷,算了吧?”
  许二爷一愣,说什么叫做算了吧?
  我说您挺大一把年纪了,我这年轻小伙儿的,下手也没轻没重,要万一伤到了你,那可不好,就这样吧,我去问问别人,您歇着吧……
  许二爷:“……”
  我回到摩托车上,拧开钥匙,然后开始发动,结果发现车子居然一动也不动,我油门拧到底都没有半分效果,顿时就是一愣,回过头来,这才发现那摩托车的后轮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被那老大爷给抬了起来。
  他神出鬼没地将我摩托车抬起,而我一直到现在,方才发觉。

  我的天……
  对方露的这一手直接将我给吓住了,翻身下了摩托车,说许二爷你挺能耐的啊,年纪这么大了,居然快得跟鬼一样?
  许二爷一脸郁闷,说好久没有被人这么轻视了,你刚才是没有听明白我的话么?我的意思是,你想进龙老兰的老宅可以,不过得先跟我交一下手。
  我也纳闷,说为什么啊?

  许二爷吹胡子瞪眼地说道:“什么为什么,我说怎样就怎样,咋了,有意见?”
  我说不对啊,那是人龙老兰的老宅,她人死了,就归陆左了,现在陆左叫我过来取一样东西,您这非亲非故的,就算是认识,也横不能拦着我啊?
  许二爷怒了,说就凭我是敦寨苗蛊的一员!
  我说得了吧,敦寨苗蛊,就剩下陆左一个独苗苗的,他再往下,就是我了,您算怎么回事啊,也非要挤进来?
  许二爷翻着白眼,说妈蛋,我真的信了你的邪,小子接招。

  他将我的摩托车往旁边一甩,然后右手一抖落,朝着我的胸口拍了过来,我瞧见老头儿这一下挺硬朗的,那手跟寻常干农活的粗糙手掌并不一般,也是留了些心,使出了七分力来,朝着他拍去。
  日期:2015-11-18 18:5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