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107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一天,刚从高成汉办公室出来,准备回妇联那边的梁健,还没走出水利厅,就接到了小语的电话。
  小语悄声,带着焦急地告诉他:“梁主席,你快回来吧,马主席正找你呢。”
  梁健问:”知道是什么事吗?”
  电话那头小语顿了顿,似乎在考虑该不该梁健说,几秒后,才回答:“好像是有人来找你,找不到你又不肯走,赖在五楼走廊里。马主席好像很生气。”

  找不到他赖着不走?梁健想不起自己有认识这样的人,带着疑惑往回赶。刚上四楼,小语已经等在那里了。看到梁建,脚下快了两步,迎上来,说:“马主席说让你来了,先去她办公室。”
  梁健说了声谢谢,然后上了五楼。刚转过弯,就看到微暗的走廊里,贴墙席地坐着三个人。三人听到脚步声,纷纷抬起头来。一人一看是梁健,立即站了起来,迎了上来,开心地喊道:“梁主席,您可终于来了,我都在这里等了一早上了。”
  梁健仔细一看,一愣,这不是之前上丨访丨的那个吴仙梅吴阿姨吗?她的事情不是解决了吗?怎么又来了?
  梁健疑问:“吴阿姨,您怎么来了?”
  吴仙梅拉着梁健的手,脸上笑容显得热情而感激,口中说道:“我来,一是想谢谢梁主席您,要不是您,我家老伴肯定还在跟那个狐狸精鬼混呢。二呢,是我有件事,想请梁主席帮帮忙。”
  梁健看了一眼那两个站在吴仙梅身后,都上了年纪的老妇人,心里想了一下,打断了吴仙梅打算往下说的冲动,开口道:“这样,吴阿姨,你先跟这两位阿姨到我办公室去等,这是我办公室的钥匙,我有点事,要到马主席那边去一趟。”
  “好!好!那你先去忙,我们到办公室去等你。”吴仙梅开心地带着钥匙,带着两个老妇人走向梁健的办公室。梁健跟在后面,走向马雅的办公室。
  敲开马雅办公室的门,走进去。马雅看了他一眼,说:“帮我把门关上。”
  梁健转身虚掩了门。
  坐下后,马雅从电脑前转过头,看向梁健,脸上露出一丝怒容,说:“梁主席,我知道,你现在不仅仅是妇联的副主席,还是治水行动的顾问,所以,忙一点,也是可以理解的。但,我希望你能记住,这妇联副主席的职位,才是你的正职。如果,你连你的正职工作都不能办好,那你让我怎么放心将相关工作交给你?像今天这样,一大早就有人来找你,结果找不到还不肯走,小温她们去劝也没用,就这么赖在走廊里。你说,要是有个领导,或者其他部门的同事来看到,成什么样子?甚至,严重一点,如果有人有心拍了照片传到上,说我们妇联不接待信访群众,甚至虐待信访群众,到时候这个责任,谁担得起?”

  马雅义愤填膺地谴责着梁健,仿佛梁健犯了天大的错误。但梁健心里清楚,这马雅估计还是借着这次机会发泄上次积下来的愤怒吧。
  梁健没打算和她争辩什么,也没什么意思。她也不能把他怎么样,训几句就训几句。等她说完,梁健说:“我下次会注意的。马主席,另外还有什么事吗?没有的话,我就先去接待那几个阿姨了。”
  梁健的无所谓,让马雅的心情更加不好,却也无可奈何,只好让梁建走了。梁健走出门,想,当初第一眼见马雅,第一印象是还不错的。起码,他认为她是一个聪明智慧的女人,这一点是从马雅当时对待吴仙梅女士的时候的出来的。但,这种印象,停留的时间并不长,很快,就被另一个马雅所代替。梁健有些想不通,就算在吴仙梅的事情上,他可能让她有些不舒服,但一个正厅级的领导,怎么会连这么点城府都没有。何况,还是一个女人。要知道,一个女人能爬上这样的位置,是不容易的。

  想不通的事情,梁健从来不会去钻牛角尖。走进自己办公室的时候,他已经将这点事情抛到了脑后。办公室内,吴仙梅带着另外两位大妈,正规矩地坐在沙发中。这沙发还是最近才搬进来的,看着半新半旧,也不知是哪里淘来的。但款式还不错。看久了,梁健也就有些习惯了。
  梁健刚走进来,吴仙梅三人就立即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吴仙梅喊了一声:“梁主席……”梁健让她们坐下,又泡了茶,端到三人面前。坐下后,梁健问:“吴阿姨,你找我什么事?”
  吴仙梅看向贴着她坐的那个大妈,说:“还是你自己来跟梁主席说吧。”
  梁健顺势就看向了那个大妈。大妈应该有些年纪了,但看着似乎比吴仙梅要年轻一些,衣服外露出的肌肤,也还算光滑,只是人很瘦,颧骨高高耸着,眼睛显得特别大,却又很黯淡,看着令人有点害怕。
  她听到吴仙梅的话,有些不好意思地推脱:“还是你帮我说吧,我开不了口。”
  吴仙梅嗤了一声,说:“有什么不好开口的。这些丢人的事,又不是你坐的。放心大胆的说就是。”
  另一个人也推了推这位大妈,示意她开口。大妈这才鼓起了勇气开口。大妈姓许,单字一个慧。
  至于今天吴仙梅和她还有另外一个张姓大妈会来这里找梁健的原因,还是出自于前段时间,梁健帮吴仙梅解决了她丈夫的问题。
  许慧的丈夫,虽没有吴仙梅丈夫那般离谱,但也是在外面养了一个奶。许慧今年已经六十,丈夫六十四岁。许慧是退休教师,丈夫原本是某个企业的中层领导,退休后一直过着侍弄侍弄花草,溜溜鸟的生活。却不料,一年前,他忽然迷上了搓麻将,此后,花也不养了,鸟也不遛了,就一心扑在了麻将上。麻将倒是输赢不大,只是,麻将馆的老板娘长得妖媚,还是个寡妇。
  这许慧的丈夫,不知怎么的,就和这寡妇勾搭在一起了。起先,许慧也是不知道的。许慧有一子一女,儿在国外,儿子已经成家,有个孩子,今年三岁。许慧一直忙着帮忙带孙子,也没多余的精力去顾及自己丈夫这边的那些小心思,小动作。直到有一天,有一个熟人碰到她,欲言又止地说起了一些事情,她才意识到,事情可能很严重。
  她是知道那个麻将馆在哪里的,只是从来没去过,也没想着要去,反正丈夫早上九点出门,中午总是会回来吃饭,晚上也总会按时回来吃晚饭,即使饭后会出去,十点前也总会回家,将他这个人交到她的床上。所以,即使偶尔有些风言风语,她也总没疑心过。直到那天那个熟人,将一切都说得有鼻子有眼。
  女人天性就是敏感的,即使许慧已经六十岁。她按耐不住心底滋生出来的那些情绪,悄悄地去了麻将馆。
  日期:2015-07-28 06: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